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榜

强娶了落难死对头做男妻

作者:小狐狸菌
分类:纯爱衍生
来源:长佩文学
时间:07-30 10:58
段家的大少爷,落难后被人废掉了经脉,下了药,被人送到了最低级的青楼,就像是一朵摇摇欲坠的白色棠花,随时都会被人撕成碎片。听闻梦溪陈家那个不成器的小子来找他,给了他一大笔钱,将他带到自己的院子里来。据说还逼着段泽和他成亲,没日没夜的和他欢好,让他痛不欲生。江知也重生后,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柔软的粉色绸布上,身旁还躺着一个面容冷峻的英俊少年,看着有些眼熟。这不就是自己的仇人么?
立即阅读

卖性感照被学长发现后

作者:幺幺玖先生
分类:纯爱衍生
来源:长佩文学
时间:07-30 10:44
秦尧的母亲生病了,他的姐姐又是一个赌徒。秦尧进入了一所著名的大学,但他仍然为钱所困。只要有钱,他什么都愿意做,哪怕是在背后给人拍性感照也在所不惜。有一天,一个陌生的漂亮师兄来找他。师兄突然一把拽住他衣领,在亲了亲他,放开时,秦尧腿一软。“我是直的!”秦尧气得想打人,结果支付宝到账2000,某直男光速滑跪。
立即阅读

七零白富美打脸日常

作者:涂豆丝
分类:现代言情
来源:不可能文学
时间:07-29 11:21
季悠悠做了一个春梦,醒来的时候,梦变成了现实,她的假闺蜜,为了她的婚事,给她下了药,让她失去了处子之身。假闺蜜害了自己,现在还要嘲讽自己?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怪她撕破脸皮,暴露自己的本性了。还有那个渣男,居然还想把她骗回城里?那就让他尝尝挑大粪的滋味吧。
立即阅读

快穿:祸国妖姬她在诱哄反派

作者:精致
分类:幻想言情
来源:不可能文学
时间:07-29 11:00
姜烟刚睁开眼睛,就看到一只手朝着自己抽来,她下意识地抬起手,一把抓住了那只手,然后,那只手就变成了一张狰狞的脸,那是一张充满了恨意和不屑的脸。余光扫过去,只见一群人正在交头接耳,并没有人站出来制止,显然都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花团,向我传递剧情与记忆。】姜烟在心中对花球说了一句,然后借着传递过来的痛楚,一巴掌扇了过去,眼眶都湿润了。
立即阅读

如约而至

作者:西瓜大盗
分类:纯爱衍生
来源:长佩文学
时间:07-29 10:18
乐天派小鬼魂攻×温柔自卑受。方知有在高考前夕自杀,从那以后,他的死亡就成了迟晚寒心中挥之不去的阴影。五年过去了,有一天,迟晚寒下班回来,发现自己已经死了五年的高中同学正对着他笑,“好久不见了!”迟晚寒无语,砰地一声把门给关上了。谁能想到,这鬼魂并不是自己的错觉,他让自己想起了自己在高中时不愿意想起的事情。迟晚寒尝试在网上寻求帮助。
立即阅读

我在合欢宗当咸鱼

作者:微生逍遥
分类:纯爱衍生
来源:不可能文学
时间:07-29 10:14
作为合欢宗的弟子,他的第一要务就是睡,而不是修炼。君宁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发现这位万剑宗的老祖宗,竟然还挺好看的。只可惜,君宁的运气实在是太差了,活了将近十八年,始终没有睡成美人。找了个同门,对方把自己当玩物。他的几个师兄,都对他垂涎三尺,想要得到他的芳心。美丽的师尊冷笑一声:“没用的东西!你可别告诉别人你是我徒弟。
立即阅读

我是男配我不配

作者:不吃番茄的猫
分类:纯爱衍生
来源:不可能文学
时间:07-29 10:00
每到毕业季,云南农业科技大学总是出现各种麻烦。有的毕业论文被随手摘走,有的被盗窃。这让大四的学生们感到非常苦恼,他们不想卷入这些麻烦中。然而,叶青很幸运,他的试验田分配在校内。同宿舍的同学都非常羡慕他。相比于舍友们提心吊胆,叶青感到轻松自在,甚至在手机上看起了新的言情小说。他发现书中的男配和他同名了。
立即阅读

二次热恋

作者:只只
分类:纯爱衍生
来源:长佩文学
时间:07-28 11:25
姜昀毫不犹豫地接受了程淮的邀约,心情愉悦地赴约。他没有预先向程淮透露自己是盲人的事实,而是直接坦诚地说出来,毫无掩饰。他认为用真实的事实来表达自己的情况,比简单地在手机上输入五个无感情的字更为直接和有效。当姜昀到达约会地点后,气氛有些微妙。程淮礼貌地打了个招呼,但除此之外没有多说其他的话。姜昀感觉程淮可能有些失望,因为他并没有像一个有好感的人那样在场上营造出愉悦的氛围。
立即阅读

朱门

作者:排骨吃阿西
分类:纯爱衍生
来源:长佩文学
时间:07-28 11:25
白家拥有显赫的地位,因其深厚的背景和广泛的人脉而闻名。白于煁的祖父是一位军人,而他的父亲白业明则转而从商。作为白家的独子,白于煁在年轻的时候就继承了家业,虽然他是商业圈中的富二代,但他的气势却非常旺盛。近年来,白于煁开始进军影视行业,并投资了一些项目。他在与导演和制片人的酒桌上应酬时,接触了许多男女明星,但对于某些明显的暗示,他总是嗤之以鼻,不为所动。
立即阅读

蝼蚁

作者:杯莫亭
分类:纯爱衍生
来源:长佩文学
时间:07-28 11:24
狗血文,破镜重圆。一阵门铃声响起,林川柏立刻跳起来去开门。他一看到站在门外的人,脸上就露出了一个超级无敌大的笑容。但是,陆重却下意识地抱紧了安乐,往后退了一步。两人对视了至少两分钟,林川柏最终失望地发现,陆重没有认出他来。生气的林川柏说:“你不知道我是谁吗?”陆重茫然地摇了摇头。林川柏把脸凑近他,“还没想起来吗?”陆重更加茫然,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立即阅读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