频道:
全部
女频
男频
分类:
全部
穿越
重生
古代言情
现代言情
同人
历史
游戏
悬疑
异界
玄幻
都市
幻想言情
纯爱衍生
状态:
全部
已完结
连载中
最新
最热

恋曲1999

甜宠 年上 都市
在2018年的深圳,有一位年近四十、充满江湖气息的老大叔——胡达,在厂区外的生活街开设了一家苍蝇小馆。他将店铺二楼的小房间出租给了年轻的厂弟阿生,从此,阿生像一股无法遏制的洪流一样涌入了胡达死寂的生活中,给他带来了从未有过的悸动与温情,成为了他在都市挣扎中最后的安稳和希望。“总有一天,我们会有自己的家。”胡达说道。“我不需要自己的家,只要有你在的地方,就是家。”阿生回答道。

爸爸和爸爸

甜宠 现代 都市
龙铁军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于是他从床上爬起来,快速地走到那个人的面前。他看到那个人正在挤牙膏,于是龙铁军一把夺过牙膏,问道:“你多大年纪了?”那个人被龙铁军连续问了两次,感到非常不满。他狠狠地把牙刷扔在了地上,说道:“收钱办事的,你管我多大年纪?难道你们的网站还会根据年龄收费吗?”龙铁军听到这话非常生气,他觉得那个人在胡说八道。他说:“你别给我乱扯,我们可没有什么网站。”龙铁军本以为他的声音很大,可以震住那个人。但是那个人一点也不害怕,他同样大声地回应。

合约情侣

HE 甜宠 欢喜冤家 都市
付思远和路西西是一对奇怪的组合,外界看来他们像小情侣一样亲密无间,但实际上他们只是签了一个假“情侣”合同。这个契约持续了半年以上,龟毛洁癖的路西西开始嫌弃付思远。起初他试图委婉地提醒他的问题,因为两人还要继续合作。但随着时间推移,路西西发现付思远简直不知羞耻到极点,于是索性放下客气也不再装作热络。

二次热恋

甜宠 双向 都市
姜昀毫不犹豫地接受了程淮的邀约,心情愉悦地赴约。他没有预先向程淮透露自己是盲人的事实,而是直接坦诚地说出来,毫无掩饰。他认为用真实的事实来表达自己的情况,比简单地在手机上输入五个无感情的字更为直接和有效。当姜昀到达约会地点后,气氛有些微妙。程淮礼貌地打了个招呼,但除此之外没有多说其他的话。姜昀感觉程淮可能有些失望,因为他并没有像一个有好感的人那样在场上营造出愉悦的氛围。

牙科医生

甜宠 搞笑 都市
自我感觉爆棚戏精攻X清冷自律温良受。宫成桦因为牙疼而来到了一个异国的牙科诊所,却意外地遇到了失踪多年的助理。宫大少爷决定在这里逗留,直到能够感动这位清隽的牙科医生,让他带自己回家生活。但是这位牙科医生似乎并不愿意如他所愿。

朱门

都市 现代 狗血
白家拥有显赫的地位,因其深厚的背景和广泛的人脉而闻名。白于煁的祖父是一位军人,而他的父亲白业明则转而从商。作为白家的独子,白于煁在年轻的时候就继承了家业,虽然他是商业圈中的富二代,但他的气势却非常旺盛。近年来,白于煁开始进军影视行业,并投资了一些项目。他在与导演和制片人的酒桌上应酬时,接触了许多男女明星,但对于某些明显的暗示,他总是嗤之以鼻,不为所动。

萨拉

美强 科幻 幻想
临殊劫持了皇帝,并开始了他的逃跑之路。他以为自己绑了个皇帝,没想到人家是个娇滴滴的小公主,一个不小心,就是一命呜呼。皇帝负责长得好看,临殊负责赚钱,这就是你反对皇帝暴政的方式?临殊的同伴悲愤欲绝,很想如此大喊大叫地骂几句,可是皇帝长得太帅了。临殊:“约法沙,要不你自己想想办法吧,我实在是养不起你……”

蝼蚁

虐恋 破镜重圆 都市
狗血文,破镜重圆。一阵门铃声响起,林川柏立刻跳起来去开门。他一看到站在门外的人,脸上就露出了一个超级无敌大的笑容。但是,陆重却下意识地抱紧了安乐,往后退了一步。两人对视了至少两分钟,林川柏最终失望地发现,陆重没有认出他来。生气的林川柏说:“你不知道我是谁吗?”陆重茫然地摇了摇头。林川柏把脸凑近他,“还没想起来吗?”陆重更加茫然,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如约而至

甜宠 HE 双向救赎
乐天派小鬼魂攻×温柔自卑受。方知有在高考前夕自杀,从那以后,他的死亡就成了迟晚寒心中挥之不去的阴影。五年过去了,有一天,迟晚寒下班回来,发现自己已经死了五年的高中同学正对着他笑,“好久不见了!”迟晚寒无语,砰地一声把门给关上了。谁能想到,这鬼魂并不是自己的错觉,他让自己想起了自己在高中时不愿意想起的事情。迟晚寒尝试在网上寻求帮助。

