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道德缺失 第5章

第5章

书名:道德缺失
作者:佚名
更新时间:2022-09-20 13:38

在到达公司停车场后,穿着高级西装的姜世宪下车了。他熟练地把手机夹在耳朵和肩膀之间。然后仔细地把两个袖子的袖口扣上,迈开大步向前走去。

在他到达之前就在电梯前等候的卓秘书从姜世宪手中接过了公文包,快速走进电梯的姜世宪似乎在听对方说话,然后又尖锐地开口了。

“如果你这么急,你就送到松武组去吧,我很少做诉讼。“

“是啊,你应该从一开始就选择道国。就像吃自助餐,从昂贵和美味的东西入手是最基本的原则。”

该委托人作为半导体企业的代表,在投资资产过程中牵涉到民事诉讼,选择了与道国相似的其他律师事务所作为诉讼代理人,在一审中似乎大败诉。也许是因为姜世宪不接电话而火烧眉毛,几天来一直派人来折腾,好象发善心似的听他说话。

一联系到他,他还心不在焉,男人的声音就急切起来。

—你知道我从一开始就想选择道国,也接触过。只是那里的代表和妻子之间很熟,都是做生意的人,我也应该遵守信义,所以才会导致现在这种结果。但现在,我能依靠的只有姜首席。

皱着眉头的姜世宪向卓秘书招手。卓秘书似乎在等待,拿出手机日程表,点了一个合适的日期。看到这个的姜世宪回答道。

“周末吧。本周六12:00亲自到博德参观,我要安排一个会议。在这之前,你必须把材料寄给这里,包括所有已经暴露的、在法庭上没有透露的、隐藏的情况和证据。代表是怎么积累财产的从头到尾我都要知道。如有遗漏,恕不受理。“

—是的,是的。我只相信姜首席。我可以托人送过去。”

“哦,还有,如果你打了三个以上的电话,我没有回电话,就不要打了。不是不接电话而是不接这个诉讼的意思。我先挂了。“

他冷冷地对他说,通话结束后,他把手机交给卓秘书。

卓秘书动作熟练地接过,“如果是那位的话,因为是上了年纪的人,所以吃韩牛便当就不错了。”

“随你。他们可能会在今晚派人来,把资料整理好,然后在明天中午前放在我的桌子上。同一案件的审判记录也在中午前整理好。“

“我们团队没有擅长处理这类案件的人,除了都尹新。“

深知秘书话里暗含的意思,姜世宪马上反驳道。

“不要都尹新。在其他队的青少年中找吧。如果没得选,就用实习生。“

“你不相信都律师,哦,对了。既然提到他,这是都尹新律师负责的案件的相关补充资料“。

就在姜世宪从卓秘书手中拿走文件想要补充回答的瞬间,“叮”的一声,电梯来到了他们的办公室楼层。

走在前面的他打开文件夹,一边读着内容,一边朝着自己的办公室方向前进。卓秘书跟在斜后方。发现两人到来的职员们向姜世宪郑重地鞠躬致意。但他都不理会,向卓秘书提出问题。

“还有什么没查出来的吗?”

“不,和上次报告的一样。律师和工程两方面都没有牵连,所以我一直只是在理清事实关系。”

不仅通过卓秘书进行了单独调查,还传唤了和尹新相似的律师们进行了面谈,但没有新发现。虽然同为律师,但大型律师事务所律师和人权律师的工作截然不同,所以大家都不知道具体情况。通过传闻,熟人只评价说:“工作还算精干。”

大概点了点头,姜世宪颇为谨慎地从第一页开始一页一页翻过,仔细察看每一行。里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有关尹新负责的案件的详细记录。

“他的履历很干净。现在你应该不怀疑了吧?“

“你太吵了。”

“这是在浪费时间,我最讨厌浪费时间的东西。“

“你最好自己闭嘴,我不想再说第二次。”

在警告的同时,秘书三缄其口,周围稍微安静了一些。他目不转睛地把文件读完了。

“不当解雇、违反劳动基本法、工伤……”

虽然还只是金字塔底层的水平,但这与尹新的父亲、曾任法务部长官的恩师的人生轨迹颇为相似。看来父子俩都不忍对处于冤屈境地的人置之不理。

你看起来很像你父亲。

啧啧称奇的他准备继续前进,眼前突现一道障碍。姜世宪抬起头,宋美心双手拿着咖啡挡在路上。

“我们的姜首席上班时间像刀一样,其他合作伙伴应该效仿。”

