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道德缺失 第2章

第2章

书名:道德缺失
作者:佚名
更新时间:2022-09-20 13:38

吱呀。

姜世宪乘坐的车辆停在了瑞草洞法律城附近的商住两用公寓公用地下停车场,到处都是高级轿车和超跑。

通往停车场专用通道的大门装饰着雄伟的花纹,就像一个画廊的入口一样。经过那里,会看到像著名酒店布置的圣诞大堂一样华丽的大厅,稍微夸张一点的话,从公寓入口开始,经过总建筑物,到后面的近邻公园,整个地方就像一个小王国。

一眼望去就很奢侈的这栋公寓是法务律所“道国”所有的私宅。

道国拥有400多名律师和100多名专利代理人,再加上知识产权等所需的其他人力,正式专业职员就接近千余人。

如果他们愿意,他们在这里居住的楼层与他们的级别相符。从福利的角度出发,还容纳了员工家属,总计超过1000户的3个小区几乎都满了。在面积最大的栋皇家层,姜世宪律师也住在那里,尹新最近也刚刚搬到这里。

他拿着放在副驾驶席上的文件,不想下车,从里面拿出他的简历看了看。

“真的可以这样吗?我从来没当过空降兵……”

几周前,尹新接到姐姐的电话。

姐弟之间本来就很亲热,父亲独自抚养两个子女,年龄相隔比较大的姐姐都李京几乎把尹新当成儿子一样照顾。自然,父亲去世后,抱着世上只有对方一个亲人的想法相依为命。虽然她结婚后就没那么经常见面了,但对尹新来说,姐姐的话仍然是必须听的。

当她要求尹新向道国提交简历时,他很惊讶,甚至在听到“已经准备好了位置,只要你去就行”的补充话语时更是如此,因为在他的人生中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

“所以姜世宪律师那天也跟宋首席一起来看了我的审判吗。”

姐姐希望他能找到经济稳定的工作,而不是靠微薄的工资夜以继日地工作。她建议说:“如果是在道国工作,在审判上也会更有好处。”能感受到他对独自生活的弟弟的各种牵挂。

道国是一家什么样的律所尹新也很清楚。

这里只面向有利可图的国内外企业,对普通人连法律咨询都不提供。如果进入公司,就不能受理公益性质浓厚的案件。尽管如此,他经过一番考虑还是接受了这份工作。

那是因为提出这种请求的不是别人,而是姐姐。

他从来没有对她说过“不”。这不仅是因为自己是个温顺的弟弟,也不仅仅是因为两人的纽带关系很深。

他的姐姐是个明智而体贴的人,并没有因为尹新比她小就轻视他,大体上认可弟弟的自由意志。即使是对她来说难以接受的事情,也会站在尹新的立场上非常慎重地考虑之后,非常小心地劝他用其他的方式怎么样。当这样的姐姐劝他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的时候,他就有充分的理由去做了。

只打算坚持一段时间,等她放心了再出来。他想他不可能在道国坚持很久,如果他尽自己所能去努力了但还是辞职了,他想姐姐会理解的。

把简历装进文件袋里,尹新从车上下来,然后,走进庄严的停车场大厅,这时他看见了一个从车上下来的男子。

虽然苗条但很结实的背影,奇妙地让人眼熟。

他心想在哪里见过。

小心翼翼地跟在男子后面走着的尹新,观察了门口那人的样子。指尖整理得干净利落的指甲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它看起来很干净,另外,他的脸庞虽然线条犀利,但干净的侧面非常英俊,而且很熟悉。

一意识到那个事实心里咯噔一下。

他就是姜世宪。

没想到这么快就碰到他了。

不幸中的万幸,姜世宪没有回头看尹新,只是径直往前走。

往停车场大厅中央的方向出现了三条路,那是进入公寓楼的十字路口。男人默默地走到那里,突然回头看了看,不仅如此,他还用修长的手臂挡在了尹新的前方,切断了尹新的前进路线。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知道自己在后面。

突然,因路线被堵,慌张的尹新愣愣地望着他。目光锐利,皮肤苍白,仿佛能看透人的内心世界,他的眼睛最先进入人的视野。在对视的瞬间,他和因为尴尬而想避开视线的尹新搭上了话。

“我们又见面了。”

问他“又”,他想他说的是很久以前两人短暂相遇的事情吧。但尹新很快就发现不是这样,因为他很快想起了在这之前发生过一件别的事情。

“是啊。自从我在法庭上见过你……又见面了。“

“你有时间吗?”

