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巅峰人生吴云峰 第2章 同学聚会

第2章 同学聚会

书名:巅峰人生吴云峰
作者:抚琴的人
更新时间:2022-11-03 16:51

实际上这一刻我早已等太久了,但是当周晴真真正正朝我走来的情况下,我还是有点手足无措,不知道该不该把签字笔还给她。迅速,周晴赶到我面前,可她显而易见忘记了我叫什么,犹豫了一下以后,才出于礼貌说同学,很久不见啊,与此同时门把伸了出去。

我强颜欢笑了一下,松掉口袋里签字笔,握紧了周晴的小手。自身眼睁睁等了好多年,结果人家压根记不得我了,只有叫法我为同学,想一想挺可笑的。但是周晴转变也挺大的,之前她都不会和我们这群人聊天说话,如今不但和我打了招呼,还主动和我挥手,看起来她已完善不少了。

我正犹豫要不要再来一个自我详细介绍,忽然边上有个女生叫了一下周晴,你也不是我们班一个同学,和周晴关联一直挺不错。周晴冲我笑了一下,便朝那个女生离开了以往,我还听到那个女生悄悄问她这是谁呀,周晴低声说不知道,是觉得熟悉,才打个招乎。

两个女孩迅速向着楼顶走着,我停留在原地有点尴尬,正要也上楼梯时,又听到餐馆外边,吴云峰她们也在谈周晴,有人会问吴云峰解决周晴并没有,吴云峰不屑一顾的说早玩烂了,一群人马上嗷呜嗷呜地鬼叫起来。

之前在班里,吴云峰和周晴关联就挺好的,人们都猜中他们之后谈恋爱,但是当这句话从吴云峰口中表达出来、还描述那么不堪的情况下,我心里也是有一些说不出来的伤心。其实除了伤心,我也没有别的可以做出来的,只有叹了一口气,向着楼顶走着。

聚会活动要在二楼的一个服务厅,早已来了很多的人,大伙儿三三两两坐到一起聊天,看见还挺热闹。自然没有人留意到我,我的来临都没造成谁侧目而视,好像我是一团气体一样,但是我早就习惯性,并没觉得有什么难受的,刘亚迅速看见了我,挥手让我以往坐到它的身旁。

有刘亚在,我心里面略微踏实了点,但是这个家伙也是一个社交名媛,一点都坐立不安,满服务厅里上蹿下跳,跟这个问候,跟那个闲聊,大多数时候都晾着我。但社交名媛也分为褒义词和贬义词,有些社交名媛手腕子较强,有些社交名媛惹人生道路烦,刘亚分明就是后面一种,像他这种家世不太好,大学毕业都没混出一个明堂的,实际上并不受人待见,过分热情反倒令人讨厌。

有句话说的好,圈子不同就不要强融,可是刘亚没有自知之明,或是硬往他人面前去凑,经常备受的白眼和讥讽,肯把他当好友的估计就我一个。因此,我没少提示刘亚,但他反而说我不明白,说自己这就是在为以后修路,依然乐此不疲地四处与人问好。

过了一会儿,除开在外省回不去的,别的同学基本上到齐了。让我惊讶的是,高中时候的教导主任居然都来了,后来才发现这也是同学聚会的标准配置,严谨实际意义而言算得上谢师宴,我是第一次来因此并不知道。

班主任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我对他没有太深的第一印象,就记得是一个老实人,对谁都笑呵呵的。

人都到了之后,大伙儿就按照顺序坐着,可以跟教导主任坐到一桌的不过全是精锐,之前班里的杰出人物或者如今发展趋势很不错的,例如周晴、吴云峰等,我和刘亚这类的就在那别的餐桌上,但是刘亚不甘心,一直往那桌去看看,显而易见甚是憧憬。

吃饭时,还是比较其乐融融,小伙伴们的顺口溜一句紧接着一句,常常逗得教导主任开怀大笑,自然像我这类不善言谈的,就基本一句话都不说了。伴随着吴云峰端起酒杯,带领大家一起敬教导主任,感谢班主任的培养之恩,全部酒局总算进到高潮迭起,班主任的眼都湿润了,一声声一边说着感谢,却说希望每个小孩都很好。