“一大早就怎么了。”

“太想你了,就在路上等着了。”

“我不能接受已婚妇女的心意,行业里有一种叫职业操守的东西,走开。“

“还是那么强势啊。”

利索地绕过宋美心的姜世宪走向了办公室,察言观色地从他手中接过文件的卓秘书跑在前面,随后打开紧闭的房门,连公文包、手机和文件都乖乖地放在桌子上。

过了一会儿,姜世宪来到办公室,准备坐在布置了工作环境的位置上,但这次宋美心又插话妨碍了他的工作,他的眉头皱了一下。

“宋首席,有话不要拖泥带水,直接说吧,你不知道我星期一早上最忙吗?“

“都尹新律师工作快一个月了,一次都没进过你办公室吧?如果想让我不打扰你工作,就请他吃顿饭吧。你们队的年轻人很可爱。”

姜世宪的眉头悄悄皱了起来。

“我是那种连吃饭的时间都挤出来,然后拿那个时间开会的人。”

“哎,忙里偷闲,该做的还是要做。“

“我应该给他点餐吗?要不要我喂他吃饭啊?我对育儿没有兴趣。“

“那请他喝杯咖啡吧,我了解你,我知道调查已经结束了。说要把他赶出去,但又看他以往工作没有任何问题。我还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我想你们该私下谈谈,时间短一点也行。我也得跟都馆长汇报,她每次通话的时候都问,但是我无话可说,尴尬死了。不求太多,一杯咖啡的时间。”

“别命令我,出去。”

“姜世宪。”

“我没有时间,也没有耐心,在我还能好好跟你说话的时候出去。“

“不跟你说了,你脾气太大了。走了,走了。”

就像看到不听话的弟弟一样注视着姜世宪的她后退了一步。就这样悄悄地往后退了,飞快地走到跟前,在他的桌子上吧嗒一声地放下了两杯咖啡。

“我等你好消息!”

他在原地站了一会儿。静静地看着挥手致意离开的宋美心,慢了一拍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正要坐在书桌前,不知道是不是已经上班了,看到尹新的房间里灯亮着,他停顿了一下。

静静看着桌子上那两杯安静地摆放着的咖啡。

“一个月,一个月……”

姜世宪反复琢磨着这个词,拿起了其中一杯咖啡。

他直接转向办公室,来到了贯穿两个办公室的秘书室。职员们都不知道姜世宪来了,还在嘀咕。宋美心好像在兴高采烈地谈论着从上午开始去他办公室的事情。看不下去的姜世宪鼓掌“啪!”,最先发现他的卓秘书突然站了起来。

“吓我一跳。苏,你还需要什么吗?“

“卓飞,你用道尹新房把我上周让你准备的材料一股脑儿送上去。”

“两个都行吗?现在?“

“那你明天做一件事好吗?你闲聊的时候就站在这里等着吧。“

“失言了。我马上让他们进去。”

连回答都没回答的他转身猛地打开了尹新的房门。正在打开笔记本电脑电源的尹新确认了来访者的身份后,跳起来90度鞠躬致意。因为这是姜世宪第一次来他的办公室,所以他内心很惊讶。

“律师,你现在上班吗?”

“你是入伍了吗?轻点,坐下。“

姜世宪简单地回应了一句,走了进来,站在尹新的办公桌前。

过了一会儿,把宋美心给的咖啡放在桌子垫子上,让它发出“啪”的一声,然后紧盯着他的脸。尹新的眼睛带着些许疑问仰望着他。

“这是……”

“咖啡。”

“是的,但是……“

“先喝了它。”

“是给我的吗?”