他那低沉而平静的声音听起来很吸引人,但自己大概知道,他内心并不像这华丽的外表那么美丽。

虽然不知道真伪,但一直听说的姜世宪是机会主义者,傲慢,贪婪,又无情。甚至有传闻称,只要是合法的形式,无论与谁进行什么私下交易,都可以接受,有时甚至违反律师伦理,为了赢不惜采取权宜之计。因此,他几乎没有输掉过案子。

“是的,请说。”

尹新回答的时候,有居民通过中门来到大厅。

他们朝停车场方向移动,瞥了一眼两个面对面的人,气氛尴尬。既然是该公寓的居民,无论交情深浅,都是与道国有关联的人,因为他们必然知道姜世宪是谁。尹新颇感为难,干咳了一声。但姜世宪的表情并没有变化,他对别人的视线毫不在意。

“你认识我吧。”

在这个领域上摸爬滚打几年的人,没有不认识姜世宪的。莫名其妙的提问意图难以把握,尹新先乖乖点点头。

“当然,我知道。道国姜世宪律师先生。“

“我很高兴你知道,我想问你几个问题。“

“如果我能回答,我会的。”

“我在想我为什么会在这里见到你,这是道国的私宅。“

他亲自到法庭来看自己的审判,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却要问自己这个问题。也许是因为对自己受姐姐的影响进入公司感到不满意,或者是因为难以想象的其他理由在试探自己,所以就尽量委婉地回答了。

“应该是因为缘分吧。”

他努力用亲热的语调作回应。姜世宪懒洋洋的目光一下子盯住了尹新,苍白的面孔饱含着颇感兴趣的神色。

“因为缘分吗?我不相信那个,太扯了。“

“但我知道我们在这里见面有明确的原因……。”

“也许宋辩同意了,但我并没有同意你进入道国。“

尹新听说宋美心律师和姐姐整理了他入社相关的所有情况,因为他记得几周前她和姜世宪两人一起来看过自己的刑事审判,所以他没有怀疑就相信了姐姐的话。但是在已经搬到私宅的情况下,听到身为道国合伙人的他反对的消息,感到非常惊慌。

尹新不说话,只微微动了动嘴唇。姜世宪静静地补充道,虽然是平静的声音,但表情和语气都很冷漠。

“审判中表现得不错,查尔斯·狄更斯我也喜欢,使用《伟大的遗产》中的这句话也非常恰当。“

“感谢表……”

懂礼貌的尹新对他的赞美很有礼貌。但他犀利地打断了他的话。

“等我说完了再道谢吧,听完后你可能不会想感谢我。“

“…….”

“我和你没有私人恩怨,但在我看来,都律师不是道国律师事务所的风格。外面还有很多人快被冻死了,拯救他们是更符合你本人价值观的事情,不是吗?“

嘲讽的语气虽然不是很愉快,但是逻辑中没有任何疏漏之处,所以没能反驳。进入道国确实是与尹新的意志和价值观背道而驰的事情。

但世事不会按照个人的想法发展。尹新不是因为他自己非常渴望才进入该律师事务所的。经验丰富的姜世宪律师不可能猜不到。那么,抓住自己说话的理由只有一个——这是一种警告。

“为什么非要对已经确定入职的我说这样的话呢。”

“我讨厌这种事发生在我身边,希望我们没有一起共事的机会。”

不一会儿,好像要说的话都说完了,姜世宪轻轻地点了下头,就转过了身。

尹新还没理清思路,自然错过了反驳的时机。

因为是突如其来发生的,本来想向他抗辨的尹新,看着逐渐远他去的背影,闭上了嘴。

当姜世宪从视线中消失后,尹新脸上的表情从平静悄悄变成了不可思议。

“表情、语气、礼貌……呃。“

就像感到寒冷一样发抖的尹新将视线投向了与姜世宪消失的位置相反的方向——C栋,那是他应该去的地方。

耐心等待,坐上电梯,尹新终于回到了自己家。

一边解开领带,尹新一边给姐姐的秘书打电话,对方很快就接听了。

“你好,律师,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秘书,我是尹新,我想问你点事。我在公寓停车场大厅遇到了道国的姜世宪律师,但他反对我进入道国。“

