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道德缺失 第1章

第1章

书名:道德缺失
作者:佚名
更新时间:2022-09-20 13:38

法庭是一个弱肉强食的地方。

激烈的攻防战频频发生,正义的使者和真理的守护者开始有秩序地战斗,最终掌管万物的上帝站在了比自己更强的一方。

但这里的强大并不一定意味着物理力量或权力强大。

有时,有准备的大卫反而战胜了轻视对手的歌利亚。

辩护律师都尹新喜欢这个严肃场所的那种变通之处。

“辩护人,请作最终辩护。”

坐在刑事审判庭正面的法官向律师席使眼色。

尹新身穿深灰色正装,身着简洁的礼服衬衫,从右侧位置起身,恭恭敬敬地行了个默礼,然后朝中央通道方向走了出去。

挺直腰板,笔直向前,尹新的长相端正。虽然这个柔和的五官给人温顺的印象,但他的眼神却很坚定。

他看了一眼旁听席,白皙的脸上浮现出要在这个赛场上取得自己想要的结果的坚决意志。

“尊敬的审判长,还有左右陪同的法官,你们好。同时,我还要感谢几个月来一直关注这场庭审的检察官,以及前来观看审理的各位旁听者。首先让我陈述这个案子的具体情况。”

该事件是著名体育选手被有事实婚姻关系的恋人用挥舞的钝器击中而惨遭杀害,尹新正在为加害者辩护。由于死者是在历届夏季奥运会上多次包揽金牌的“国民英雄”,因此不仅是媒体,连普通国民也给予了案件极大的关注。

一开始在新闻上看到这件事的尹新认为,可能是情感、金钱等比较常见的矛盾。实际上,调查结果中出现了几处琐碎的矛盾证据,加害者甚至拒绝聘请辩护人,因此情况似乎变得僵硬了。

但有一天,他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得知了事情的真相,改变了自己的观点。就像海平面下通常隐藏着看不见的暗礁,事实上,加害者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被受害者严重地蹂躏着精神,抹杀了一切尊严。

当天,尹新找到女子耐心劝说。

“我来帮你。你也是受害者,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本案存在被告人因忍受不了死者经常施加的情绪暴力,不得不挥舞钝器结束虐待的事实。事实上,在审理过程中有许多证据,证明被告在同居的八年中遭受了非人的虐待。“

面对法官,尹新笔直地站着,有理有据地继续着辩论。

平淡的声音和语气中,有着出人意料的号召力,审判庭内所有的听众都在集中注意力听他的辩论。

在他全神贯注于自己的工作的时候,坐在旁听席尽头的律师姜世宪正在仔细地打量着他。

通过规律的运动锻炼出来的结实的身体,配上高档的西装,样子非常漂亮。像是经过长时间精心修剪发型和俊美的五官与深色的眼眸中清晰地透露出的傲慢的神情十分和谐。

在姜世宪冰冷的眼神中,无论是对受害者还是加害者,都透不出一丝温情。不一会儿,他锐利的目光就像箭一样牢牢地扎进了尹新身上。他边用手捋着光滑的下巴,边从头到脚地打量着尹新。

“都尹新律师……”

干净的外貌,整洁的衣着,沉稳的声音和庄重的态度等都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是最吸引姜世宪的是尹新对自己主张的确信。

这不是为了消除紧张情绪而捏造的错觉或是只为了追求胜利而产生的无用的固执。律师真的认为他们的委托人是对的,他们比任何人都清楚,这才是救助受害者的唯一途径。

温和的脸庞背后,让人感受到了那份坚韧的责任感和专业意识。即使在眼光极高的姜世宪眼中,尹新作为律师也是合格的。

但如果问他是否会认为尹新的能力在自己之上,他的回答是“不会”。

不知是否察觉到了他的这种好奇心,尹新的辩论走向了尾声,声音越发地有力。

“杀戮是犯罪,应该受到惩罚。一、宪法明确规定了人的基本人权。诉诸法庭,本辩护人很难接受被告人的自力救济行为与一般犯罪行为处于同一条线上,被告人在暗中遭受持续性虐待长达8年之久。审判长,你知道查尔斯·狄更斯的《伟大的遗产》吗?“