“额,你喝了我才不会难做。”

因为姜世宪以不容反抗的气势看着他,所以左右为难的尹新情急之下,一口就把咖啡地喝了下去,然后歪着头问。

“我不太理解你的意思。”

“因为如果你不喝肯定有人会继续唠叨。不管怎么说,我只能这样做。“

他的解释含糊不清,还是搞不清确切的意思。尹新没有多问,而是慢慢把视线放在黑色套筒上,然后又把杯子往自己这边拉了一点。轻轻默礼表示感谢后,草草点头的姜世宪干脆在接见用的沙发扶手上坐下,开始静静地看着尹新。

单方面接受他视线洗礼的尹新表情很奇妙。因为姜世宪突然进来,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所以感到很惊慌,另一方面,因为接触到的姜世宪的目光太执着、太强烈,所以也觉得有点害羞和尴尬。

事实上,这样明目张胆地看人是相当不礼貌的行为。尹新心想:没见过几次,每次他都对我无礼。但是因为行为的主体是姜世宪,尹新只能承担。

就在尹新想这些的时候,脑海中突然闪现了一个念头。

“哦,是我考虑不周。律师先生,我马上去买咖啡。“

尹新还没起身,姜世宪马上果断地摆摆手。

“算了吧。还没签合同呢,你的年薪是多少?“

“我工作4年了,又不是在调出身,只以小案为主,入职时基本没有加分因素。我们是从第3年开始的计件工资制。看看工作情况,年底再协商……”

“虽然是降落伞,但对这个行业还挺了解啊。”

尹新既不肯定也不否定地摆弄着杯子的表面,原本半开着的门随着敲门声打开了。随后,两名陌生面孔的工作人员走了进来,每个人手里都握着移动资料的手推车把手。

他们把手推车里堆积如山的资料整整齐齐地放在接见桌上,向表情平静的姜世宪和迷迷糊糊的尹新分别打了声招呼,然后离开了房间。

门一关上,对巨大的文件量感到气馁的尹新的目光猛地投向了姜世宪。

“首席,那都是什么?”

“这两件事可以由我们小Fi

3、4年的年轻人负责。一个是民事,一个是刑事。”

合伙人律师所做的主要工作之一就是取材案件。对于专业领域或能赚钱的大的案件,他会亲自负责,但对于小的案件,他会让律师们单独负责,这种情况也经常发生。很多律师事务所从决策到案件受理,一切都是自上而下的结构。所以,对厄索律师们来说,合伙人律师的话很快就变成了一种法律。两者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同。

尹新不难猜到,眼前的材料是姜世宪亲自摘取的有关案件的卷宗。

“是那些资料啊。这两个有我负责的案子吗?或者两者兼而有之?”

姜世宪好像很无语似的,放声大笑。

“你想打官司吗?你是宋武组的?那看起来更适合你,你想去吗?“

感到尴尬的尹新咬了咬嘴唇,然后他补充道。

“如果不是石头的话,过去一个月都能大概了解道国的氛围吧。这是第一轮测试,来判断你是否能胜任这份工作。”

“测试?好的,我该做些什么呢?“

“给你两天。不漏一字,全部熟记,理解全部内容,然后在不知道这件事的我们队的长者面前做简报。他们应该会听你的报告,当他们问你的时候,你的回答不能有误差。你能做到吗?”

这可能是为了判断在短时间内能多有效率地工作。但是要消化如此庞大的文件量,两天的时间实在是太仓促了。

“两天内?还有一些我需要看的职业资料。因为是匆忙接手的,现在正在审判中。”

对无条件回答“是的”已经习惯了的姜世宪的眉毛开始蠢蠢欲动。他起身,又走到尹新面前。他伸出双臂,一把扶着桌子,和弯腰坐着的尹新的视线对视。

两个人的脸靠得很近。姜世宪缓缓地眨动着眼睛,那样子看起来有点阴险。缩成一团的尹新的手更用力地握住了手里的一次性杯子。

“第四年,我对你最初的感觉非常好。“

“大概能猜到。”

“而要在法庭上说服法官,最重要的是,一开始的证词能维持到最后。”

“这我也很清楚。”

“你这两样都懂的小子怎么了。你说过要玩命,是随口说的吗,记忆能力强的我记错了吗?第四年。“

反复琢磨自己亲口说过的话,对于尹新来说,没有了辩解的话,也没有了抗议的机会。

“对不起,我可以做到的。”

虽然不是很满意,但是姜世宪也能接受的回答。他悄悄地挺直腰杆,以压倒性的姿势俯视着尹新。他脸上没有太大的表情,只是在这个基础上,乍一看就能感觉到傲慢的自信。到目前为止以各种方式取得胜利的人生造就了现在的他。