“嗯,姜律师和宋律师之间好像有点意见冲突……事情会顺利进行的,别担心。”

听到那里,尹新的眉头悄悄皱了起来。

刚才在大厅里,姜世宪用很少的话向他传达了很多意思,这里是道国的私人住宅,在家附近碰见,好像是说离自己入职已经不远了,所以他会袖手旁观的意思。而且不要与他共事,这意味着他会忍耐到哪个程度,最起码不要在他本人面前出现。

尹新也觉得和姜世宪这种倾向的人不太适合一起共事。而且,从严格意义上说,自己是“降落伞”,因此,也许不会被实力主义者的他所看好。虽然感到遗憾,但高高在上的他突然拦住并警告自己,这不禁让人感到意味深长。

他显然不欢迎自己,这也是相当不利的。

尹新本打算按照姐姐的意愿坚持几年,但现在有些苗头不妙。

“我觉得他不喜欢我。听说大型律师事务所的等级排行非常明确,会不会对我的人事安排产生不利影响,我听说姜世宪律师的话在道国是法律一样的存在。”

“如果他不愿意的话,我会告诉你姐姐的,你姐姐会采取行动的。”

“不,如果以讹传讹的话,说不定只会让事情更加困难……让我先想一想。顺便问一下,我姐姐,自从上次见面以后,又有段时间没联系了,她过得好吗?“

原本乖乖回答的对方突然暂停了一小段时间,他似乎在回答这个问题时犹豫不决,然后他淡淡的回答。

“当然。律师先生,您问完了吗?我可以挂断了吗?我有急事要做,如果你需要什么,请随时与我联系。”

“哦,我想我打扰你了,我会的。辛苦了,秘书。”

尹新反复咀嚼秘书的回答后,恭敬地打了个招呼就结束了通话。他对刚才“姐姐过得好吗?”的提问犹豫不决。而且,可能是因为担心这个话题会持续下去,所以才急急忙忙地结束了通话,他为什么这样呢?

强压着一丝疑惑的心情,尹新首先走进了书房。他直视着立在旁边的亚克力黑板,上面写着道国所属律师、外国律师、会计师、专利代理人中的部分目录和照片。对于左右两侧的主要人物,应该事先记住他们的面孔和职位,这样才不会有问题,所以整理了一下。

“姜世宪律师……履历辉煌啊。”

从下层开始,根据级别的不同,尹新的视线落在代表下方合作伙伴律师们上。在一群上了年纪的律师中,年轻的姜世宪十分亮眼。作为一家大型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他非常年轻。姜世宪作为律师到底有多厉害,仅凭这一事实就可以证明。

他是韩国大学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学生,在东大法学院毕业后进入了道国。之后几年崭露头角,经过青少年律师的课程,前往美国留学。拿到州律师资格证回来的时候身价非常高。

当时,许多的律师事务所都在试着与姜世宪签订合同,但出乎意料的是,姜世宪又回到了母校前辈宋美心所在的道国。之后还出资,以极快的速度成为了该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律师。

在律师事务所中,合伙人拥有绝对的话语权,尤其是对于新加入的律师来说。

尹新自然而然地想起了他针对自己的一些话。

他的语气非常冷静,怎么说呢,似乎厌恶一切无法用逻辑解释的事情。虽然听到了很多类似这样的话,但尹新还是想,难道事实真的是这样,但面对面交谈时,尹新萌生了一种想法:也许他是比传闻中更冷的人。

即使受到所有人的欢迎进入道国,但对不是别人的姜世宪来说,尹新的第一印象却很糟糕,让人很为难。但是在工作上也不会遇到身价最高的他和自己搭档,再加上彼此之间也不熟,只要上下班时间不重叠,发生冲突的情况就很少。

但是感觉很奇怪。

“好难啊。”

啪,尹新用手指在他的照片上碰了一下,轻轻地叹了口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