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人镇守孤城,于人世间无敌 第3章 顾长安李挽长安

第3章 顾长安李挽长安

书名:一人镇守孤城,于人世间无敌
作者:手摘枇杷
更新时间:2022-11-03 11:02

在一道道诧异目光中,瘦骨嶙峋的青年书生缓缓走了进来。

似乎是长久以来的自卑,让他不敢抬头,步伐怯弱紊乱,默默站在墙角。

妇人稚童们别过脸去,不约而同露出嫌弃的表情。

龟兹城只有一个懦夫,那就是刘家!

书生名唤刘尚,其祖父是龟兹城的主薄,专门负责城内事务,比如安排收割粮食、统筹铸币等等。

当时城头还有一万多安西军,自然不需要书吏上战场。

但到了刘尚父亲那一辈,城墙白头军只剩一千多,可刘父却依然以事务繁忙推脱。

这个刘尚更甚,整天蹲在茅草屋里读书,与其说是读学问,不如说关在狭窄的屋内麻痹自己的内心。

龟兹城只剩两个青年。

一个以一己之力面对黑暗,不算强壮的身躯扛起万里孤城,肩挑神洲疆土的重担。

而另一个不堪入目,圣人书能救苍生吗?圣人书能保住这座孤城吗?

“我去!”刘尚脸色苍白,可这一次眼神却异常坚定。

老妪冷视着他,尽管年迈古稀,可声音仍旧威严:

“大漠无垠,苍鹰不渡,你这个病弱书生,拿什么走出西域?”

“数十万里疆土,只有龟兹这座孤城还飘扬着大唐旗帜,你有多少勇气?”

在她心里,唯独长安有本事走出危机重重的沙漠。

刘尚声音低沉,紧攥着双拳:

“爬,也要爬到长安。”

“我要告诉中原,安西军守了六十年,我要告诉苍生黎庶,戍边军人一步都没有退,我要告诉英灵的后人,他们不是抛家弃子,他们为中原文明流干了最后一滴血!”

“史官秉笔直书,安西军不该被遗忘,我们要长耀史册!”

说完眼睛血红,热泪涌出。

昨夜顾长安一人站在城头,血雾弥漫,孤独遥望沙漠的背影让刘尚羞愧,无地自容!

他一个读书人,不能再逃避了!

扛不住弓弩长枪,他有一双健全的腿,他有一双还算灵活的双手,他匍匐前行也要抵达长安!

一年,两年,三年,他一定要会将这道曙光带到长安,告诉中原——

有人在绝境中为华夏坚守六十年,尔等岂可坐视蛮族坐大、神洲沉沦,恳请再造煌煌盛唐!

妇人们注视哭成泪人的刘尚,眼神逐渐柔和,沉默着不再言语。

她们当然希望让长安离开龟兹城,可长安决然的态度表明他要与这块疆土共存亡。

为今之计,只能让刘尚孤身行走在沙漠里。

刘尚有私心么?

肯定有的。

一旦死里逃生抵达长安,他的生命就有希望,他能安稳读书,甚至凭借安西人的身份还能谋取一官半职。

看完舆图,谁都清楚大唐不可能派遣援军,也没这个能力打通河西走廊。

所以孤城即是孤城,她们永远没机会回到故乡。

“他不行,你去吧。”老妪浑浊的眸光死死盯着顾长安,近乎哀求。

为什么不愿活着!

长安一定能离开沙漠,他聪明机灵,也会在中原杀出一条血路,他日封相拜将亦不是梦话。

“别再劝了,我与孤城共存亡。”

“世间只有一个神,那就是死神,它想降临到我身上?还不是时候。”

顾长安一如既往的平静,他生于龟兹城,死也要死在龟兹城里。

这是信仰,这是信念!

这是中原脊梁,更是华夏荣耀!

他希望史书能记载他的事迹,告诉后世苍生,疆土不可丢,文明不可灭,汉族脊梁横亘长河!

更何况,两万多个爷爷在天上看着他呢。

六十年的战斗,只剩最后一根独苗,哪里能够退缩?

“刘尚,记住你说的话,爬也要爬到长安!”

顾长安神情冷冽,旋即默默走进府衙内宅。

他找到一堆铜板,这是自行铸造,上面还是雕刻“建中”二字。

铸钱只是为了维持龟兹城的流通秩序,市场需要货币等价物,这样六十年才不会混乱。

到了蛮国控制的商路,铜板肯定会被拒收,只有金子。

顾长安翻遍铁箱,只找出二十几粒金豆子,还是这些年存起来的战利品。

……

风沙怒卷,月色苍凉。

龟兹城外,刘尚牵着一匹骏马,马背驮着大包小包。

他怔怔盯着残破的城墙,双眼湿润。

“你懂蛮语,先伪装成蛮人混进城镇,找个店铺伙计的差事,借河西走廊通商的机会趁势逃往中原。”

顾长安静静凝视很久,而后面无表情地转身进城。

“一路顺风,希望你活着抵达长安,希望你满腹经纶建功立业。”

“还有,再也别回西域。”

砰!

城门紧闭,一墙之隔,仿佛是地狱和自由的分界线。

顾长安甘愿在地狱里无止尽沉沦。

扑通——

刘尚跪地磕了三个响头,他知道两万多安西英灵在天上看着他。

“爬也要爬到长安。”这是他许下的誓言。

更是他的使命!

六十载,年复一年,日复一日。

安西军不能被中原遗忘,他们用一生守住了大唐的疆土。

还有顾长安,这个名叫长安的男人从来没有见过长安,亦不知道说长安话。

但他的名字绝对不能淹没在漫漫黄沙中。

汉朝霍去病封狼居胥、太宗皇帝征伐四方,帝国双璧李靖和李勣,这些都是史书如雷贯耳的名将!

可在某种意义上,顾长安不比他们差!

黑暗的深渊里,他孤独坚守着中原在西域的印记,将生命活成光亮。

希望的火把理应传递给整个华夏民族!

“刘尚走了。”

书生额头赫然血肉模糊,换上一身蛮国服饰,拿剪刀剪去长发,悉数埋进黄土里。

在频频回首间,一骑绕远路消失在夜色里。

望楼上,顾长安凭栏眺望,目送着刘尚离开。

九死一生的任务。

孤身一人很难踏出沙漠,何况是一个瘦弱书生,唯有依靠顽强的意志力。

能爆发多强的意志,决定他能否走出玉门关,能否踩踏一抔中原的土壤。

或许会死在途中,包裹里的身份印章埋葬在黄沙里,无人问津。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