正因为如此,坐在较低的位置上看着他的尹新暂时做出了这样的判断:“姜世宪才是世界上最适合低头看别人的人吧?”孤独感和屈辱感对他来说是到死也不会知道的。

那一瞬间。不知为什么,尹新想看一次他脸上露出失败之后痛苦的表情。至今为止,尹新从来没有想象过某个人的痛苦。觉得这样的自己很奇怪,只在心里努力否定。

也许是知道自己陷入杂念而无法集中于对话,姜世宪用手指敲了一下桌面。

“两天后的上午,这个时候。大会议室,接受提问。“

“呃,我只需要在首席面前做一个总结报告,回答老律师们的问题。“

“我对这些事没有兴趣,因为我只是把球传给了对方队。我不去。正确率要无限接近100,从你口中说出答案的时间不能超过2秒。最后,当老人们给你打分时,用它来判断你的价值,然后把你的工资重新调整到你四年的平均水平。“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我没有信心。”

“你能来吗?“

姜世宪对这个假装问话的请求觉得有些匪夷所思。不参加这个测试,只得到结果,最大的目的是为了不浪费时间,但也有一点是为了给这个有经验的新人一个喘息的机会。

“我是一个以10分钟为单位的时间表工作的人。”

“我知道。只要一点时间。我不会耽搁太久的。“

“这是无所畏惧,没有礼貌。”

“我也想看看你的风格。虽然几乎都在办公楼里,但是因为太忙,所以很难见到你。“

这句话让姜世宪的眼睛眯了起来。不一会儿,神情像是在向非常坚固的城门内窥视的他的人用冷冷的语气反问。

“你疯了。你在做什么?“

“我不是在自大地夸耀我自己。只有知道哪些是吸引你的才能修炼那个部分,我知道你不太喜欢我。但既然决定在这里坚持下去,我就应该请你来,姜律师,我真的想好好干。“

“你会后悔的。我很挑剔,你的分数会很差的。“

“就算后悔我也会这样做。”

这似乎意味着他已经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说自己希望被挤到角落里去,作为脾气不好的姜世宪,没有理由为了有趣的观看而不抽出一点时间。

只是,微妙的是,尹新的态度总是让人反感。显然,对手是在摆出一副低姿态。但奇怪的是,这背后的耿直和僵硬都让人原封不动地感受到了。有迹象表明,他的原样会让自己倒胃口。

他冲动的磨了磨牙,动了动胳膊。修长的手指紧抓着尹新端正的领带。随后,由于领带上传来的拉力,尹新干瘦的上身无法反抗地朝姜世宪的线方向移了过去。

“啊,律师,”

现在距离还挺近,但对姜世宪来说似乎还不够。俯视着尹新的他倾斜了自己的上身,把对方的脸拉近了。

静静地凝视着那张白净的脸,冷冷的目光让他的双眼显得格外黑沉。

从腰间开始就充满的紧张感让尹新感到困惑的脸颊变得苍白。

“为什么突然这样……我做错什么了吗?”

面对小心翼翼的询问,姜世宪只是保持沉默。取而代之的是,他把他的中指夹在一个窄结之间。然后把领带拉下来。

最后,他把挂在尹新脖子上的领带完全解开。看着尹新端庄的样子变得有点凌乱了,姜世宪这才像是满意了似的,嗖的一下,把领带扔在了地上。

这时,尹新也能听到姜世宪的声音。

“你怎么让我这么不顺心。”

他似乎也没找到确切的理由,尹新问不出为什么。

只是咽下口水,整理自己的衣着,努力淡然地回答。

“我以后会努力让自己有令你喜欢的地方。”

而姜世宪看着他这平静的反应,反倒有一种扭曲的感觉。

他毫不费力地猜到了尹新脑海中的思维走向。大致确认了这段时间尹新的生活轨迹后,更加容易理解。即使平生对谁都是好人,尹新也不会从他人身上感受到太多的敌意。

大部分人已经对本人产生了好感,即使大家都说自己是坏人的姜世宪一个人有所顾忌,也不会觉得不舒服,但也不会太受伤。

一言以蔽之,就是并不关心姜世宪针对自己的感情。

“如果你不喜欢我所做的一切,”

“没必要那么在意我。”

