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秋夜梧桐雨 第5章 第5章 万国会

第5章 第5章 万国会

书名:秋夜梧桐雨
作者:公子向北走
更新时间:2022-09-07 17:20

“蠢货!”等到余清桐从门缝里看时,便看到嘴里骂着的姚容华张腿就是一脚,狠狠地踢在了旁边宫女身上。

“都是一群没用的奴才!没有皇上来这兰和宫,本宫还要这皇嗣有何用?!”姚容华作势要打自己的肚子,在余清桐出言阻止前,便见站在姚容华身旁的一个宫女和太监似乎领会到了姚容华的意图,于是走向夏梧身边,抬脚便踢,夏梧的肚子,后背,双腿,无一不被施虐。

“住手!”余清桐实在看不下去了,推门喝道。

“原来是才人妹妹,不过这是本宫教训不听话的奴才而已,不知才人妹妹有何异议呢?”

余清桐深吸一口气道:“容华姐姐毕竟身怀胎儿,何必为了个奴才动气,气着自己折损到龙嗣岂不得不偿失,妹妹只是希望姐姐肚中的孩子能够健康的地降生在这个世间,想必姐姐比妹妹更能懂得吧。”

姚容华显然没有料到她会这么说,看着她,有些欲言又止,终究还是摇了摇手:“罢了罢了,本宫这般教训奴才,倒也是让妹妹看了笑话,你下去吧,若是还有下次,仔细了你的皮。”

夏梧忙踉跄地起身,匆忙的离开了殿内。

“前日皇上赏给本宫的血莲羹,很是好喝,才人妹妹要不要尝尝?”姚容华似乎方才什么都没发生一般,柔美谦和地笑着。

“小主,现下时间也不算晚,为何不去灵玉宫呢?想必胡采女和薛才人还等着呢。”玄女提着宫灯走在余清桐身侧,不解道。

余清桐抿了嘴角,将两只手拢进了袖口中,“那两位我定然是要拜访的,只是时候还未到,若是唠家常,为何不选择白日里去呢。”

玄女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眼角的余光却扫到了一批羽林卫的身影,不禁啧啧道:“这南国的确比陈国大了不少,单看着羽林卫都是声势浩大的一排一排巡逻着的。”

“既已身在南国,便不再提起陈国往事了,还需我说多少次?”余清桐埋怨的看着她,却见玄女指着不远处惊呼道:“皇上!”

被玄女的声音吓了一跳的余清桐还是忍不住循着目光看过去,只见那排羽林卫早已齐齐列好行礼,而两列间行走而过的正是南国皇帝的御驾车辇。

透过珠帘,她隐约能够看到南国皇帝长孙常熙的容貌,虽然已然到了中年却依旧轮廓分明,明晃晃的龙袍尽显威仪风范。

就是这样一个帝王,撑起南国这样一个大国,让列国臣服,甚至连父皇都对他钦佩不已。

“小主,还愣着干什么?”玄女看到发呆的余清桐,一个心急便将她推搡了一把,余清桐这才回过神来,却发现那玉撵已经从眼前走了过去,她也无奈的叹了口气道:“罢了,下次再说吧。”

“但是主子,这一错过,下一次又不知道是何时了。”玄女是真心为自家主子着急,虽然入宫没几日,但是宫里狗眼看人低的人并不少,这样的日子过下去,恐怕陈国的心思就要付诸东流了。

余清桐又何尝不担忧,她轻叹一口气,踱着步子往来时的方向走,“走吧,回去吧。”

天色渐晚,却是起了风,连玄女手中的宫灯都忽明忽暗了起来,看着周遭密集的树林,玄女轻声道:“小主,再往前走便是合清池了。”

“只是我们方才不也经过了吗?”

“听闻这合清池白日里算得上是美景,可这夜里却是不干净的去处,所以晚上都鲜少有人经过这里。”

玄女这么一说,余清桐倒也发现了这一点异样,这四周连个宫女太监都很少看见。

余清桐突然在池边停了下来,踩上了一边的乱石,轻笑道:“只要是后宫,哪里又有干净的所在,我并非一无所知的入宫秀女,当初母妃将我生下来,便是在这样不干净的环境下,尔虞我诈的斗争中,就习惯了算计。”

玄女大着胆子往池边走了两步,又忙收回脚步,打了个寒蝉道:“这池水在夜里竟像墨水一样黑,愣是要将人吸进去了一般,只怕这里,有不少冤魂吧,小主,我们还是快些走吧。”

余清桐却摘下了一片树叶,弯腰舀起一些池水,放在宫灯下,“你看,这池水并非乌黑的。”

微弱烛光下,青丝倾泻,印的她容颜幽静,带着一丝诡谲的美,此时她所不知道的,是在暗处有一双眼睛一直在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突然黑暗中一只手搭上了那太监的肩膀,“可还好看?”

声音极轻,却清晰地传入太监的耳朵里,那太监吓得一个哆嗦,回头却看见一张俊美的脸,笑容无比冷凝。

“三皇子……殿下……”太监慌忙就要跪下来行礼,林夜秋却拦住了他的动作,食指放在唇上,“嘘——这般美景你不想欣赏本王还想欣赏一番呢。”

太监被林夜秋的一句话说的不知如何反应了,好在林夜秋似乎并没有怪罪他的意思,而是示意他悄悄离开。

在那太监刚迈开脚步之时,便听见林夜秋悠然道:“替我传话,就不劳贤妃娘娘费心了,此女太子殿下看中了。”

太监连连叩首,转身麻溜地跑开了。

“哎,不过小主今日的确不该错过这大好时机……”玄女一边愁苦着,却见余清桐竟在用树叶做花灯,神情专注,似是根本没听见自己说话一般。

玄女忍不住又叹了口气,“小主,到底何时您才能和皇上见得一面啊……”

“是啊,何时才能与皇上见得一面呢?”余清桐专注着手中的树叶,嘴里也随着玄女的口吻复述了一遍。

“一月后的万国会。”

澈然如溪流般的声音传来,余清桐抬头却看到了一双朗若星辰般的瞳孔中,而这般似曾相识的翩然的风姿,她断然不会忘记眼前这位是谁。

“三皇子殿下,又见面了。”余清桐屈膝行礼,心中却在忖度,此刻夜已深,且方才不久之前长孙常熙的御驾才过去,那么这位三皇子到底听到了她说的多少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