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能女配拒绝被大佬们团宠 第2章 贺新颜初遇何晨宵

第2章 贺新颜初遇何晨宵

书名:全能女配拒绝被大佬们团宠
作者:以介景福
更新时间:2022-11-01 10:04

贺新颜微微叹了口气。

怎么所有人都以为,凌轩会是她的靠山?

她从来没想过依靠任何人,哪怕是人生最无助最黑暗的时刻。

更何况凌轩分明深恋着他人,主动凑上来只是把自己当做替身而已。

不过,虽然身体还虚弱,眼下的情况她也不是完全不能应付。

以前她就敢反抗系统了,现在从快穿世界圆满归来,她还搞不定一个操控自己的系统?

去他的反派改造,她从来没有做错任何事,为什么要忍气吞声?

陈薇和王思娜对视了一眼,既然凌轩学长都不管贺新颜了,她们正好可以继续收拾贺新颜。

一定要让对方知道,反抗她们是什么个下场。

两边都准备动手的时候,忽然,一个声音厉声呵斥道:“你们几个在做什么?”

贺新颜抬头一看,就看见一名中年管家模样的人紧张地跑了过来。

“你们这是干嘛,想要欺负同学吗?放开她!”

他都看到了,这两人一个抓头发一个打算扇脸,欺负人的动作熟练得很。

陈薇不甘心就这么算了,“你哪位啊,用得着你来多管闲事?”

中年管家大概没见过这么不讲道理的学生,简直气笑了,“你们再不走的话,信不信我举报你们!”

陈薇只是稍稍迟疑了一下,变故就发生了,不知道哪里窜出来的两个黑衣保镖,直接将两人给擒住了。

陈薇简直懵了,这是个什么发展,学校里怎么有人敢带保镖?

贺新颜的目光落在了灌木丛旁停着的那辆黑色轿车上。

后座的车窗玻璃降下,一只骨节修长、完美得仿佛艺术品的手轻搭在上面。

手的主人显然兴致寥寥,连声音都透着淡淡的寂寥,“把她们直接扭送到教导处吧。”

陈薇和王思娜顿时勃然变色,然而根本不等她们反抗,就直接被捂住嘴巴扭送走了。

中年管家关心地看了看贺新颜,“同学,你还好吧,要我们送你去校医室吗?”

转头朝黑色轿车喊,“少爷,帮忙搭把手!”

两个黑衣保镖都走了,他只有喊自家少爷来帮忙。

贺新颜挨过了最初的那一阵心悸,倒是慢慢能缓一口气了。

她看着中年管家那有些灰败的脸色,摇了摇头,“谢谢您,但是我没事。”

顿了顿,“您老的身体问题,我可以解决。如果信得过我的话,可以来找我。宜早不宜迟。”

“呵!”一声轻笑。车窗内,手的主人露出半张脸,唇线削薄却完美,肤色是玉似的白。

他似乎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唇角扬起的弧度带着淡淡的嘲意。

“嘴唇乌青,头发干枯,你不仅有心脏病,你还营养不良。你自己都一副快要死的样子,还有空管别人的事情?”

贺新颜微怔,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她营养不良是真的,但心脏病却是假的,那都是系统在作怪罢了。

被电击的次数多了,她甚至屡次在人前昏厥,只是每次去医院都查不出来什么毛病,渐渐地外界就传言她是故意装病博同情,嘲笑她有薛定谔的心脏病。

副驾驶的车窗忽然打开,一个长相帅气的男人探头笑眯眯地喊,“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老实说,第一眼看见面前的女孩,何晨宵没怎么在意,这会儿仔细看过去,才越看越惊艳。

她很瘦,露出的手腕脚踝纤细得让人看着心疼;可那张脸却生得极其地漂亮,精致浓稠如画。

明亮的凤眸低垂时略显清冷,抬眸时则清澈动人;巴掌大的鹅蛋脸,五官生得很漂亮,脸型完美得仿佛游戏建模,让人挪不开眼睛。

只是可惜,肤色略差了点。

“贺新颜,你没事吧?”有人踩着高跟鞋匆匆赶来,是贺新颜的班主任温婉。

“温老师。”

贺新颜回头扫了一眼车窗内,之前说话的那位少爷脸一直藏在阴影里,阳光炽烈,她一时也看不清长相。

“给你。”嗓音低沉略带凉意,随手就从车窗里抛出一个瓷瓶。

幸好贺新颜反应快,接住了。

车子缓缓启动,绝尘而去。

——

“多好的孩子啊,这些人怎么下得去手。”

时管家坐在后座,看着车窗外摇头叹息。

何晨宵:“时叔,那您恐怕错了,那一位是贺家的那位养女,可不是你嘴里的好孩子。”

他也是刚刚听到贺新颜这个名字才想起来。

车后座,坐着一个姿态恣意的男人。

他分明长着一张极度漂亮的脸,眼形狭长,眼尾上挑,眼角一颗泪痣仿佛含情,不笑就带着几分春色,笑起来更是动人心魄。

他曲起玉似的指骨,闻言懒懒看过来,“贺家养女?”

何晨宵饶有兴致地给主仆俩介绍。

“贺家这位养女真是叫人一言难尽,贺家养了她十七年,林家把她当亲外孙女疼,结果她呢?”

“小小年纪就乱搞男女关系,是圈子里有名的绿茶婊,半年前还被爆出勾引她姨夫。”

时管家都惊呆了:“不可能吧?”

何晨宵:“时叔,您可别被她柔弱的外表给骗了,人厉害着呢,连凌家小少爷都是她的裙下之臣。最近好像又勾搭上了靳家少爷……”

男人狭长的眼睛微眯,片刻后出声,“不对。”

何晨宵:“四哥?”

他有些懵,这位少爷一向冷心冷情,刚刚愿意施以援手就已经叫他万分意外了。

所以,为什么会忽然帮贺家那个养女发声?

“四哥,您是不知道,这些小门小户养出来的女孩,沾上就甩不掉。您刚刚就不该给她药,以后指不定怎么赖着你呢……”

时凛淡淡瞄了他一眼:“道听途说,你还当真了?”

男人凌厉的眉骨在阴影里格外地突出,眼底带着浓浓的嘲意。

“豪门里的阴私之事还少得了?想要抹黑一个女孩的名声简直再简单不过。”

何晨宵也反应了过来,是啊,寻常人家的家丑都遮得严严实实的,偏偏这贺家养女的事情传得沸沸扬扬。

连他这个久居京城的人都听到了不少传闻,来之前被提醒要对那位贺家养女避如蛇蝎。

可见贺家根本不顾脸面。

何晨宵挠了挠脑袋,感觉有些不太懂这背后的动机。

“可是为什么啊?既然不喜欢,当初就不要收养;收养了又这么作践……这是个什么道理?”

如果贺新颜听到这句话,恐怕会耐心为他做解答:因为伪善、因为利益。

贺家要是当年不拿她的身份大做文章,又怎么树立好名声,使得贺家的股票拉升了好几个涨停板呢?

而之后作践她,自然是因为贺家真千金要踩着她上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