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秋夜梧桐雨 第4章 第4章 皇后娘娘

第4章 第4章 皇后娘娘

书名:秋夜梧桐雨
作者:公子向北走
更新时间:2022-09-07 17:20

余清桐抬起头来,却在看到两妃一后之时,还是禁不住晃了神,,相比昨日便见过了的姚容华,眼前这两个妃子和南国皇后似乎更加雍容华贵,尤其是那紫服的卫贵妃,美貌异于常人,举手投足间的气派竟不禁让人臣服。

只是,嘴过于骄横刻薄。

“的确都是相貌不凡,竟让人分不清谁是秀女谁是公主了呢,还是说公主也不过如此。”卫贵妃掩嘴轻笑,语气间的嘲讽显而易见。

楚皇后却仿佛没有听见一般,径直问道:“陈国公主何在?”

殿内顿时鸦雀无声,见无人应答,姚容华便开口道:“听闻陈国有女子配面纱习俗,那边那位身着紫金荷边裙脸带面纱的想必就是陈国公主了吧。”

楚皇后凝眸盯着余清桐,脸色不变喜怒。

卫贵妃看了一眼一语不发的楚皇后,便转过头来道:“方才皇后娘娘询问陈国公主时,你为何不出列,岂是仗着陈国公主的身份藐视后威?”

余清桐依旧伏地不起,恭谨道:“自打入了南国的后廷,便不再是陈国的公主,既然非是陈国公主,出列岂不是藐视后威。”

楚皇后将她打量了一番,甚是满意道:“传闻陈国六公主聪慧,今日一见确实是个知进退之人,列为倒都要学习学习。”

皇后虽然说是叫大家学习,但是含沙射影之意都明白,卫贵妃的脸色更是甚为难看,她冷冷盯着余清桐看了一会儿,便轻哼一声,不再言语。

“起来摘掉面纱,给本宫看看你的模样。”

皇后娘娘之命,余清桐自然起身抬起头,容颜镇定,背心处却已经渗入了冷汗,她清楚地记得母妃的教导,凡入了南国后宫之人,便不再是陈国公主。所以方才那句“陈国公主何在”,她自是不敢动的。

诸位嫔妃这才仔细去看那秀女,这陈国公主因戴上了面纱,叫人看不真切她的容貌,但是面纱上的那双灵动双眸,却也昭显了此女定是不凡之辈。

“请皇后娘娘恕夜秋失礼,但实乃从母胎里就定下的规矩,凡碧玉之身皆遮面示人,虽夜秋不再是陈国公主,但这千百年来的规矩,夜秋却不敢不从。”余清桐自然知道她们那探究的目光是什么意思,但唯有这一点原则不可破。

而此时此刻的余清桐已经吸引了大殿内的全部目光,她只觉得如芒在刺,浑身不舒服。

郑贤妃径直从座位上走下来,却停在了一个身着粉色宫衫的女子身旁,“你可是中书侍郎的女儿何惠冉?”

那何惠冉倒也不畏诺,昂首便答:“臣女正是。”

余清桐蹙了眉,她心中清楚,这不过是个下马威,终究不是自己家的地盘,凡是皆要忍让三分。

而此时余清桐却惊觉这粉色宫衫的女子正是刚才打断两个秀女的讨论声的那位。

“这何侍郎的女儿长得颇好,倒是有几分当年贤妃妹妹你的风范呢。”卫贵妃翘起指头,甲寇上的华光熠熠生辉,殿内的秀女们皆是下意识的向贤妃看了过去,是真以为那好运气的何惠冉和贤妃娘娘长得相似。

但独有贤妃听出话中的讽刺意味,倒也不恼,而是一手搭上了何惠冉,含笑道:“可不是吗,这姑娘若是哪日晋级妃位,怕是连姐姐都要钦佩几分呢。”

若是寻常姑娘听了这番话,只怕招惹祸端一般连忙请罪,但何惠冉似是真当做夸赞一般,笑靥如花道:“奴婢谢贤妃娘娘谬赞!”

卫贵妃勾唇冷笑,不动声色地抠掉了甲寇上的金玟。

“妹妹话是这个道理,可她也要有这个造化,只怕让本宫钦佩不成,到丢了命。”

“姐姐说的是。”

这公然示威,惹的贤妃脸色一寒,潜退了那何惠冉,便做回自己的位置。

一直默默地立在一旁的余清桐却悄悄打量何惠冉,模样虽好,却眉宇间隐隐的傲气,她只觉得这何惠冉倒是同卫贵妃有些说不清的相似点。

几个妃嫔言语之间,倒是让这殿内的几十名秀女站了好几个时辰有余,余清桐悄悄地揉了揉膝盖。

不过似乎楚皇后也意识到时间的问题,便坐直了身子,朗声道:“今日本宫与诸位妹妹们一同甄选足够资格侍奉皇上左右的人选,竟不知不觉到了时辰,大家也累了今日就散了吧。”

“恭送皇后娘娘。”

其实余清桐心底再清楚不过,这甄选不过是个形式,该是谁,楚皇后心中早就有了定数,就像是即便她再怎么想要离开,却始终是必须留下来的棋子。

余清桐站在门边,看着这不算大也不算小的宫殿,突然很想回到陈国,和哥哥们一起赋诗比剑,那样的生活虽然简单但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提心吊胆,只怕走错一步就万劫不复。

玄女看了眼一声不吭的余清桐,突然想起来了,“对了,小主,方才灵玉宫胡采女和薛才人差人来话,说是想要和小主你说上几句话呢。”

余清桐却看了一眼手边的织锦,摇了摇头道:“不了,姚容华宣我去她那里,毕竟是主位宣见,不可推脱。若是你觉得推了灵玉宫不大好,那便叫她们的主子稍等一阵子,今日入了夜,我再去探访好了。”

然后抬脚便走向正殿的方向。

其实余清桐心里清楚,如果在这后廷里不能与南国的天子见上一面,恐怕日后更是难上加难,如今与自己同住一宫中的姚容华怀有龙嗣,自然是最容易见到皇上的,此刻她选准时机前去探望,说是没有私心是不可能的。

但却在靠近正殿大门时,停住了脚步。

似乎殿内传来了打骂声。

“你这蹄子,怎么办的事?为什么皇上会在门口就离开了?”姚容华尖锐的声音如针一般扎进耳朵里,随着罐子摔碎的声音响起,似乎还有一阵又一阵清脆的巴掌声响起。

“奴婢该死,奴婢该死,但奴婢实在不知,皇上……皇上他为何离开了,只是听到有人说,卫贵妃……卫贵妃的锦祥宫新进了一池睡莲,好像就在方才开了,所以皇上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