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森林之海 第4章

第4章

书名:森林之海
作者:佚名
更新时间:2022-09-20 11:59

可怜的米塔拉每天晚上都在写信,写到很晚才入睡,他在一天天消瘦,但眼窝凹陷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睡眠不足,而是因为担心随时会得发现而坐立不安。

“还不如赶紧被发现,心里好受……”

旁边的学员轻轻地抚摸着喃喃自语的米塔拉,安慰道。

“好吧,那就祝你快被发现吧。因为我赌的是第3周就会被发现,如果正好现在被发现,赔率就会大赚。”

“不要!到目前为止,我一直都安然无恙!再坚持一个星期!”

学员怕被哇哇大喊的米塔拉咬伤,赶紧把手拿开。在他旁边,是今天还在忙着计算赔率的赵让,他一手吃饭,一手算账,喃喃自语。

“但是真的很意外,难道那个严谨的教官什么反应都没有……”

“难道干脆嗤之以鼻无视了。米塔拉,他也没有什么反应啊,你为什么要发抖呢?”

“反而那个更可怕!怎么什么都不说啊,刚才讲课的时候还和我对视了一下,不知怎么就感觉更不妙了……我现在还在起鸡皮疙瘩!”

看着神神经经的米塔拉,大家都悄悄地退下一步,继续吃饭,还随便地说道“不是自己的事”。

“唉,真无聊。这样哪有打赌的味道嘛……但是每天都有匿名的情书飞到自己面前,却那么利索地无视了,我很佩服。”

“我喜欢这样。如果再这样下去,真的能凑够一个月,那所有的赌钱就被一个人全独吞了。”

组长看着分红计算表喃喃自语的那一刻,学员们的目光顿时聚集到了窗边吃完饭正拿起水杯的雅恤身上。他在突然的一堆目光中抬起头。

“请客!”

“嗯?啊,赌注?哈哈,随意。”

爽快的答案传来,餐厅里就响起了响亮的呐喊声。

“所以我才喜欢雅恤,爽快。不在乎小细节!”

“但那是赞美吗?”

在大家的喧哗声中,雅恤只是扑哧一笑,心情舒畅地用细长的眼睛望着窗前伸着几根树枝的柏树。

然后他突然抹去了笑容,像是在倾听什么似的,微微地斜着头,在接下来的一瞬间。

“不行!”

“够了!”

餐厅外面传来一阵喧闹的声响,随后有人大喊一声:“打架了!”和他一起传来的是野兽的狂吠。

餐厅里的人脸色一变,有人先跑了出去。在场听了一会儿动静的雅恤,慢慢跟在他们后面。

骚乱发生在餐厅大楼旁边的院子里。

在一片草地上,两只野兽交错在一起。一条超过一人多高的巨大黄色蟒蛇紧紧缠住了足以覆盖一棵小树的雕,雕锋利的爪子撕开了蟒蛇的皮,血哗哗地流着。

轰鸣的振翅声、鸟叫声、蛇威胁性的嘶嘶声,伴随着血腥味充斥在了周围。

“武夷!住手!霍伊你也是!两个都分开!”

一个似乎是他们组长的男人,脸色铁青地大喊大叫,却没能轻易地插进两个已经回到原形,争相撕咬的野兽中间。

学员们进入训练营以来,龙族和鹏族之间的大大小小的争斗并不算稀少,但很少这样回到原形打斗。因为这等于是不死不休的意思。

瞬间,学员们涌向其周围,但没有人能阻止他们。如果以人类的状态插手,很容易受伤。而且,学员们目睹了蛇和鸟在流血、痛苦中挣扎的样子,他们在高喊“应该阻止”的同时,也对彼此产生了本能的敌意。

如果为了劝阻而插手,而一不小心又伤了一方,可能会使得另一个族群同仇敌忾,反而一发不可收拾,所以教官们一次又一次地禁止私斗,并再三地告诉他们,如果争斗升级,不要随便出面调解。

