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争命:我的瘫痪姐姐 第四章

第四章

书名:争命:我的瘫痪姐姐
作者:乌眼猫
更新时间:2022-09-08 18:00

那晚发烧后,我姐提出要去住校。

但是这个时候,我爸妈突然知道了我姐早恋的事。

我姐早恋对象说是周檄,但周檄不但没承认,反而直接公开了我姐各种撩拨他的消息。

我姐羞愤之下,一时没忍住,气不过跑到楼顶威胁要自杀。

她太顺风顺水了,从小到大,但凡她撒娇或者耍性子就没有不成的事。

威胁不想活了更是口头禅一样。

结果,她这回不小心从楼顶摔了下来。

幸运的是,我姐没死,也没有摔花那张漂亮的脸。

不幸的是,我姐摔成了高位截瘫。

我从原来的笑话,因为她的举动,变成了新的笑话。

“看,那个就是跳楼女神她妹。”

这样荒唐的事,连我自己都想想就想发笑。

我现在是彻底摆脱不了她了。

我爸妈说:“她是你姐姐,你忍心不管她?这话放在这,以后不管你结婚也好,工作也好,都不可能不管她。你们是姐妹,打断骨头连着筋。你现在就说,你以后管不管她?”

我不说话。

我爸妈一直冷着脸严肃看着我,直到我说:“好。”

为了给她看病康复,爸妈卖了原来的老房子,重新租了房子,是老小区,在一楼,阴森潮湿,屋檐搭了一个小过道,外面放着乱七八糟的瓶子。

搬家那天,进去之前,我先和搬家的大哥进去,给了那大哥一根烟,他拿来点上,烟头着了,火星一闪一闪。

我姐本来没有表情的脸突然慢慢转了过来,她现在脖子以上还能动。

她显然发现了什么。

她看那师傅抽完烟出来,问我:“你怎么知道进新房要先抽烟?”

我说:“在网上看的,听说进新房前要先抽烟,能点着说明没有脏东西。”

我妈听见有些意外:“没想到晓萌你懂这么多。”

我笑:“都是小时候看的书多,看得多知道了。”

我们俩还在一个房间,我姐还是在下铺。

这回轮到我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布置房间。

我将行李中的东西一个个拿出来,直到拿出了那两个娃娃,我姐姐脸色大变,舌尖发硬。

“你……你怎么把他们带来了?扔了扔了。”

我将娃娃拿了出去。

我妈从客厅疲惫走进来,手上捧着一盆双生花,一根枝干,上面有两个花骨朵。

我妈把花放在窗台边,我知道我妈的意思,她是想说我和我姐就是这花,花开两朵,同气连枝。

甩锅也甩得这么意味深长。

我姐根本不知道自己处境,还在像以前一样抱怨着:“这花不好看,妈,你买的什么啊,我说想要的花是那种玫红色的大花。”她根本看不清自己的状态,还将自己当成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呢。

我妈张了张嘴,没说什么。

这段时间,因为我姐的问题,本来关系就不算好的爸妈已经私下吵了很多次。

贫贱夫妻百事哀,相互都觉得是对方的问题。

我姐显然高估了他们对她的爱,也低估了她坏脾气的影响。

开始我爸妈还会压着嗓子和脾气争执,渐渐开始无所顾忌,我妈说出我爸当初曾经在外鬼混,我爸说我妈早就看不起他,大家终于扯到了离婚。

第一次说出来的时候,我正在吃饭。

我爸我妈像一对斗鸡看着对方,都没说话。

过了一会,我吃完了,像平时一样开始端起碗喂我姐,我姐平日必定会嫌弃汤烫了冷了什么的,现在她一句话也没说。

这段时间因为她,我每天中午放学都要回家吃饭,给她收拾,然后下午继续上课。

病人嘛,不能动,脾气自然也不好,身上难免还有味道,我姐经常对我发脾气。

但今天我喂完了汤,第一次在我姐眼睛里看到了害怕。

是啊,爸妈真要是离婚了,谁管她呢。

我姐开始努力想要康复,将以前看电视的时间同时加上了按摩。

当然是我按摩。

我每天放学之后就得给她按腿,按手。

我姐态度好了很多,甚至还给我说了谢谢,也学会好好和爸妈说话了。

可惜她没经验,不知道人这东西越是开始温言软语,对方反而越发不重视。

爸妈明显想放弃了。

康复的费用贵得惊人,渐渐在无望后,从大医院变成了社区医院,最后变成了诊所,家里早听不到任何笑声。

后来,等高三高考完,我爸妈就正式离婚了,他们各有各的难处,我妈已新怀了孕,现在我姐变成了一个大问题。

我说:“我会照顾姐姐。”

爸妈同时松了口气,然后将那剩下的卖房子钱都给了我,商议一人还会给我一些钱。

“以后……就辛苦你了。”

家里很快搬空了,我哼着歌,一边开始打扫卫生,一边看留下来的存折。

存折上的数字上的零我数了又数。

这些钱,要是拿来做整容,还有结余。

而我,终于有机会改变我这张脸,我终于也可以有一张那样的脸。

我早在我爸妈卖房子后就看过那存折。

那时候上面的钱很多。

我爸妈也觉得,依我姐的模样,只要好起来,再多都能再挣回来。

但自从她变成了一个完全的累赘,钱不断缩减,这种想法就彻底消失了。

现在他们走了,变成了我和我姐相依为命。

我们两个是同一天同一个时辰生的。

生辰八字相同,用的是同一份气运,享受的是同一个家的供养。

我姐倒霉了,我的气运就蹭蹭好起来。

过马路必定是绿灯,电梯永远准时到,扔的东西从来不会出圈,预约的手术总能碰到最好的医生。

我忙碌准备着我手术的事情。

只要我有了一张新的脸,就可以完全开始不同的生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