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巅峰人生吴云峰 第3章 吴云峰威胁张龙

第3章 吴云峰威胁张龙

书名:巅峰人生吴云峰
作者:抚琴的人
更新时间:2022-11-03 16:51

我肯过去,并不是要想救美,并不是抱着什么目地以往嘘寒问暖,仅仅一场老同学聚会出来,让我感觉周晴现在的人很好,特别是她帮刘亚讲话,让我对她有点另眼相看,就要以往问搭不坐车,坐车就载她一程,不配那就算了吧。

我将车调到公交车站台下边,学会放下副驾的车窗玻璃叫周晴的名称,周晴一开始都没有想到这辆车是冲她的,我连叫了两下,这才惊奇地弯下腰来,见到主驾里的我,才说:“呀,就是你……”

显而易见,周晴或是记不得我的名称,我有一些无奈,但是说上来吧,去哪里我送你一个。说这句话的时候,我都指不上周晴可以上我车子,其实她连吴云峰的车又没读。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她犹豫了一下,便说她去振兴住宅小区,问我顺不顺道?

我说顺道,周晴“嗯”了一声,打开汽车车门站了上去。

我把车窗玻璃盖上,也把暧风调到较大,便再次喊着双闪灯往前面走。坦白说,和以前内心的女王坐在一起还是比较忙碌的,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周晴有点惴惴不安,拍拍头顶的雪,四处扫视了一下,才问我什么时候买的这辆车,看见非常不错。我说没有,公司的车。此刻,周晴也想要下去以前我和班主任说我在险峰制衣厂工作的事了,先问我是否驾驶员?我点了点头,算得上认可,周晴有一些消沉的说:“这也挺好了,我去险峰面试过,遗憾人家没要我。”

这件事情我自然还记得,从人事部门出来之后我就在那大门口,你还知道她与乔姐姐吵了一架,但是我未提这茬,只是说下一次你再去,给我打一个电话,指不定可以帮你。那时候,驾驶员都是份挺体面的工作了,一般只有领导的心腹才可以出任,因此周晴都没猜疑我在说大话,反而是很开心地说好呀,又掏出手机要会我电话。

我说了一遍我的号,周晴记了下去,却也不知道该存什么名称,有点尴尬地望着我。

我也没当回事,笑着说道我叫张龙。

提到我的名称,周晴总算有点印象了,说:“原先是你啊……”又左右看了一下我,难以置信的说:“你转变可真是大!”

我的改变绝对是大,终究之前我连一件整洁衣服裤子也没,一天到晚邋里邋遢的,如今好赖衣着体面地,但是我不喜欢说过去的事,仅仅浅浅的“嗯”了一声,然后控制住了话题讨论,说我刚刚来,看到吴云峰提前准备载你,你咋没上他的车呢?

周晴安静了一下,才轻轻地说了一句:“吴云峰不顺道。”

一看他那样,我就明白在她说谎,可是我都没有询问,终究我俩不太熟,她也没有责任向我交待实底。我心里想的,很有可能之前她们搞过目标,感觉坐在一起不太好意思吧,然后又想起吴云峰说把周晴玩烂了的事,心里有点不得劲儿,可能就闭上嘴不说话了。

一路沉默无言,迅速到振兴小区门口,我打算把周晴送至楼底下,但周晴说不用,就直接下车,并跟我说:“张龙,谢谢你了,回过头我要还要去险峰面试,一定会找你的!”

讲完这话后,周晴就顶着风雪交加进小区了。从始至终,我也没把那支签字笔取出来,由于我觉得周晴早已忘掉这件事了,确实没必要陈年旧事。对于周晴的最后一句话,我也当客套话,没当回事,终究吴云峰讲了要为她分配工作,别人不一定能看中我那。

但我想不到几天之后,周晴真给我我打电话了,说他要来险峰工作,问我能否帮助。牛都吹出去了,也不得不办,给我我二叔打了电话,把周晴的具体情况他讲了一下,还说周晴想要去财务部门。

二叔沉默无言一下,问我这一同学们重并不重要,关键的话也可以安排在财务部门,并不重要还是去其他单位吧,终究财务部门并不是谁都能进的。我原本想说的是关键,可是想到周晴以前对我做过的事,及其她与吴云峰的事,就改口说一般吧,也不是特别关键。

二叔便说,既然这样,让她去营销部锻炼一下,接着看心情再讲。

营销部也是个挺关键的单位,工厂订单信息全凭这一单位在拉,并且非常容易公布成绩,工厂好多个主管全是营销部出的,自然主要缺点累,必须天天加班,且需要死皮赖脸去开发客户,许多腼腆的都做不成这件事情。