雅恤进入了人群,人们焦急地看着自己的同类。鸟和蛇都血肉模糊,相互缠绕的两只野兽在殊死搏斗。

鸟的爪子从被撕掉的蛇皮中钻了出来。尖锐的剧痛刺激着肉体,蛇抽搐似的甩着尾巴。

两只手都无法合拢的粗壮躯干发出了巨大的声音,树枝被尾巴嘎吱一打,直接折断了。树叶纷纷飞扬。尽管如此,他仍不减其威势,再次向另一边挥舞的尾端,是雅恤。

人们短暂地吸了一口气。

当时,淡然注视着的这一幕的雅恤看到眼前传来的可怕的动静,立刻皱起了眉头。

有一个影子挡在他的前面。

啪啪!

一阵巨大的摩擦声过后,人们才知道终于有教官出现了。

谢和弦用自己的胳膊,拨出比那条胳膊粗好几倍的尾巴。他的胳膊上立刻浮现出一块刻有鲜明鳞痕的血瘀。正要伸手的雅恤悄悄地收回那只手的一刹那,目光闪过。

很短的一瞬间。

谢和弦的眼神与雅恤的眼神相接,两人不过两拃的距离。这是第一次在近在咫尺的地方相遇,与平日面无表情的目光不同,似乎包含着某种情感——

但只是一刹那。

下一秒,谢和弦钻到两只纠缠在一起的野兽中间,旁人还没看清,就已经一手握着蛇头,一手握着鸟儿的喉管。

“回来。”

谢和弦低声说了一句,那只鸟似乎很痛苦,尖叫着痛呼,但他却先摆脱了原形,慢慢变成了人形。谢和弦冷冷地瞥了一眼,他好像断了好几根骨头,就那样横七竖八地躺在草地上呻吟。谢和弦看了一眼蛇,眼神仿佛是这次轮到你了。

蛇的本能似乎就是不会听鹏族说什么,还在挣扎着想要离开谢和弦的身体,但也没有走太远。

“回来。”

说话更严厉一点的谢和弦毫不避讳地把握住蛇头的手用力了一下,在一阵刺骨的握力下,痛苦翻滚的蛇不一会儿就开始慢慢改变了模样。

没过多久,草地上就有两个浑身是伤的青年倒地翻滚,谢和弦面无表情地环顾众人,只有眉头上隐约都是怒气。

“组长们,整理一下座位。把这两个送到医务室治疗,然后立即送到教官室。”

说完这句话,谢和弦转过身来,和雅恤对视了一眼,但很快就若无其事地闪过,转身消失在另一侧。

现场只剩下血腥的空气和凌乱的现场,慢慢地,人们开始把受伤的人转移到医务室,清理被鲜血染红的草地。其中默默站立的雅恤,被同组的学员敲了敲。

“刚才差点撞到你了吧?你没事吧?唉,那些家伙完了。这都不只是打架了,还回到原形了……哎呦。”

鹏族和龙族之间即使只是普通的打架也会受到严惩,更不要提回到原形了。学员的脸色阴沉,虽然故意轻描淡写地说着。

“但是谢和弦教官也太厉害了吧,一下子就把他们制服了,甚至看得我背脊莫名地发凉。虽然也听说他在战场上也是赫赫有名的战神,觉得应该很厉害吧,但亲眼看到这也太可怕了吧……”

面对喋喋不休的学员,雅恤默默地望着他离开的方向。直到学员闭嘴之际,才脱口而出。

“他一直用那双眼睛看着我。”

“谢和弦教官看你了吗?为什么?”

雅恤没有回答,下一秒,马上听到那边喊:“来这里帮帮我!”,立马就爽快地往那边走了。

然而很久以后。

“……为什么呢?”

在沉思中的他的脸上没有像往常那样无所谓的笑容。

当天的处分是,两人都不问理由,直接在雷牢里监禁三个月,外加十五分的高额罚分。即使努力一辈子,也不能晋升到尉官以上,直系亲属也因连坐制而被限制晋升,这种严酷的处分之后,训练营内再也没有因为私人原因而与人争吵的事情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