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和离后前夫后悔了 第四章

第四章

书名:和离后前夫后悔了
作者:比巴卜
更新时间:2022-08-30 15:16

他那日如此癫狂,原是因为从陛下那里得知了这门婚事。

陛下应当是想让殿下彻底死心,不可再为儿女情长毁了其他。可惜帝王心却终究是没琢磨透他人尚且敢为爱情奋不顾身的勇气。

舒长清深深吸了口气,抓着杯子的手紧了紧。

不能失态,不能犯错,不能露出一丝叫他人可以抓住的把柄。

今日……本应当是自己的生辰的。

舒长清出生的时候,命数并不好。

青云寺的大师替尚在襁褓中的女婴算了一卦,算出这女婴将来命运坎坷,多受蹉跎,且处处有难,若是行事不妥,还会有血光之灾。

这卦一出,脾性急的父亲就差点拿起他的枪杆来捅了这大师,母亲则凄凄切切的痛哭起来。

舒家女儿就这么一个,还算得如此命数,这叫人怎么接受?

大师斟酌着,又是念念有词又是画符泼酒,终于给夫妻二人出了个主意。

对外宣称个假的生辰八字,一个吉时,一个有福的八字;对内则将此生辰写在黄纸上烧成灰,给女婴喝下,并要夫妻二人从小教女孩行事端正,不碰武不动刀,止步于书房,停留于闺阁,由此才可堪堪逆天改命。

舒家夫妻忙不迭地答应。

舒长清小时候不懂得母亲为何总给自己寻来最严厉的管教婆婆,一举一动都要像是被戒尺衡量似的行动;若有分寸不妥,便是厉声训斥和掌心挨打,直让舒长清眼泪汪汪,委屈难言。

一次幼时,也许是孩童天性,舒长清终于忍不住管束,在一次热闹集会的日子里,偷偷溜出了府。

那一日在舒长清的记忆中永远鲜活明亮,处处是明艳的色彩;纵使日后多少次她路过了同样的街道小摊,却再无当时的心情。

那一日尚年幼的她好奇贪婪的注视着一切,享受着属于孩童的放肆乐趣,彻彻底底的体味了一把快乐的滋味。

但在闹市街头,一个独行的小女孩到底是会引起歹人的注意。

在舒长清还没回过神来,她的胳膊就被人抓住了,捏的生疼,以足以让她跌跌撞撞的力度扯着;一个佝偻的妇人凶神恶煞的冲她吼,「赔钱货,你又往哪跑去?莫要再闹,随娘回家!」

她惊恐的眼泪都要掉出来,支吾拒绝,可零碎的语言根本斗不过那妇人,让她只能无助的被拖拽着走。

直到有人反方向拽住了她。

那也不过是个半大的孩子,穿着华贵,一脸意气风发。他一边牢牢拽着舒长清另一只手,一边嗤之以鼻的对那妇人开口。

「这姑娘生的如此肤嫩貌美,怎的会是你这干瘪妇人的孩子?你莫不是个拐孩子的人伢子吧。」

那妇人顿时恼了,嚷嚷着让小男孩莫多管闲事,甚至还装模作样的抬手要打人。

不过很快就被一群暗卫摁住了。

那时舒长清才知道,那时救了她的是当今三皇子,年仅九岁的卫延盛。

他救了他,又送她回府,临走前还笑着同她说,外面危险的很,小姑娘莫要随意外出。

舒长清只记得自己呆呆的看着卫延盛离开,似乎什么都反应不过来。

之后的事,便是自己被母亲哭着打了许久。

那还是自己第一次见母亲哭成那样,全然没了平日的模样,对自己又哭又骂,又是撂下狠话,说不愿再要自己这个孩子。

直到自己也终究是慌了,哭喊着抱上母亲的腿,垂头认错,再与母亲一起抱着痛哭。

后来,后来母亲和年幼的自己说了许多当时无法理解的事情;唯一清楚记得的,那便是自己原本的生辰时刻,是个糟糕到所有人都想要隐瞒的秘密。

而后愈发长大,自己也渐渐可以理解父母的苦衷了。舒长清并不恨父母,相反,她觉得这很好,这对她来说,父母做了正确的决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