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医香嫡女不下嫁 第5章

第5章

书名:医香嫡女不下嫁
作者:锦池
更新时间:2022-09-21 18:26

“爹爹救我,爷爷救我——!”

范雪凝杀猪一般的嚎叫声,充斥在整个大殿之中,那撕心裂肺的模样,将本就不多的名门淑女之气,更是丢得干干净净。

范俞嵘急的变了脸色,只是在花耀庭那双似喷着火的怒视下,不过是刚刚想要站起来的他,又被迫坐回到了椅子上。

范自修只怕是自己刚刚没有说清楚,更是急切地又道,“只是小女儿家的磕碰,怎得就如此严重了?况且从始至终也都是花家人一口咬定,刚刚事出突然,老臣的孙女儿究竟碰没碰到花家小女,那都是未可知的,太子殿下明鉴啊!”

“那玉佩本就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太子殿下又怎可听信一面之词?”瑞王爷急的也是冷汗直流,语落的同时,朝着旁边些许几位大臣们悄悄使了个眼色。

这些官员都是隶属范自修手下的文臣们,这个时候他们自是纷纷开口,无不是说着他们根本就没有看见范雪凝推范清遥,更有甚者,竟是张口就道是范清遥自己没站稳摔倒的。

跟随花耀庭的武官们看的心急火燎,可是他们这些舞枪弄棒的人,又哪里是那些文官的对手,几乎是几句话不到的功夫,便是纷纷被那些文官堵得再是一句话说不出来。

花耀庭生气是不假,可是他更清楚范自修身边那些文官们颠倒是非的嘴巴,这些武官都是跟他有过过命交情的,他如何能因自家的事情拖累了他们。

压下心底的怒气,花耀庭上前一步,本是想要恳求太子殿下作罢此事,不料一个小小的身影竟是比他还快地走到了百里凤鸣的面前。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范自修冷哼了一声,到底是个没有教养的东西,不过是轻轻一吓,便是赶紧出来认错了。

“太子殿下恕罪。”范清遥说着,便是跪在了地上。

才刚还帮着范清遥的那些武官们见此,一个个都是捏紧了拳头,这花家的女儿怎得如此不争气,若是她此番主动认错,他们刚刚的维护岂不是白费了。

瑞王爷冷笑地看着热闹,满眼的幸灾乐祸。

丧门的东西就是丧门的东西,谁沾着都是要倒霉的,那些莽夫就是活该,谁叫他们要帮一个丧门的东西。

范清遥不顾其他人的目光,只是垂着头又道,“清遥有幸承蒙太子殿下厚爱,只是清遥福薄,那玉佩哪怕是随身携带,却还是被她人摔了个粉碎,是清遥承受不起太子殿下的赏赐,还望太子殿下恕罪。”

奶声奶气的声音,说的恳恳切切,却是惊了大殿内所有人的心。

刚刚那些帮腔的文官们笑不出来了。

瑞王爷的老脸开始抽搐。

就连一向在朝野上如鱼得水的范自修都是狠狠地抖了一抖。

那,那个丧门的说什么?

玉佩是太子殿下赐的?

一时间,所有人的心高高地悬起,无数的目光都朝着百里凤鸣望了去。

跪在地上的范清遥等啊等,结果不但是没有等到任何的回应,大殿内反倒是越来越安静。

她忍不住悄悄抬眼瞄了下,刚巧就撞进了百里凤鸣那双似撒了碎星般的眼睛里。

那眸子黑而沉,一眼望不到底,而在那深不可及的地方,却又好似闪过了一抹如锋芒般的锐利。

那让人猜不透的目光,竟像是能够将范清遥的心给看穿。

范清遥的心猛然一跳,下意识地想要将视线转开,却忽然见那修长的美手再次于她的面前绽放。

而在那白皙手心里躺着的,赫然是另外一块色泽饱满的玉佩。

范清遥猛然一跳的心跟着一抽。

这西凉的太子殿下莫不是个倒卖玉佩的……

跪在一旁的大儿媳凌娓嫉妒的险些没流出口水,她本以为刚刚那块玉佩就已经足够好的了,可跟现在这块比起来,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花家小姐,您怎么还愣着啊?”廉喜在旁边催促着,能得太子殿下两次赏赐,那可是其他人盼都盼不来的啊。

范清遥是越看着那玉佩心越堵,待抬眼看向百里凤鸣则是更堵。

她摔碎玉佩,不单单是想要借百里凤鸣打压范家,更是想要跟这个卖玉佩的太子殿下分道扬镳各行其道。

可是看现在的状况,似乎她不接玉佩,他便是不会开口帮她。

“太子殿下如此威逼利诱,就不觉得无耻了一些么?”范清遥一把接过玉佩,忍不住小声呢喃了一句。

她的声音很小,就连廉喜都没有听见,可就在她话音落下的时候,那熟悉却又陌生的淡笑声,忽的就响起在了耳边。

“不觉得。”

范清遥惊愣地朝着百里凤鸣望去,却见百里凤鸣已看向范自修道,“本殿下正是亲眼所见范家小女先动的手,才决定重罚,若是谁还有异议,不妨与本殿下当面对质。”

若非不是清楚地看见百里凤鸣那微微挑起的唇角,范清遥真的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堂堂的太子殿下,竟跟她一个女流之辈斤斤计较……

还要脸不了?

那些原本偏袒范自修的文官们纷纷后退数步,他们除非是活腻歪了,才会跟当今的太子殿下对质。

有的更是直接开口道,“微臣愚钝,刚刚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或许是那范家小姐先动的手也未可知。”

范自修听着这话,气得险些没当场吐血。

可生气归生气,他也不敢跟当今的太子叫板,只能求助地朝着瑞王爷看了去。

瑞王爷作死都没想到,那玉佩竟是太子殿下赐的,忍着同样快要吐血的冲动,觍着老脸凑到了百里凤鸣的身边。

“连本王都如此眼拙,没看出那玉佩价值几何,试问那范家的小女又如何能知道?再者太子殿下一时兴起送东西给花家小女儿,谁也没想到不是?”瑞王爷好声好气地劝着。

百里凤鸣却只是施施然地道,“本殿下喜欢。”

一句话,噎得瑞王爷差点没原地昏倒。

他可是皇上唯一的弟弟,上有皇上和太后撑腰,下有文武百官们的敬让,可他就是再如何那也只是金贵,远没有这西凉唯一的太子殿下来的尊贵。

所以眼下这瑞王爷就算是被怼道老脸发青,也得忍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