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暖北 第1章 佟言有了周南川的孩子

第1章 佟言有了周南川的孩子

书名:暖北
作者:五颜
更新时间:2022-11-01 10:08

西北某山村,佟言眼睛还没睁开,胃中隐隐作呕,她捂着嘴从床上爬起来跑出门。

寒风嗖嗖往身上涌,她身上就穿了件棉质宽松睡衣,顾不上穿外套,疯狂的呕吐。

“呕……咳咳……”

西北这地方哪有海城好?要什么没什么,佟言伸手擦擦嘴,又是一阵恶心,呕吐剧烈,眼泪直冒。

婆婆邓红梅从屋里出来,递给她纸巾。

她冷了对方一眼,“用不着你在这假惺惺的!”

邓红梅冷哼道,“狗咬吕洞宾。”

“你骂谁是狗?”

“骂谁谁知道。”

吵了两个月,该骂的话骂完了,该打的架也都打得差不多了,彼此都有点疲惫了。

这不是近期第一次吐了,她心里有些怕。

回到穿衣服出门,她涂了个口红,脖子上缠了一根大围巾挡风。

“去哪儿啊?”邓红梅有些不放心,多了一句嘴。

“我不是犯人,去哪儿用不着你管。”

她想去市里检查身体,可这边离市里要坐三个小时的长途客车,山路颠簸。

周家人知道她要去市里估计又会以为她想跑,因此和她吵上一架。

平时无所谓,可今天身体不舒服,她没力气闹了。

走出去没多远听到邓红梅打电话,“出门了,不知道啊,今早吐了……”

“她不说,我哪儿知道因为什么?”

周家村的卫生院不大,外面横着一张红色横幅,“和谐社会和为贵,男女平等人为本。”

在卫生院上班的人认识她,知道她是两个月前周南川娶回来的大城市的老婆。

村里姓周的占多数,喜事就在村里办的,能来的几乎都来了,办得热闹响亮。

给佟言看病的医生明显认识她,目光在她身上多停留了一阵,意味深长敛眉,没主动跟她搭话,态度恢复平常。

佟言说了自己的症状,对方递给她一根验孕棒,“去那边厕所试试。”

厕所是水泥墙砌成的,脏乱差不足以形容,她看了一眼手里的东西,还给医生,“不可能。”

“让你试你就试。”

研究了一番试完后,她目瞪口呆,医生接过来看,“哟,这么快就有了!”

“最末次月经是什么时候?”

佟言脑袋一片空白。

她从来到这边开始,天天顾着给周家人添堵了,她想把事情闹大,闹得周南川厌弃她,主动把她离了她就能顺理成章的回家了,结果新婚第二天周南川觉得她烦,搬到园子里去住了。

她气不过,索性就跟婆婆邓红梅闹,斗了两个来月,两败俱伤。

她以为是长期压抑导致生理期延迟。

可是想想,好像有将近两月没来了。

佟言照实说,周医生笑着看她,“那恭喜你了,你公婆得高兴坏了。”

这种事有人高兴有人愁,头顶的天,眼前的树,村庄,田地,农舍——顷刻间成了灰色。

她跟这破地方没缘分,之所以沦落至此,是因为爷爷佟经国。

佟经国老早是这村里的人,当年跟周老爷子周尽忠是好友,为了争取大学名额,佟经国灌醉了周尽忠,撕了他的资料,得到了名额上了大学。

佟经国进城后混得相当不错,心里有愧便想弥补周尽忠,所以便将自己亲孙女佟言许给了周尽忠的孙子周南川。

这是佟言听到的版本,可是后来佟言才发现,爷爷说了谎。

她千不愿万不愿,却不想家里为难,在爷爷的要求下硬着头皮来了这里。

二十岁的年纪,海城少年班毕业的美术生,来到这穷乡僻壤的地方不是来采风的,是来嫁人的。

新婚夜那天,周南川喝多了,不顾她的反抗强行行了夫妻之事。

她没想到会这么快面对这种事,没有半点准备。

被占有的时候她哭得几乎使不上力气,每一下都像刀子在割,用尽全力阻挡不了半分,剩下的绝望与疼痛,从一处到全身蔓延开来。

次日清晨,她拖着身子从床上爬起来找男人拼命,周南川不理,当天就搬出去住了,躲她跟躲鬼一样。

事情传开了,全村人都骂她没半点当老婆的样子,是个母老虎。

周家为了娶她如此大办一场,全村都轰动了,可她倒好:结婚第一天就把男人往外面撵。

佟言在心里为自己辩解过,她不是母老虎,是周南川做得过分,那些人不知道周南川怎么不顾她反对做出那种畜生事。

可从今天开始,她把母老虎的头衔彻底悍在了头顶上。

园子里,周南川和本地的几个农民商量苹果产量,几个女帮工摘苹果,用剪刀将被塑料袋包住的苹果沿着根部一点点剪下来。

佟言手里拎着一把菜刀,赤红着双目,在众目睽睽下一步步逼近周南川。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嗓子,“川哥,嫂子来了!”

周南川下意识往那边看,佟言的刀扔过去,落在他脚边,小身板下一秒朝他扑过去,抬手往他脸上一抓,动作之快,五道痕迹火辣辣的疼。

周南川反应过来抓着她胡乱动的手,女人的指甲掐进他的手背里,刮一下一层皮都没了,他喉结滚动,忍住了想骂人的冲动。

一群人跑来拉架,个个拽着她,见证她崩溃嘶吼的样子。

被拉开后佟言被带到园子里的铁皮屋里。

为了防潮,铁皮屋是下面由四根钢筋固定,钢筋支起了整个小屋子,侧边一道木板梯。

窗户半开着,下面堆着几箱苹果。

周南川在外面抽了一根烟,进来后板着一张脸,在她对面坐下。

他搬出去后开始两人便没有再见面了,气候原因,他脸上的皮肤比夏天白了点,可底子在那,依旧比一般人黑一点。

男人开口说话的声音有点干,“来干什么?”

他也注意到佟言比刚来的时候瘦了点,唯一不变的就是眼神。

她冷得眼睛鼻子都是红的,明明很认真在看着他,可那眼神颇为嫌弃,惨杂着几分不得不的忍辱负重,就像在看一团垃圾,忍住不让自己吐出来。

这种眼神让人倒极了胃口。

“没什么事我让人送你回去。”

“我要打胎。”

“什么?”

佟言抬头,语气中夹杂着小火苗,“我说我要打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