之后便是随意发挥,大家互相端酒,有些敬吴云峰,有些敬教导主任,也是有往美女同学身旁凑的,看看能不能发展趋势一下,总之心怀鬼胎。我这类不爱交际的自然坐到原地不动不动,反是刘亚就开始四处窜了,特别是往教导主任那桌窜,逐个跟那桌的人端酒,还说什么“同学情谊长存”什么的空话。

显而易见,吴云峰压根瞧不起刘亚这种人,不断拿刘亚开玩笑的,字字句句都是带着刺,还要刘亚去跑腿服务,拿酒拿烟之类的。看见刘亚溜须拍马那般,我心里挺难受,可是我也不管他,到最后还是周晴说了一句,让吴云峰不要再刁难刘亚了,吴云峰才消停了点。

不得不承认,大学毕业两年,周晴变化是蛮大的,至少不像之前那样尖酸刻薄,你还知道设身处地为别人考虑了;吴云峰就还是一样,天大哥他老二,唯他唯吾独尊。

过了一会儿,教导主任在周晴、吴云峰等人的帮助下,一桌一桌地为我们端酒,顺带跟大家说说话,问一问大伙儿最近怎样。到我这一桌,教导主任仍然先后说了来,问起我时,她显著愣了一下,好像想不起来我是谁了,可她迅速沉着出来,随意问我在哪工作?

我说我在险峰制衣厂,承担后勤管理相关的工作。我倒还没谦逊,我在工厂的确承担后勤管理,有时还招待一下顾客。可是教导主任显而易见会错意了,认为我是打扫卫生的保洁服务,随便“哦”了一声,却说工作中不分贵贱,哪行哪业都要每人必备,就扭头问别人了,显而易见没把我当一回事。

说了一圈,教导主任仿佛想起什么,回过头和吴云峰交谈起来,说她儿子在今年的也毕业,问吴云峰能否给分配个工作。吴云峰说没问题啊,恰好周晴也在找工作呢,那时候一起去他爸爸的公司里吧。

教导主任赶忙说了几句感谢,周晴反是低下头并没有吱声。此刻,又有好多同学们毛遂自荐,说想要去吴云峰家里的单位上班,吴云峰笑嘻嘻说自己家祠小,放不进那么多的高手,又轻飘地控制住了话题讨论,大家也就并没有接着说下去。

吃完饭后,大家又去KTV里歌唱,这里也没有什么好说,反正是一阵鬼哭神嚎,好多个k歌王手里拿着麦克风不愿放开手。在流程当中,刘亚还文化教育我,说我性情太害羞了,可以多跟大家沟通交流,指不定有人就可以帮上我们的忙,我也一直装聋作哑,不清楚应该说什么。

即使如此,我还挺感谢刘亚的,因为她仍是唯一想要理睬我那个。一直到在下午三四点钟,教导主任说了两句客气话,才说散吧,明年再聚。

大伙儿拥簇教导主任往外面走,有些人乃至没了少量泪水,演绎着一出老师学生别离情感大剧。我还要把签字笔归还周晴,可是依然没有机遇,并且我也无法适应这个场景,就准备等大家走了以后直往出门。

我在包间喝过一会儿茶,直到大伙儿走的差不多了,我才徒步出酒店餐厅,又向前走了五百米,找到属于自己的奥迪轿车站了进来。其实就是在这时候,天空突然开始降雪,并且越下越大,基本上连路都看不清了。我开车,开雨刮器、喊着双闪灯,慢吞吞地向前走,远远地看见一个公交车站台,下边还站着一个年轻女人,恍惚间认出来恰好是周晴。

站口旁边,还停着一辆黑色轿车,恰好是吴云峰的这辆本田雅阁。

吴云峰下车,要把周晴往车里拉,可是周晴持续招手,显而易见不肯进入车内。最终,吴云峰走投无路了,只能自身乘车离开了,周晴还停留在原地等公交车,冷得她直打哆嗦,可是那么下雪,公共汽车也许不容易发。

我不清楚周晴为何不了吴云峰车子,犹豫了一下以后,或是向着周晴开了过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