但是我没抵制,做为同学们,我算挺重情义了。挂掉二叔电话,我也给周晴打过去,说进会计有点困难,只能找市场销售了。我认为周晴会不愿,其实她还挺心强的,不然不会和乔姐姐争吵,结论周晴一口答应下来,就问我什么时候才能去报导。

我说可以的话,你今天就过来啊。

周晴行为迅速,半个小时后就过去,确实是确实找个工作。周晴对工厂不太熟,我就带着她去报导,都带她参观了一下工厂,生产车间、饭堂、寝室、写字楼这些。周晴是当地人,不用住宿舍,但是能够午睡。尽管工厂没有人知道我和二叔之间的关系,但是我是驾驶员,大家也挺卖我脸面,因此一路都那么成功。

最终,我把周晴送至营销部,就回寝室候着来到。

想起上学时候的女王,这时候在我名下单位上班,那种感觉还是比较奇妙的,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在心头。每天下班之后,周晴给我打来电话,要他请我用餐表达谢意,我都没有回绝,大方见面。

可以跟心中的女神一起吃饭,是我多久至今的心愿啊,但现在确实完成,我反倒很平静了,可能真的是我长大以后。但要论我对周晴彻底没有想法,这也根本不可能,终归是我单恋了很多年的女孩。仅仅,我明白控制自己,自然也有可能是自卑感作怪,依然害怕表达出来,都不敢来过多想象。吃饭时,周晴不断一边说着感谢,我说没事,微薄之力罢了,然后再问了一个让我困惑很多年的难题:“你咋没去吴云峰家里单位上班,凭你们俩之间的关系,非常容易吧?”

周晴万般无奈说:“我想着靠自身。”

与之前问她为什么不了吴云峰车子一样,我总觉得在她说谎,但是我都没有询问。吃完饭后,出于礼貌,我明确提出送周晴回家了。周晴挺吃惊的,问我厂里的车,难道说能随意开?

我说的,刘总不在意这一点油费。

在厂子里,我叫二叔一般都是刘总,一来国有国法厂有厂规,二来我也不愿把我和二叔之间的关系弄得众人皆知。周晴笑了一下,说你们都姓王,应该不是亲朋好友吧?

我说我倒想呢!

周晴原本都是开玩笑,因此并没有再次细究,并且这时候都没公共汽车了,就允许我驾车送他。走在路上,我俩又谈了一会儿,她问我如何成为车主的,我说我高中学历就出来打工了,无意间遇见了刘总,一直等到目前,混一个驾驶员。

周晴听完十分感叹,说机会真的很重要,像她这种念了高校出的,反倒两个工作中也找不到。

实际上那时候,在校大学生含金量还蛮高的,遗憾周晴学的专业较为冷门,才会导致后来愁眉不展、求路无果。

从这一天起,周晴就在厂里上班了,对她而言这个工作得来不易,因此她还蛮珍惜的,工作起来都比较拼,再加上她本身是个漂亮美女,在与客户谈判时拥有纯天然优点,因此销售业绩还挺好,不上一个月就拉了几个股票大单,哪怕是二叔都听闻她的故事,私底下说我的眼光不错,给厂子里拉来一个干蒋。

周晴和以前可以说是不一样了,减少了那骰子刻薄,变得特别是成熟稳重,每日衣着工作制服,每个部位地跑,见到我之后很高兴地问好。她取得第一个月薪水,又请我吃了顿饭,再度向我表示谢意,说没有我就没有她的当下。

我说我这句话言重了,这些都是你自己的勤奋。

周晴挺开心的,还喝了几口酒,遗憾她烂醉如泥,没几瓶就晕晕沉沉了。吃完饭后,我又按照惯例送女孩回家,车辆不能进她们家住宅小区,因此我把车辆停去外面,扶着她往她们家楼下走。这已经是我第一次和周晴那么近距接触的,之前真是想都没想过,她的身上淡香的香气时常入侵我的鼻间,弄得我有点儿头昏脑涨,但是我都没有因而浮想联翩,终究我都二十多了,并不是十六七岁,没那么容易不理智。

而且由于吴云峰曾经说过的那句话,实际上我对周晴是有些排斥的。把周晴送至楼道门里之后,就回身往住宅小区外边离开了。

但是还没有踏入两步,边上的树林里忽然冒出一个身影,一个又高又大的身体扑倒我的面前,好像饿虎扑食一样,死死的掐着我的颈部,咬牙切齿说:“老子女人你也敢碰,你他妈是活腻歪了!”

当年的我十分震惊,这已经是我第一次碰到这种事儿,彻底不知道该如何解决,仅仅趁着道路路灯的视线一看,才知道眼前这一张凶狠的面容,居然是吴云峰!

吴云峰卡住我的颈部,却说:“张龙,你也不想想自己是啥东西,也有权利来抢我的女子?”

再接着,吴云峰又“呸”的一声,往我脸部狠狠地呕吐一口浓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