讨厌某人也会消耗自己的心。所以,无论是先抛弃自己的父母,还是儿时把他到处放养的长辈,有时还把他当成仇人,诅咒说要收多少还多少的业务上的相关人士,姜世宪都不嫌弃。用不在意来形容更加准确。

但是对于尹新的一切反应都很奇怪。确切地说,与其说是讨厌,不如说是非常在意。

但能肯定的是,他的脑海中,早已有一段记忆,像光一样渗入了他的脑海。

与生前名声相比,简陋的殡仪馆、各色各样的吊唁者、以坚强的姿态迎接客人的都义卿馆长……

还有戴着黑色袖标在无人的场合哭泣的某个人。

当天,两人共享了很短的时间,没有说话。

都尹新还记得那件事吗?

“我能做些什么?如果您能详细说明……“

听到了尹新的声音。姜世宪还在回味着以前的事情,思绪突然被打断,他的脸也变得僵硬起来。

“那我现在就辞职。”

“我很抱歉。“

“让你做不想做的事。”

姜世宪似乎不想再呆在这里,先转过了身,像是即将要夺门而出,尹新反射性地跳了起来。与此同时,他回头看了看,似乎还有话要说。犀利的目光盯着尹新,尹新瘦弱的身体退缩了一下。

“我会参加测试。”

虽然语气冷淡,但还是接受了尹新的请求。紧张的尹新嘴唇紧闭,真诚地回答。

“谢谢……”

然而,话音未落,他又转身离开。

嘭!门关上了。

无论何时看都觉得很棒的高挑背影瞬间消失在视线中。在玻璃窗后尹新偷偷观察了以端正的姿势快步离开的姜世宪。然后,他在秘书室前停了下来,向卓秘书下达了什么指示,尹新怕姜世宪出头看发现他,迅速放低了身子。

蹲着把掉到地上的无辜的领带捡起来,再系在脖子上,有点委屈。

“更不满意……。我有什么让他不喜欢的吗?有什么失误吗?没有啊。为什么觉得我讨厌?“

避而不见近一个月后,突然出现说的话却让人摸不着头脑。

自己得到这份工作的来路并不端正,而且也让他看不顺眼,所以让他觉得不爽。尹新虽然觉得姜世宪并没有做错什么,但也对他不太满意,所以也能理解他的心情。

只是在他身边观察了一个月,他身上也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业界的传闻似乎也有夸大的地方,听人说每天都是为非作歹、享乐的印象,没想到他竟然一直呆在办公室里工作。

整天埋头处理棘手文件,在这种情况下还不停地撰写意见书和报告书等。同时,还抽出一定的时间与案件的负责人及外籍律师反复进行会议,从中还抽出时间与客户见面。

甚至准时上班,几乎每天都加班。如果说与其他律师不同的地方的话,那就是周末连续两天休息。

“周末要约会吗?远距离恋爱?他有旅美侨胞女朋友吗?”

这件事明明于他而言无关紧要却地在心里不断自言自语,在打结的时候,在椅子上坐了一会儿又停了下来。就像刚才姜世宪做的那样,把手指插在狭窄的缝隙里,轻轻地把手指拉下来看了看。尹新试着像他一样熟练地解开绑在一起的部分,但很难做到。

在这种情况下,尹新突然想到了可能是因为皮肤接触到了。

“碰到的话。”

虽然赶紧把手拿开,坐了下来,但意识到只是被一个男人的手触碰了一下就觉得害羞,他觉得自己有点丢脸。

“他总有一天会和合适的女人结婚的吧?”

爱情似乎是世界上最无用的东西,但他却能圆满地组成家庭,真是让人无法想象。所以更加好奇,如果时机合适,也许能被邀请参加他的婚礼。

反复琢磨这些想法,突然意识到自己为什么会好奇这些毫无意义的东西。他立刻把视线转移到了接见桌上堆满的资料上,呆呆地看着堆积如山的白纸,顿时觉得自己任重道远。

“先把注意力集中在这个上吧。”

情急之下,尹新拉了一块亚克力黑板和一台小型计时器,把它们放在桌旁合适的位置。一切准备工作做好之后,在椅子上做好。他把堆积如山的文件中民事和刑事案件分开后,从左边开始速读。

姜世宪说要评价自己,就想拿个最高分在他面前显摆一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