坐在中间专心倾听辩论的法官点头。

尹新似乎找到了共同点,温柔地笑了笑。

“这是我最喜欢的作品,书中有这样一句话。“

话落,尹新扭过身,目光投向旁听席中心。

而在那一刻,不由自主地闭上了话匣子。因为他和注视着他的姜世宪对视了,已经数不清是第几次了。

道国的姜世宪律师在业界无人不知。

他有很多追随者,但敌人更多。

连呼吸时间都能节省下来工作的人到底来这里干什么,真让人无法理解。突然出现,自始至终都在寻找着对方的弱点,那种要把人撕裂般的眼神,说实话让人很不舒服。

“果然跟我不太般配。”

尹新静静地凝视着他那毫无意义的锐利的目光心想,随即又转身向法官开口。

“一个人在寒冷中苦苦等待救援,在没有得到任何帮助的情况下,就直接冻死了,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啊!尊敬的审判长,两位法官。请务必确认我国宪法的人权规定仍然存在,以免发生该事件的被告人在寒冷的天气里孤零零地被冻死的事情。谢谢。”

辩论完毕后,尹新退回辩护律师席。当法官要求进行审理的最后程序——被告人最后陈述时,整个庭审过程中一直低着头的被告人艰难地开口了。

与此同时,尹新向她报以鼓励的眼神,随后又和姜世宪旁边的另一位搭档律师宋美心短暂地交换了眼神。

一直关注着当下情况的姜世宪降低了身子,用低沉的嗓音小声地向宋美心询问。

“宋辩,你和那个律师认识吗?”

“您说都尹新律师吗?认识。他主修劳动法,在一家小律师事务所工作。顺便问一下,你觉得检察官怎么样?适合来讼务组吗?”

道国是五大律师事务所之一,一直需要很多检察出身的人才来领导讼务组。

因为这个原因,道国的管理者宋美心看中了这位检察官,但他对这位检察官并不了解,所以他说:“在向代表推荐之前,我希望能具体了解一下他。”因此他才抽出了时间来看这次审判。

“你真的要聘请那个检察官吗?”

“为什么,姜世宪你不满意他吗?他看起来不错?“

“看起来不错?我现在听到了什么?“

他懒洋洋地叹了口气,用沉闷的声音补充道。

“你重新考虑一下,我不可能给一个检察官上亿的薪水,因为他甚至输给了一个免费的律师。“

“这个案件当初的律师准备得太好了,证据堆积如山。“

“刑事诉讼法的大原则是证据裁判主义。我想方设法地摧毁了一堆证据,还以为是来看翻盘的,才把时间挤了出来。我宁愿把那个律师带到我们的律师事务所来,这样更划算。“

“果然,你还是一如既往地挑剔,在你眼中那个都尹新还不错吧?”

他的回答似乎是在问宋美心“你在说什么”,看着宋美心的眼神非常无语。似乎已经明白了字里行间的含义,姜世宪的视线转向了法庭右侧的律师席。她真正想展现的似乎从一开始就不是检察官,而是那个律师,可能是想制造一点反差效果。

有实力的律师能一眼就认出同类,姜世宪第一眼就看出尹新是个相当优秀的律师。但是,他并没有道国那种绞尽脑汁、不择手段地获得自身的成功的特性。面对如此棘手的案件,比起干练地包装自己,他始终把被告人放在首位。

而且,他是为社会弱者代言的律师,他与以标榜性和至上主义闻名的道国不太相符。

“同情会冻死的人。”

