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铃铛 第2章

第2章

书名:铃铛
作者:佚名
更新时间:2022-09-20 13:44

“像个铃铛,银铃。”

“什么?”

“铃铛。”

有浅棕色眼睛的男人半是认真半是玩笑地说。男人块头很大,倒三角身材,宽阔的太平洋肩膀,刘海微微侧着,单看外貌印象很好。

姜恩汉傻傻地眨了眨眼睛,站在男人旁边的另一个男人用胳膊肘抵住了他的肋部,微笑着轻说闭嘴。

“我们是机械系的,机械工程系。”

“……我们?”

“是的。我们都是。”

“……”

“机械工程系。”

姜恩汉尴尬地笑着点头,眼睛几乎没有弧度,当然也没有笑意。

站在恩汉面前的三个人见他笑容和之前不一样了,察觉到他不喜欢他们。

的确,姜恩汉不喜欢他们,如果是其他美院的学生,以后可能会一起做易拉宝作品,慢慢积累友谊。可是……工大……机械工程系,姜恩汉发誓,想认识三个男人的心,连指甲大小都没有。

“我叫陈宇,刚才说你是铃铛的是约翰,这个金头发的家伙……”

“我是何泰俊,也在一年级。”

顺便说一下,叫陈宇的男人看起来最正常。

4个人跟着老师鼓掌,让这场尴尬的自我介绍结束。

“今天只画图案就可以,上色从明天开始。铃铛君是设计系,我们可以相信你吗?”老师将纸和绘画材料分给你四人。

“是的……什么……”

老师点点头看起来很满意。随口说了句她还有事要做,便忙着离开了座位。

如果不能在规定的时间完成壁画,服务时间会自动增加。

姜恩汉头疼地看了看图案,图案很普通——彩虹上有四个孩子跳着玩,他们手里拿着气球,气球里有聊着天的爸爸妈妈、和蔼笑着的奶奶爷爷。似乎只是寓意健康和睦家庭的图案。

姜恩汉拿着铅笔望着墙,虽然是需要5人制作的壁画,墙面却不是很大。只要下定决心,四个人,三四天也能结束。

“画……你们会画吗?”姜恩汉提出了最令他感到恐慌的一个问题。

三个人想也不想,立即摇头。

姜恩汉咧嘴笑了,内心翻江倒海。不会!那你们为什么申请壁画服务?!

三人像是能听到姜恩汉的腹诽,陈宇,约翰,泰俊依次开口。

“我以为只要画好,再上色就行了。”

“是的,我以为都画好了,看来这次要麻烦恩汉了。”

“不好意思,但是我小时候在地上随意画过一些……要不要试试?”

姜恩汉摇摇头,有些认命。在凹凸不平的墙上画错很难擦掉,与其让他们试验,不如自己一个人来。

画到第二个孩子的脸的时候,远远站着的约翰走了过来,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突然被巨大阴影笼罩,姜恩汉一惊,猛地转头。

待看清来人,姜恩汉猜测着他的来意。反正帮不上忙,就要回家吗?如果这样,那我一定会举报的。

“恩汉先生。你想喝咖啡吗?”

“什么?”

“我给你买杯咖啡吧。”

和自己猜想的不太一样,姜恩汉因着自己在内心扭曲他人品行而感到羞愧。

“呃……那个焦糖玛奇朵……”

约翰迈开长长的腿大步消失了。

午饭几人用陈宇买的三明治大致解决了。泰俊勤奋地整理了掉在地板下的橡皮沫等垃圾。

画到奶奶面部的时候,姜恩汉开始觉得这些工科男生好像比想象中的要好。怎么说呢,感觉像是有了三个助手的著名画家。

给负责的老师拍照片发过去,被允许回家的时候四人仿佛有了过命的情谊,高兴地击了掌。

“想喝一杯吗?”

陈宇停住了脚步。

“你确定在下午三点吗?”

姜恩汉睁圆眼睛问道。

陈宇想了想,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笑着回答,“是的。”

看出姜恩汉的不情愿,几人展开了游说行动。

“你不喜欢白天喝酒吗?反正周末难得从学校出来,这个时候应该喝一杯庆祝,我们请你喝酒,今天你也实在辛苦了。”

“呃……”

“我们的汤饭要喝烧酒来配,你喜欢汤饭吗?后门那边有家真的好吃。”

“……”

“为了辛苦的铃铛先生,我们也点些熟肉吧。”

陈宇又近了一步,姜恩汉把这个行动理解为“不去的话要挨一顿揍”。

“要一起去吗?”

姜恩汉实在没能拒绝汤饭和熟肉的诱惑。咕噜,本该无视这个邀约的,很遗憾,因为预知能力完全不存在,所以姜恩汉没骨气地点头了。

这是高费用学校生活的开始。

多喝了一瓶烧酒的姜恩汉茫然地眨了眨眼睛,与三个还能理顺思路说话的工科男不同,恩汉有着极其普通的酒量,还有极其普通的饮酒习惯。

“喂,但是你为什么一见到我就像铃铛一样咔哒……”

姜恩汉喝酒后会不时出现方言。

姜恩汉原来的故乡是大邱,但近一年来他一直和首尔的朋友们在一起,基本上可以完全模仿首尔人了,但一喝酒就成了话匣子。

“哎呀。我们的铃铛酒劲上来了。”约翰用双手捂住姜恩汉的脸颊,笑着摇头。

首尔土生土长的三个工科男每当姜恩汉说方言的时候,都会用各种方法取笑他。用约翰的话来说,那样子的姜恩汉是最可爱的,当然,对恩汉来说,都只是骚扰。

勉强睁开眼睛的姜恩汉将勺子啪的一声放下。

“不回答?我哪里长得像铃铛……银铃是什么,银铃是……意思是像狗一样吗?”

“更正一下吧,不是狗,是小狗。”

“那怎么像骂人一样?”

姜恩汉迷迷糊糊伸出了手,接着用自己的空杯子装满了烧酒,充满汤饭店强烈荧光灯光芒的烧酒真的很晶莹。

“啊,相比要做的课题,酒真是好喝极了。”姜恩汉的思维开始跳转。

“要我帮你做课题吗?我明天只有一节课。”约翰给自己也倒了一杯酒,并不在意姜恩汉话题的转变,准确说他已经习惯了某人酒后这样。

姜恩汉摇了摇头,真奇怪啊,他还没见约翰喝醉过。

“你帮忙的话,会出现约翰和立体派这样的画吧?”

“立体派?那是好事吗?”

“那会是好事吗?在21世纪,立体派换句话说就是开发。”

“……”

“毕加索画的话是立体版,你画的话就是开发画。”

听到姜恩汉的吐槽,约翰咂嘴,咽下了烧酒,反正难得被他取笑一次。

姜恩汉嘻嘻笑了,取笑约翰是罕见的事情,他甚至因此感到高兴,高兴到想要再喝一杯。

叮——伴随着清脆的声音,四个杯子碰撞在一起,里面的液体又同时被喝空。

这是今天凌晨的最后一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