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和竹马通感后 第五章

第五章

书名:和竹马通感后
作者:林岁久
更新时间:2022-09-06 13:49

解锁嗅觉这件事是我和江景始料未及的。

毕竟互通身体感觉就已经够磨人。

有人碰他我知道,有人碰我他知道,双重触觉双份敏感,时常分不清到底是谁在被碰触。

而且这都算不上麻烦,最麻烦的是洗澡。

十月中旬,天还热着,一天不洗浑身难受。

未免尴尬,我和江景商量以同步的方式来洗澡。

到了某个点一齐进浴室,对着身体不管不顾一通擦洗,即使也能感受到陌生的触觉,但可以洗脑成是自己在洗。

但思维总是没那么听话。

我偶尔会生出「我是在帮江景洗澡,而江景在帮我洗澡」的旖旎错觉。

想到这儿,我就觉得对不起我和他十几年的革命友谊。

「啪」一声迅速给了自己一巴掌。

江景那边洗澡的动作停了。

倒是没像当初那样打回我,只是浅握住他的手腕。

我同时感受到手腕上他的力度,像他在握着我、阻拦我一般。

互通身体感觉已经这样艰难且难熬,没想到现在还互通嗅觉。

或许现在还不是最吓人。

吓人的是未知的以后。

我们能在毫无征兆的前提下,先后通了身体感觉和嗅觉,保不准以后会不会连视觉听觉味觉都一起通了……

但这样实在太可怕,也过于悲观。

我和江景还是更愿意相信会在以后的某一瞬突然恢复正常。

我和他试着适应互通嗅觉后的生活。

他能凭借嗅到的味道判断我和男生还是女生待在一起。

我也能凭借嗅来的味道判断他在哪个食堂,顺便喊他帮忙带一份晚餐。

但江景总说我这儿有股香味扰得他一晚上睡不好。

我不爱喷香水,也没有使用香薰的习惯,便怀疑他是不是闻错,他却说不可能闻错,每晚睡觉都能闻到。

他言之凿凿,我却嗅不到,隐晦求助于室友,室友分析这暗香可能来自我身上。

是女儿香。

这结果更扯淡,我不信,开始怀疑这香来自家里带来的被套,我妈爱用熏香。

为解决江景的睡觉困扰,我躺在床上帮江景购买熏香,耳边意外传来男生说话的声音。

我摘掉耳机,还是有声音,但那声音显然不是出自我们宿舍。

那声音在说:「江景,你到底喜欢她什么?」

我瞬间明白这声音出自江景宿舍,而我和他可能又通了听觉,但我竟然没太在意。

满脑子是即将听到的小秘密。

江景的声音响在耳畔,低沉悦耳:「我哪知道我喜欢她什么。」

「漂亮?可爱?说不太出来,反正感觉她什么都好,」他说,「就是不喜欢我,这点不好。」

「而且她有点傻……」

我凝神侧耳,还欲细听,突然听见室友喊我的名字。

「安然,借你耳机用一下!」

我迟缓地应:「——啊,在桌上,你拿。」

待这小插曲过去,耳边再没了江景那边的声音,像是恢复了安静。

我有些遗憾,没听到关键信息。

下一刻,我收到江景发来的消息。

【我听见你们宿舍的说话声了!】

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他的惊恐。

我笑了笑,开始诈他:【我早听见了,还听到你们在讨论你喜欢的那个人。】

我自信耍诈:【我知道是谁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