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爱自有天意 第五章

第五章

书名:爱自有天意
作者:红粥
更新时间:2022-09-07 15:45

不能玩滑板,他又盯上了下棋,跃跃欲试。

我怀疑地问:「你会吗?」

「马走日,象走田,兵卒过河横竖走,士象不离老王边,车行直路炮翻车,」傅琛抬着下巴,唇角轻扬,像只得意的小狗,「我小学的时候,就是象棋比赛冠军。从小到大,未有敌手。」

这么厉害啊,那一定要露一手。

棋盘前围着十几个大爷,我拉着傅琛奋力地挤到前面,刚好一盘棋下完。

我对输了的大爷说:「大爷,让我朋友试试呗,他可厉害了,都没怎么输过。」

大爷通情达理地让出座位,傅琛矜持地坐下,好整以暇地摆好棋子,那动作,那神情,一看就是高手。

我与有荣焉地坐在他旁边,等着他大杀四方。结果刚开局他就凑到我耳边低声问:「第一步怎么走?」

是想迷惑对手吗?我狐疑地帮他走了第一步。到了第二步,他又紧皱眉头,沉思良久,迟迟不走棋。

对手嫌他慢,还是旁边十几个老头帮我们走完,最终惨败。

他们复盘了一下对傅琛说:「你媳妇第一步就走错了,第一步就不应该飞象。」

我正要解释我们不是夫妻,就听傅琛老大不高兴地反驳:「我媳妇儿才走了一步,怎么能怪她,明明就是你们瞎指挥!」

就是,我擅长飞象局,第一步飞象有什么错。

几个老头也很不服气,于是我俩又和他们下了一盘,结果输得比刚才还惨。

我和傅琛夹着滑板,在他们的取笑声中灰溜溜地回了家。

傅琛再也没提下棋这回事。后来我们的日常就成了我在书房画画,他在旁边捣乱。

早上一起去菜市场买菜,中午做一顿丰盛的午餐,傍晚结伴去公园散步,竟也悠然自得。

一个月之后,我陪他去医院复查,比他还紧张。

傅琛安慰我:「没事儿,你紧张什么?最坏的结果就是你嫁给一个残疾人。」

我捂住他的嘴,恶狠狠地说:「你吃了我的炖排骨、炖乌鸡、炖鱼头,你要是不争气,我就把你胳膊卸下来!」

他拉下我的手缓缓握住,眉眼含笑地注视着我,温柔应道:「小暖把我照顾得这么好,我一定会康复的,别紧张。」

这还差不多。我垂眸拨了拨头发,藏起发烫的耳垂。

医生说傅琛的胳膊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护士给他拆了石膏。

傅琛喜气洋洋,像只解了枷锁的猴子,恨不得在诊室翻个跟头,兴高采烈地对我说:「我明天就能去上班了。」

我却仍旧担心,他是刑警,要执行的都是危险的任务,要是再受伤可怎么办呀。

只好再三向医生确认:「大夫,他胳膊彻底好了吗?不需要再休养一段时间?」

「差不多好全了,不过平时也要注意,你不用过于紧张。」

「那他现在就能剧烈运动吗?不需要再过一段时间?」

傅琛伸手拉我,带着安抚的意味,被我烦躁地推开,不满道:「你就是太性急了,上次刚好一点你就非要……」

我陡然停住话头,想起他不喜欢我在外人面前提那件事,只好瞪了他一眼,转头继续问医生:「大夫,他能剧烈运动吗?」

我强调:「我说的是那种非常剧烈的运动。」

年轻俊朗的骨科大夫扶了扶金边眼镜,面无表情地注视着我们,平静地说:「就算他没有受伤,夫妻生活也不宜太过激烈。」

我听得目瞪口呆,脸霎时通红,傅琛还在呐呐地解释:「她说的不是……」

大夫已经叫下一个病人进来了。

一路无言,回到家之后,我越想越觉得委屈,话里有话地对傅琛说:「我可真是吃不着羊肉,还惹得一身骚。」

傅琛转头就买了二斤羊肉,晚上吃火锅的时候,见我胃口不佳,还奇怪地问:「怎么不吃啊?你不是说想吃羊肉吗?」

我想吃的是羊肉吗!此羊肉非彼羊肉!

吃完火锅后,我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傅琛凑过来假模假式地给我捶了两下肩膀,就直奔主题:「小暖,我们明天吃手擀面好不好?」

好你个头!我发现傅琛就像一只恃宠生娇的小坏猫,一开始我给他做饭的时候他还很不好意思,总是说「随便做点吧」「不用这么麻烦」,现在都会点餐了。

我第一次给他做手擀面时,他一边吃一边感慨这个擀面杖擀出来的面真劲道,怪不得打得我那么疼。

我几番欲言又止,还是忍不住告诉他:「那是因为我手劲大,所以面才劲道,同理,你被打疼也是因为我手劲大。」

我歪头看着他傻乎乎的模样,突然就生出了捉弄他的心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