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铃铛 第4章

第4章

书名:铃铛
作者:佚名
更新时间:2022-09-20 13:44

“不能做吗?可你已经做了橙色和紫色……”

“嗯……我给你做青色,金色也没什么可画的。”

姜恩汉粗略估计了下调色的分量,依次加入红色、蓝色,还有一些绿色。

陈宇用尊敬的眼神看着正在倒油漆的恩汉。

“来,搅拌吧。"

“嗯!”

陈宇兴奋地搅了起来,混合的油漆很快变成了漂亮的青色。陈宇跑到约翰和泰俊面前夸耀自己的新颜色。

“看,我混合了三种颜色。”

“三种吗?”

“但是这是什么颜色?”

“青色,笨蛋!这是青色。”

“啊,青色!”

静静地听着三个人的对话,姜恩汉微微笑了。

虽然几个人又闷又笨,但现在看来是三个可爱的工科男。

作业快完成了,姜恩汉耷拉脑袋坐在椅子上。自己为什么申请绘画课,前辈们劝阻的时候应该听的。

姜恩汉在围裙上胡乱擦了擦沾在食指上的乳油,写着著名学院特许经营名字的围裙是入学考试时用的,从没想过到大学还会用。

现在是凌晨3点。争取在黎明前走吧,洗洗睡一觉,十点上课。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姜恩汉用食指和大拇指拿起了手机。

[约翰:铃铛还是学校吗,这些小崽子都丢下我回家了]

是约翰。听说明天有电力学讲座的测验,所以他好像还在学校。

放弃脏手打字的姜恩汉用手指骨敲击屏幕,按下了通话图标,很快手机就发出嘟嘟声,姜恩汉接连按下扬声器按钮。

——铃铛啊!

末班车时间过去了,所有人都回家了,空旷的绘画室里响起了约翰的声音。可能是一直闭口学习,他的声音比平时低。

“图书馆?”

——嗯对……你在学校吧?呃?你不会也回家了吧?

“正在画室腐烂。”

姜恩汉盯着自己的画看,不管画得好不好都只能一直画,赢不了有天赋的孩子,就要更努力一点。

——那里有很多人吗?

“这个时候哪有人,就我一个。”

姜恩汉扫视了一下宽敞得有些荒凉的画室,静静地屏住呼吸,甚至可以感觉到奇妙移动的空气。

——我可以去那里学习吗?

“嗯?”

——这里很闷,我就坐在那边角落里安静地学习。

“这里都是油的味道……”

——油?画画的时候为什么有油的味道?总之,没关系,我去安静地呆着,让我在那里学习吧。

姜恩汉又扫视了一遍画室,约翰就是找一个可以坐下来学习的地方,反正一个人很可怕,并且约翰也不是妨碍别人的人,还不错,正好对面的桌子空着。

“我在科大楼307号,来的时候带点饭。”

——好。

电话中断了。

约翰不到十分钟就进入了画室,双手还捧着一份外卖。姜恩汉用手挥舞着画笔,简单地迎接了他。

“能在这里学习吗?”

姜恩汉点头,指了指大致收拾好的桌子。

“他们为什么抛弃你?”

“泰俊放弃了竞赛,陈宇说他学完了,狗崽子。”

“学完了?”

学习都可以完成的吗?姜恩汉觉得很可疑。

姜恩汉咕嘟咕嘟吞下了约翰递来的能量饮料,咖啡因可能还没有催动身体,但已经感觉头脑清醒了。

“你什么时候回家?”

“铃铛回去的时候呗,反正看完是不可能的。”

好吧,那么,加油。

两人简单吃了点东西,专心于各自的事情,宽敞的绘画室里只响起了姜恩汉洗笔的声音和约翰使用复杂公式时计算机的声音。

时间过得很快,姜恩汉看向巨大的挂钟,凌晨3点40分。之前咖啡因挡住的困意像海啸一样涌来。

姜恩汉伸了个懒腰,偷看了一眼约翰,他头还埋在书里,努力地移动铅笔,似乎连时间的流逝都没有注意到。

“铃铛,困吗?”

“呃?嗯。"

约翰不抬头地问,就像从书里能看到姜恩汉一样,听到回复后随意整理了刷过的4纸和笔。

“走吗?”

“你做完了吗?”

姜恩汉完成了课题,虽然是新手,但目标分数为,所以还不错。

“都说不可能做完的,我要从学习中走出来,回家的路上看着月亮祈祷,不是,应该试试祈求。”

姜恩汉吸了吸鼻子,这是自我放弃吗。

叹了口气,姜恩汉盖上颜料盖子,撕掉纸托盘,叠好围裙……有条不紊准备离开。

与此同时,连斜挎包都背好了的约翰仔端详着恩汉的画。油画没干时和平常见到“作品”有些不同,厚重且模糊,而且姜恩汉画的不是希腊众神的裸体,也不是耶稣和圣母玛利亚。

是一双鞋子。

“铃铛啊。”

“嗯?”

“你的画名是什么。”

约翰想理解他的画,艺术的世界是难以想象的,就像不知道混合什么颜色就会出现橙色,作为门外汉的约翰不可能一下子理解。

用抹布努力擦桌子的恩汉回答说。

"欲望。"

“呃?”

“教授让我们以欲望为主题画画,我的同学们画了蛋糕、偶像、男人身体、女人身体等,但我怎么想也想不出要画的东西。然后脑袋里灵光一闪,想到了橱窗里发光的运动鞋。”

“唉……”

“这款新的运动鞋足足要82万韩元,我要饿几个月才能买,真的是那种不吃方便面,不喝水的饿肚子才能买。”

在姜恩汉接二连三的叹息中,约翰理解了他的画,理解后越发觉得画得很不错。果然,艺术需要知道背后的故事。

约翰感到欣慰。

十月的黎明很冷,走出大楼的姜恩汉缩了缩肩膀。白天很暖和,所以穿的很少,现在也很是后悔。

两个人朝着正门走去,安静的校园让人有些不适应,感觉就像在另一个世界的陌生地方一样。

看着路灯上映出的两个影子,约翰率先张开了嘴,“铃铛啊。”

“嗯?”

由于缩成一团,姜恩汉的声音压了下去。

狡黠地笑着的约翰把胳膊搭在恩汉的肩膀上。胳膊带来了沉甸甸的重量,但也带来了暖意,姜恩汉眷恋后者,没有把他的手拿开。另外,姜恩汉已经习惯这样被当做胳膊支架,不仅约翰,三个工科男都经常用姜恩汉作为胳膊支架。

“你不交女朋友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