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盖世龙医秦凡 第3章 秦凡柳姿季悠悠骗子

第3章 秦凡柳姿季悠悠骗子

书名:盖世龙医秦凡
作者:未来富婆
更新时间:2022-11-02 10:14

最开始被秦凡踹飞的保镖跑到二楼,添油加醋着把秦凡的话说了一遍。

听完,不等季长峰说什么,季悠悠就怒了:“这个该死的骗子,嚣张也就算了,还敢诅咒我们季家,诅咒爷爷,一定要给他一个教训!”

季长峰回身把烟蒂扔进烟灰缸,淡淡道:“对付这种歹徒,何须我们亲自出手?”

秦凡在回去的路上先去药店买了些中药,这才回到破旧的出租房里。

父亲秦文成之前有着不错的工作,虽然父子两个相依为命,但日子过得很宽裕。

可自从秦凡成了植物人,家里的条件就每况愈下,如今更是负债累累。

为了省钱,父亲在郊区的农村里租了一处没有院子的房子,三间房的结构,左右两边都是卧室,没有客厅,中间的屋子既是厨房又用来堆放杂物。

秦凡拎着药包回到家,父亲秦文成正坐在门口抽旱烟,苍老的脸上满是愁容。

看到秦凡回来,秦文成赶紧扔掉烟蒂站了起来,疑惑地看着秦凡手里的药包:“这是什么?”

秦凡道:“中药。我认识一个老中医,他说吃这些药可以缓解癌症的症状,如果运气好的话,甚至可以慢慢治愈。”

秦文成一愣,随即苦笑:“别白费力气了,省点钱吧。”

他得的是肺癌,已经发展成晚期了,根本就治不好。

否则的话,他也不会在绝望之中选择带着瘫痪的儿子一起离开这个美丽的世界。

好在老天爷开眼,儿子奇迹般地醒了过来,而且三年的昏迷也没有给儿子带来什么后遗症。

这样就足够了。

至于他自己……别说是这个病根本就没有办法治愈,就算是有办法,其实也跟没有一样。

治病需要钱啊!

可是他现在欠了一屁股债,别说是住院治疗了,就算是想要在临走前度过一段安生的日子,恐怕都有些困难。

秦凡看出了父亲的不信和忧虑,宽慰道:“爸,一定能治好的,相信我!你以后还要看着我结婚,帮我带孩子呢。”

秦文成只当儿子是在安慰自己,笑了笑就不再继续这个话题:“我去做饭。”

午饭很简单,父子两个一人一碗水煮挂面。

挂面只用葱花爆了香,用盐调了味道,除此之外就没有再放别的,非常寡淡,但秦凡却吃得很香。

秦文成看着儿子狼吞虎咽的模样,忍不住湿了眼眶。

他无能啊!儿子才刚刚醒来,他竟然连用鸡蛋给儿子补身体都办不到。

秦凡假装没有看到父亲湿润的眼角,吃完饭,他挂着满足的笑刷了锅和碗,然后就用那个小铁锅熬药。

看着儿子忙碌的身影,秦文成虽然并不觉得那药有用,却也不想辜负了儿子的一番心意,就在秦凡端过药来之后把药喝了。

秦凡松了口气。

生活的拮据只是暂时的,以他堂堂秦帝的本事,想带着父亲过上好日子并不难。

可父亲的病却是一大问题。

他不能直接展露出本事来,毕竟自己昏迷了整整三年,而昏迷之前只是一个还没有临床实践过的大二学生,要是醒来之后立马拥有了傲人的本事,父亲说不定会怀疑自己是被人假冒的,或者是被什么鬼怪夺了舍,所以只能慢慢来。

而慢慢来的前提是,父亲得愿意吃自己带回来的药。

突然,敲门声响起,秦凡走过去开了门,只见一个便衣掏出了证件:“秦凡是吧?跟我们走一趟!”

秦凡皱眉,瞬间就猜到了是怎么回事。

“同志,发生什么事了?”秦文成听到动静赶了出来,被眼前的阵仗吓了一跳。

“你儿子涉嫌诈骗和入室抢劫,需要带走调查。”

“不可能!”秦文成无法相信:“我儿子在床上躺了三年,今天才刚刚醒过来,怎么可能入室抢劫?”

“人证物证俱在!”为首的便衣冷冷说着,就掏出了手铐。

“小凡!”秦文成虚弱的身体颤了颤,呼吸开始变得急促,眼前也阵阵发黑。

秦凡眼神一寒,但是当着父亲的面他不能爆发,就想暗中点下父亲身上的几处穴道,让他能好过一点。

见他动作,那几个便衣顿时露出了警惕的表情,甚至做好了攻击的准备。

秦凡冷冷道:“我爸得了重病,不能受刺激,我会跟你们走,但我得先跟他说几句话。”

几个便衣看了看秦文成,见他不但身形瘦削的不像健康的人,脸色也非常不正常,这些人终究是没有强制带走秦凡。

秦凡走到秦文成面前保证道:“爸,我没有做那些事情,最迟后天早上就会回来,你不用担心,更不要胡思乱想。我拿回来的药你要按时服用,今天晚饭过后一次,明天早饭和晚饭后各一次,切记,千万不要断了。”

很快,秦凡就被带到了一间小黑屋里。

有人前来问话,秦凡也没有隐瞒,把自己偶然救了那个中暑昏迷的老头儿季海川、看出对方有致命的隐疾并约定好忙完手头的事情就去给对方看病的过程说了一遍。

问话的人听完,问了一个关键的问题:“你昏迷之前只是一个大二的学生,虽然成绩很优秀,但从来都没有临床实践过,治好一个中暑昏迷的老人尚且有可能,但根本就不可能看出老人的身上有什么隐疾。你故意那么说,是不是看出了老人有钱,想要从老人的手里骗取钱财?还是你有什么别的目的?”

秦凡随意地靠在椅背上:“我是不是故意夸大其词来骗钱,明晚十二点之前就知道了。”

然后就闭目养神了起来,任由来人怎么问话,他都不再多说一个字。

季家。

季长峰从老爷子的口中得知了神经毒的事情,非常惊讶。

惊讶过后,他对那个秦凡更加怀疑了。

像这种机密的事情,就连他这个做儿子的都不知道,那个秦凡怎么会知道?

他一定是对家派来的,为的就是获得季家的信任,再伺机对付季家!

要不然就是利用某种途径从父亲口中套出了话,然后故意以此来接近父亲,来骗钱。

呵,他怎么可能让对方得逞?

季海川在最初的激动后也冷静了下来,觉得自己随随便便就信了一个年轻人实在是太草率了,就接受了儿子的提议,找来了国内最有名的专家周兆。

周兆第二天早上就到了,给季海川做了一番检查之后,他微笑道:“当年的毒素大部分都随着老爷子的新陈代谢排出了体外,现在剩下的只是残余毒素,不会致命,两位不用担心。接下来只要吃点排毒的药,把剩下的毒素都排出去,就不会有任何问题了。”

父子两个一听,同时松了口气。

同时,季海川忍不住一阵后怕——差点就被心怀不轨的家伙骗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