七零白富美打脸日常

年代 种田 甜宠
季悠悠做了一个春梦,醒来的时候,梦变成了现实,她的假闺蜜,为了她的婚事,给她下了药,让她失去了处子之身。假闺蜜害了自己,现在还要嘲讽自己?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怪她撕破脸皮,暴露自己的本性了。还有那个渣男,居然还想把她骗回城里?那就让他尝尝挑大粪的滋味吧。

十六年

情投意合 幻想 科幻
柳若松与傅延相识已有二十七年,但从未将“救世主”三个字与他联系在一起。直到有一天,柳若松从梦中惊醒,却发现他的恋人就站在他身旁,仿佛阴阳两隔的距离消失了一样。“我没有为了任何事情而这样做。”傅延望着前方,没有注意到柳若松的异常,依旧回答着他之前提出的问题:“如果一定要说的话,我只是想让你以后还能去那些你喜欢的地方拍照。”他说得很轻松,但是直到很久之后,柳若松才明白,这句话背后隐藏着傅延失落了整整十六年的故事。“

狡兔

年上 娱乐圈 架空
当我第一次遇见章弥笙时,他的儿子还是我的男友。他看到我的精神状态,认为我是一个毫无心机的人,于是他花费了很多心思来建造一个金笼,期待我能住进去。我最终按照他的意愿,套上了锁链。但是,我并不是一只兔子,我渴望成为一只狗。

忘川彼岸

言情 古代 欢喜冤家 HE
在忘川河畔,生长着一丛血红的曼珠沙华。在这丛曼珠沙华中,只有一株经过万年修炼,凝聚了精魄,成为了彼岸花妖。她是忘川之地唯一的一株彼岸花妖,从出生起就在这里生活。每天,她所见到的人只有亡者和摆渡人,除了还未成精的彼岸花外,没有其他生命存在。摆渡人只有在经过时才会说上几句话,大多数时间都是沉默不语。因此,彼岸花妖的谈话对象主要是亡者。

包养纪事

娱乐圈 情投意合 现代 都市
小演员陆明泽已经默默无闻了七年,半个脚已经踏入了退圈的边缘,但突然间,一个冤大头出现了,想要成为他的金主?这是怎么回事?全世界都认为我和这个金主在谈恋爱,这简直是荒谬。梁皖已经三十岁了,他的脸看起来比我年轻,精力也比我旺盛。几天不见,他就像吃了春药一样,整晚搂着我的脖子喘气,最后我都睁不开眼睛了,他就自己慢慢地动,用实力跟我演绎“没有耕坏的地,只有累死的牛”。

快穿之千娇百媚

甜宠 快穿 HE 现代
人们都认为那个男人没有感情,几乎冷酷无情到了极点,所有和他有过交往的人都这么说。但他们也承认,付烟就像毒品一样,只要尝一口就再也戒不掉了。然而,在付烟二十九岁生日的那个晚上,他意外地绑定了一个自称系统的伙伴,从此开始了一段以他人爱意为食的生活,穿越不同的世界。

和冠军弟弟坠入爱河

HE 青梅竹马 都市
沈柊绵从未想过自己会与弟弟陷入恋爱关系。毕竟,他总是说话不中听,还有点自大。但是,她不得不承认,弟弟长得真的很帅,而且打游戏也很厉害。她还听说他是个世界冠军?可是,为什么那个以高冷著称的电竞圈冠军现在却抓着她的胳膊,撒娇地叫着“老婆贴贴”呢?这个问题她也不知道答案,也不敢问。但是,明星姐姐和冠军弟弟的恋情真的太让人心动了!

苗疆客

破镜重圆 强强 古风
一只灰椋鸟掠过林间上空,深林里弥漫着浓雾,一角描红的衣服擦过灌木丛,妖异的声音带着冷嘲热讽。“哟,好久不见了。”“你怎么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我可是会心疼的呢。”仇雁归捂住伤口,嘴角溢出鲜血,下巴被抬起,他屈辱地转开脸,哑声说道,“别碰我。”——后来,仇雁归问道,“他人呢?”下人战战兢兢地回答,“呃,少主他去柳阁了。”刺客带着他的剑捉奸去了。

沉落飞鸟

直掰弯 情投意合 现代 都市
谢沥在旅途中偶然救下了被人欺负的松奚,发现他是一个傻子。他原本只是出于同情心帮助松奚找家人,但是渐渐地,松奚对他表达了自己强烈的爱意,让谢沥感到有些沉迷其中。尽管他曾试图克制自己的感情,但最终还是无法阻挡那汹涌澎湃的爱意。他开始想着,如果能和小傻子组成一个家,也挺好。然而,有一天,小傻子突然恢复了记忆,变得冷漠而陌生。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