在心里反复咀嚼刚才听到的话语后,他轻轻地将视线锁定在尹新身上。

那是你们这些少爷才愿意的。

正巧,尹新温柔地握着结束最后辩论的被告人的手,他似乎感觉到了姜世宪的火辣辣的目光,抬起头看了看他,温柔的脸上微微透着惊讶的神情,惊讶于为什么总是和姜世宪对视。

正直得似乎连对方内心都能看透的温顺眼神,奇怪地搅乱了姜世宪的思绪。

察觉到这一点的他皱起眉头,安静地起身,手里拿着外套。

“大概了解清楚了,我先走了。”

“等一下。姜辩,那都尹新那边呢?”

此时,姜世宪半起身了。

“好像是怕先让我看到他会直接拒绝,所以故意用检察官做了铺垫。我讨厌那些正义但偏偏聪明的孩子,他们一定会惹祸的。“

“喂,就这么看一眼……。能招他进去吗?姜辩!”

为了不妨碍审判,两人小声低声交谈,一瞬间就完全分开了。宋美心始终没能抓住没有回答直接就走了的姜世宪,她摇了摇头。

他把法庭抛在身后,一双长腿毫无顾忌地快速摆动,很快就走出了法庭。

就在这时,姜世宪关上门,正要往车辆方向走去。

“那不是姜世宪律师吗?他和这件事有关系吗?“

“搞什么鬼?他为什么来这里?“

“有人拍到他走进法院大楼吗?全镜头。”

等在外面的记者们发现了姜世宪,他们哄闹着,一窝蜂地把他围了起来。

大型律师事务所的主要收入来源是为企业活动提供意见,而不是处理诉讼业务。为金融公司提供法律咨询一直是高授权费的来源,这两个领域性质不同。前者要求的是分析性思维,后者要求的是弹性思维。姜世宪是两种都能消化的数一数二的人才,并擅长各种讼务。虽然他已经尽量地减少了媒体曝光,但出入法院的记者们依然都能轻而易举地认出他。

在角落等候的司机靠近被人围住的姜世宪,准备带他走。这时,他摆出“稍等片刻”的手势,默默地听着记者们提出的问题。

“你不是姜世宪律师吗?我知道你很少接普通刑事案件,你今天为什么来这里?“

“最近因为代理企业结构调整,道国的舆论变得不好,您是意识到了这一点,对吗?据说不久前,离职人员还聚集起来举行示威,谴责资方和道国!”

“还是你要用媒体关注的事件来玩炒作?如果是这样,请告诉我,是否和被告的辩护律师也达成了协议!”

他引人注目的外表和犀利的谈吐,正好成为媒体的猎物。有时,如果有需要,他会很乐意回答他们。但不是今天。

倾听的姜世宪优雅地做了一个手势,好像要他们安静下来,然后缓缓地开口。

“让我一个个地回答。我今天来这个法庭只是出于私人原因,因为不是道国所属的正式活动,所以如果这件事作为推测性报道再次出现的话,我只能走法律程序。到此为止,我没有什么好告诉你的,请让开。“

简略回答后,向司机招手,似乎是让他从这边过来,一名男子走过来,像拨开树丛一样为他开路。姜世宪走过记者,站在车前。

最后,车门打开,两人上了车。

“姜律师,你就这么走了吗?”

“请您说句话,姜世宪律师!”

他无视门外焦急地呼唤自己的声音,直接按下了车窗关闭按钮。

车窗一关上,原本面无表情的脸色就变得不耐烦了。姜世宪非常讨厌别人对他的窥探,同时也厌恶那些围绕在他耳边的、毫无意义的、只是喧闹的声音。

“人类的声音频率能不能都调到一样?”

面对他莫名其妙的话,看着姜世宪沉重的脸色,沉默着的司机缩了缩脖子。

“什么?”

“啊,我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没什么,走吧。”

“是的,律师。”

我不该来这里的。

呆呆地望着仪表盘的姜世宪神经质地皱起了眉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