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开局被曹操追杀,我成了复汉柱石 第二章

第二章

书名:开局被曹操追杀,我成了复汉柱石
作者:A如焰学长
更新时间:2022-09-15 17:53

等萧风再度睁开眼睛,发现本身正躺在处军营帐篷内,胸前伤口还隐隐传来丝痛苦感觉。

发生了什么?

萧风脑袋有点懵,他记得自己快要被虎豹骑士兵杀掉时,被张飞带军所救,然后就昏过去了。

至于为什么会认出来张飞,当然是因为他那独特长相和武器。

“吆,小子,不错嘛,竟然真的醒过来了?”

一道大大咧咧声音响起,正是那面如黑炭的张飞走了进来。

此刻的他浑身酒气,手里甚至还抱着个酒坛。

随即,张飞坐在床边,喃喃道:“在把你带回来以后,军医都说你受了这么重的伤,肯定活不成啦。”

“但俺却觉得,以你在树林中的表现,绝不可能会那般轻易死掉,所以就仍把你留在营寨里。”

“结果你没有让俺失望,果真活过来啦!”

萧风闻言,苦笑着摇摇头:“那点儿小伤,确实不至于死去,翼德将军说笑了。”

张飞当场眯起他那双环眼道:“你不光知道俺叫张飞,还知道俺的表字,你到底是谁?为何会被曹军精锐虎豹骑追杀?”

萧风答道:“在下不过是个无名小辈,因为一些误会得罪了曹操才被追杀,我曾听说过翼德将军还有您大哥刘皇叔的传说,对您仰慕许久,故而见到后第一眼便认出来了。”

听闻此话,没什么太多心眼的张飞,自然而然就相信了萧风的说辞。

他点头道:“原来如此,那没事,现在俺跟兄长与那曹孟德已然势不两立,你大可以留在俺部队中,以此躲避曹操追杀,另外你那么有本事,俺一定会向大哥举荐,怎么着也能封你个将军当当!”

听到张飞要向刘备举荐自己,萧风本能摇头拒绝:“多谢翼德将军好意,但是不用了。”

张飞疑惑不已:“为何?”

为何?

经过在丁夫人家过夜,结果被曹操追杀这件事后,萧风已经完全看透了刘备曹操这些乱世枭雄的本质,心中失望透顶,自己这身本事就算是烂掉也不愿意辅佐他们。

虽说与老奸巨猾的曹操不同,刘备扬言要以仁义治天下,但也正是因此被二十一世纪某些史学家喷作是圣母、伪君子。

当然,最重要得还是刘备起步太低,人家曹操现在都已经占据兖豫司三州和挟天子以令诸侯了,而他才割据一个小小徐州,还是马上要丢掉的。

正史中,连诸葛卧龙那种经天纬地之才都不能够辅佐刘备恢复汉室,自己又何德何能?

如此种种,萧风便对张飞义正严词道:“翼德将军,在下没有建功立业之心,只想安安稳稳渡过余生,仅此而已。”

张飞只好点头道:“那行吧,那你就先留在我军营中好好养伤,等养好伤后,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见张飞没有强留自己,萧风心中还是很感动的,心想这人果真如传说中那样豪爽。

随即,张飞将怀里酒坛递到萧风跟前,试探性问道:“如何?要不要整口?”

张飞本以为萧风此刻身受重伤,必然很矫情不敢饮的。

谁成想,萧风利索接过酒坛,将坛中酒咕噜噜一饮而尽了。

张飞诧异道:“好小子,海量啊!”

萧风乐道:“酒是疗伤圣药,我在山上练功时受了伤,从来都不敷伤药,一律喝酒治痛。”

张飞竖大拇指:“好,俺算看出来了,你小子是个性情中人,俺老张就喜欢跟性情中人打交道,怎么样,要不要再浮三大白?”

萧风痛快点头道:“自然可以。”

于是乎,张飞又命人搬来三坛酒、五斤酒肉,开始与萧风在营中痛痛快快喝起来。

喝到中途,甚是尽兴的萧风却发现,张飞那看似爽朗的眉间,似乎隐藏着一股忧愁。

萧风索性发问道:“翼德将军,可是有什么烦心事?”

张飞叹道:“前日探马来报,说是曹操已领军在距离徐州百里处下寨,恐怕不日将带军攻城。”

“曹孟德虽说个人武勇不怎么样,却老谋深算极擅用兵,连那三姓家奴吕布都死在他手上,俺与兄长也担心不是他对手啊!”

听着如此担忧话语,萧风十分唏嘘,原来平日看着鲁莽的张飞,实则内心还是很细腻,很有自知之明的。

也罢,看在他对自己有救命之恩,还收留本身在此养伤份上,就帮他一次吧。

于是乎,萧风喝了口酒,幽幽开口道:“翼德将军有没有想过,这次来带军进攻徐州的,可能不是曹操?”

张飞瞪大环眼道:“不是曹操?怎么可能呢?今日俺与兄长前往探营,看到中军打着‘曹丞相’的旗号。”

“这便是问题所在啊!”萧风继续喝着酒,悠悠然道,“倘若曹操亲至,他们为何要故意在中军打出曹丞相旗号?这明显是底气不足的意思!”

“而且,我再问你,翼德将军,那曹军先锋乃是何人?”

张飞答道:“好像是叫什么刘岱、王忠吧,不怎么厉害,俺一矛足矣把他们都刺死。”

“这不就得了。”萧风笑道,“若是曹操亲自挂帅,那先锋肯定是曹营中的猛将,如张辽、徐晃、于禁这些人。”

“这足以说明,这次并不是曹操亲自挂帅,而是派遣无名小将领兵马挂着其名号来牵制皇叔,毕竟前段时间袁绍已派遣部分兵马南下,直取黎阳。”

“说句难听的,对曹操来说,与雄踞四州的袁绍相比,刘皇叔根本不足为虑,所以他现在肯定要把重心都放在应付袁绍身上,对刘皇叔只能采用拖延和吓唬的战术。”

“故而,翼德将军大可不必为徐州百里外的那支曹军忧虑,若是看其不顺眼,大可前往破之便是。”

等听完萧风这番长篇大论解释后,张飞一张黑脸完全目瞪口呆了。

实在是太精辟,太有道理了,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呆愣过后,张飞又勃然大怒道;“他奶奶的,搞了半天原来是曹孟德在故意吓唬俺和大哥,小子,你暂且在这里继续喝着,俺得去向兄长禀明此事。”

萧风点头答应:“好,翼德将军可向刘皇叔传递我的原话,但切莫说是我的意思,只说是您自己想法即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