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招阴人 第一章

第一章

书名:招阴人
作者:窜天喵
更新时间:2022-09-13 17:47

我出生在中元节,那晚,六畜不安,狂风呼啸如鬼哭狼嚎。所有人都说我活不过十八岁。

呵!凭什么我的命要由别人来决定?

我的故事,还得从我妈说起!

我妈是东北人,因为两个舅舅的原因,家里人并不待见她。

她是逃到川省来的,我爷爷见到她的时候,她就晕倒在村子的田埂上,是饿晕的。

爷爷心善,收留了她。我爸那个畜生在一个午夜把我妈骗到田里,在草垛上……有了我。

这事也是我妈肚子大起来后家里人才知道,我爷爷硬着头皮给他俩办了婚事。

说起来这事也算是天意,如果不是我爷爷收留我妈,我爸这辈子都会打光棍。

我爷爷奶奶都是挣死人钱的,十里八乡出了名的大仙。也正因为如此,没人愿意把闺女嫁给我爸。

其实我爷爷并不希望我爸妈在一起。听我爷爷说,我妈家里也是挣死人钱的,东北很出名的招阴人。

招阴人的圈子很复杂,用我爸的话说,咱家惹不起。

我妈写过几次信回去,说她已经嫁人,娘家人也并没有回信。

原本以为这个家会平平淡淡的过下去,直到九零年中元节那晚,也就是我出生的那天。

我妈回房间被门槛给绊倒了,当时才怀了我七个月,可羊水破了。

我奶奶不仅是大仙,也是稳婆,一边忙着接生,一边嘴里神神叨叨的吟唱着“咒语”。

爷爷跪在堂屋里,用谷草(稻草)扎了一个草人,一直对着草人跪拜。

爷爷精通易经八卦,能用草人承载活人身上的厄运,也能化解死人的怨气,十里八乡的人都称他是活神仙。

但就那晚之后,爷爷再没替人扎过草人,谁也不知道那晚发生了什么。

我是早产儿,身体一直很差,村里人都说这娃带不大。

三岁我才学会走路,五岁才开口说话。也就在我五岁那年,爷爷去世了,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爷爷。

我永远忘不掉那一晚,爷爷被我爸背到后山的棺材里,让我留下来守灵。

我顶着孝帕子(头带白布),跪在棺材边上,听爷爷跟我说了一晚上的话。奇怪的是,我一觉醒来,就记不得爷爷跟我说过什么了。

直到我十岁那年,奶奶也离开了我,她临终前告诉了我一切。

她说我出生在中元节,鬼门大开之时,无数小鬼想要留在阳间,便会把魂寄在那个时辰出生的孩子身上。

那一晚爷爷扎了三个草人,全都自燃了起来,也就是说,三个草人都无法承受我身上的厄运。

最后爷爷把所有厄运转移到了自己身上,这才让我活了下来。

听起来很离谱,我也不信。村里的老中医说了,爷爷烟杆不离手,抽了一辈子叶子烟(旱烟),是得肺痨死的。

爷爷奶奶死后没多久,我妈家里来人了。我外公带着我的两个舅舅,强行把我妈带走了。

我爸自然不同意,想要阻止,被我两个舅舅打了一顿,还威胁我爸说。

再敢找我妈,就报官告我爸拐卖妇女。我爸被打怕了,没敢阻拦。

临走时,外公抓起我的手替我把脉,又在我身上一阵摸索(摸骨),最后丢下一句话。

若是我能活过十八岁,便可以去东北找他,直接报黄九爷的名号。

至今我都还记得,外公的脸很奇怪,毛绒绒的,身后还有三条尾巴,这事我一直不敢跟人说起。

我妈被带走后没多久,我爸疯了。

我妈走后,我不仅要上学,还得回家种地,喂猪,照顾我爸。

那一年我才十岁,面对支离破碎的家,我恨透了外公。我在心里发誓,一定要报复他,也要把我妈接回来。

直到我十五岁那年,我上初三。因为我成绩一直很好的缘故,班主任要求我必须住校上晚自习,毕竟那年代,读书是唯一改变命运的出路。

我家的情况班主任也知道,苦口婆心的劝我,细想之下,我还是答应了下来。

也正是那一年暑假,我的命运彻底被改变。

……

村里老杨家的大学生回来了,还带了个女朋友。全村的人都挤在老杨叔家里看大学生,我也跟着去凑热闹。

当看到小杨哥女朋友的时候我才明白,这帮子l的真正目的。

回想起来,城里的女大学生确实漂亮,瓜子脸蛋,柳叶眉,脸上白白嫩嫩的,就跟能拧出水来。

哪像我们村的女人,面朝黄土背朝天,晒的跟锅烟墨(锅灰)似的。

我心想着,我也要考上大学,找个女大学生当婆娘。

然而我没想到的是,我的第一次,竟然给了这个女人,这是后话了,我会慢慢道来。

当天,老杨叔请来了杀猪匠,把家里两百多斤的肥猪给宰了,养的十几个鸡也杀得干干净净。

一村子人都在老杨叔家吃饭,吃的很热闹,只有我感觉有些不对劲。

我们那个年代,喂猪可是一个家庭的主要收入来源,其次就是养鸡下蛋。

老杨婶可是村里出了名的抠,竟然没有阻止老杨叔。

第二天就出了意外,老杨叔死在了家里。镇上来了医生,说是心肌梗塞。

村里人都知道老杨叔身体一直不好,如今儿子考上大学,又带回了女朋友,心中没了遗憾,这才放心的走了。

小杨哥很是伤心,当天在镇上买了棺材,就要给老杨叔下葬。

村里老人便开始阻拦,人死可是大事,下葬得有个讲究。

得请阴阳先生看风水,测时辰。请讲坛师(法师)做法,才能入土为安。

小杨哥是大学生,接受的思想可是打倒一切牛鬼蛇神,他哪信这个。找了几个下苦力活的大叔帮忙,就开始在后山修坟。

说来也奇怪,后山干燥,干的地面都裂口子,高粱都种不活。结果几锄头下去,直冒水,还是金色的。

小杨哥不信邪,又换了个地儿,结果没几锄头,又开始冒金水。

直到第三处地儿,才没有发生意外,老杨叔也安然下葬。

可是没过多久,意外还是发生了。老杨婶中风死了,小杨哥在城里出了车祸,人没有抢回来。

村里人凑钱找了阴阳先生,请了讲坛师,他俩的坟,竟然是之前小杨哥挖好的两个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