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争命:我的瘫痪姐姐 第三章

第三章

书名:争命:我的瘫痪姐姐
作者:乌眼猫
更新时间:2022-09-08 18:00

那天之后,除了回答老师提问,我几乎不再说话,但就是这样也挡不住同学嘲弄的眼神和阴阳怪气的嘲笑。

想想也是,一个网络里那样机灵娇俏的小可爱和现实里我这张脸结合起来,就像个克鲁苏笑话。

可我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放学后我在小区的凳子上坐到晚上十点,还是不得不回家。

我姐在房间里面等着我。

“你也不看看你那张脸,你怎么好意思说出那些撒娇的话?真恶心。”

她啧啧称奇:“你明明很讨厌我吧,为什么还能做出一副这么可怜的样子?”

我在家里无处可逃,甚至没有一个自己的独立空间,我只能站在书桌旁,站在她两个娃娃旁。

我姐说完,开始使唤我去给她的陶瓷娃娃放零食换水。

她现在有点怕那两个娃娃。

我给我姐说,家里好像有耗子,小娃娃前面的饼干又少了。

我姐一下闭嘴,颤声说别瞎说。

自从电脑课事件后,周檄对我姐的态度越来越冷淡。

我姐以为心不诚,于是买的零食越来越多,越来越贵。甚至有天我看见她偷偷往瓷娃娃伤扎手指,将血滴在上面。

她在网上和论坛到处提问,问怎么辟邪什么的,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回她。

我觉得她已经有点神经。

加上最近到了半夜,我家那老狗卢比经常对着我们房间叫。

爸妈吵醒呵斥两句,安静不过两秒,又开始叫起来。

我姐想来想去,觉得一切的起因都是因为卢比偷吃了饼干开始的。

她想要扔掉卢比来赔罪。

卢比是我捡回来的,现在年老体弱,出去根本活不了,我不同意。

我姐撒娇卖乖一回,我爸妈同意了。

我那晚第一次和她吵,哭着说不会影响学习。

我姐说自己睡不好会有黑眼圈,都不漂亮了,以后还怎么出去工作怎么嫁人。

是啊,她那张脸就是一块有力的敲门砖。没有人能质疑她的未来。

我姐最后看着我冷笑说:“有些人好自以为能考点分就不得了,那副样子以后能不能找到工作、能不能嫁出去还是个问题。可千万别成了我们宁家的笑话。”

我无法反驳。

爸妈觉得这话有点过了。

但是那样一张脸,又有谁舍得去批评她呢。

就连卢克,竟然还对着她哀哀摇尾巴呢。

老狗卢比还是被送走了。

我亲自送的,我将它送到一个宠物收养基地,放了我所有的零花钱给它买吃的。

卢比看着我,老狗很多东西都懂,它眼泪汪汪,却没追出来。

我狠了狠心走了。

老狗走了以后家里果然安静了,安静了声音更明显,晚上的塑料袋和窸窸窣窣声连我都听到了,我开始还以为是我姐,半夜迷迷糊糊问她:“你干嘛现在吃东西。”

我姐没说话,床微微颤动。

那晚之后,我姐开始神经质,又是求佛珠又是求符,晚上睡觉还要在枕头下压剪刀。

正好这时,我假冒我姐成了笑话的事添油加醋在学校传,他大概很生气,一下不理我姐了。

我姐就跟魔障一样,她以为周檄不理她是因为她求的小鬼生气了。

笑话,她又不是和小鬼在谈恋爱。

受了双重刺激,我姐情绪更不好,有天下课她经过学校门口的牛肉火锅店,突然跑进去,最后出来手里竟然抓了个血糊糊的东西。

我一看,是个牛牙齿。

我姐说是用来辟邪的。

我奇怪看她:“什么鞋?”

我姐左右看了一眼,下午夕阳正好,照在她和我身上,她说:“实话给你说吧,家里那两个瓷娃娃里面有鬼。”

我瞪大了眼睛看她。

就在这时,不远处一只流浪狗想要跑过马路,砰的一声被撞飞了,血淋淋一地。

我转过头去,浑身僵硬。

而我姐吓得说不出话来。

那天晚上我姐回去就发了烧。

她不肯回房间,要在客厅睡。

我爸妈拗不过她,只好同意。

那天的事情后来是我姐说的,她说睡到半夜忽然听见有动静,然后就看见我俩住的房间门开了。

但是里面却没人出来。

黑漆漆一片,好像有影子,又好像没有。

她浑身僵硬,明明意识是清醒的,身体却动不了。

又说半夜的时候,却有呼呼的风声,吹得风铃叮当晃,而我和爸妈都跟睡死了一样,她喊了好久我们都没醒。

我怀疑她是不是做梦,我姐浑身颤抖说不是,她死命摇头,脸上挂着眼泪,那样子真的有点可怜。

再也不是平日里那副温婉优雅又可爱的模样。

我本来都有些心软了,要安慰她了。

结果这时候我姐说:“我不明白,怎么就缠上我了呢,我用的你的头发结契的啊。”

她喃喃自语,根本就没意识到自己说出来了。

我看着她,一瞬间脊背发冷,心里发恨。

原来不仅仅是为了求桃花,最恶毒的是在这里。

我们两个是同一天同一个时辰生的。

生辰八字相同,就像是同一根藤上的两个瓜,用的是同一份气运,享受的是同一个家的供养。

而这气运都是有总额的,一个人多了,另一个人就会少。

从小到大,我总是比我姐考试成绩更好,学校更好,买东西买到更好的,也从没丢过钱。

我姐就觉得我是抢了她的好运。

她这样一幅漂亮容貌,就应该享受最好的供养,而我,是个碍事的。

她这次去T国,不仅仅是为了好胜心求姻缘,更重要的是,她要我的“运气”。

太可笑了。

我那些哪里是运气,不过是我多吃的苦罢了,我考试成绩好是因为我刻苦练习,我买东西做事更成功是因为我更用心,我做事游刃有余是因为的碰的壁太多,和“狗屎运”没有任何关系。

可我姐,占尽了先天优势,享受够了父母关爱,竟然还觉得不够,还要来争我这一点点的运。

我对她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厌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