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使命伍国栋 第3章 伍国栋黄健壮女主人

第3章 伍国栋黄健壮女主人

书名:使命伍国栋
作者:怎么了东东
更新时间:2022-11-07 17:59

伍国栋的妻子死得很突然。三八妇女节,他们单位组织妇女们外出旅游,到一个城市景点,她横过马路时,被一辆抢客的士撞了。据说,当场就不行了。同去的人说,她死的蹊跷。当时横过马路的人很多,怎么就偏偏撞中她了?她可是走在中间的,还关照大家注意过往的车辆。同去的人说,当时,那的士开的也不是很快,但到她面前就加速了,一撞就不行了。

当地警察进行了细致的调查,不存在蓄意谋杀。原来,那司机是个生手,本想踩刹车,心一慌,哪知踩了油门,车便加速了。

那时,伍国栋正在忙整治旧城区。旧城区东面有许多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海外华侨回乡兴建的楼屋。那骑楼、那阳台、那浮碉渗透了浓郁的中西文化,一行行一幢幢记载着城市浓厚的文化底蕴。只是这些年,一些极没特色的新建筑见缝插针掺杂在其中,破坏了统一性。伍国栋决心采纳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建议意见,以治理旧城区东面为突破口,拆除那些极没特点的新建筑,还原中西文化建筑的统一性。

他遇到了种种阻力,包括领导层的、被拆迁业主的、被拆迁居住户的。甚至于,许多吃财政饭的干部也难于理解,他们认为在财政还不宽裕的情况下,花几千万做这种几乎没有经济效益的治理,有没有必要?

反对者提出种种掷地有声的理由。

被拆迁业主提出种种无理的补偿条件。

被拆迁居住户钉子样钉在家门前岿然不动。

……

伍国栋冲破种种阻力,硬是做成了这件事。

于是,有人便把伍国栋妻子的死和这事联系到一起。当时,旧城区那一块还没有完全竣工,一片狼藉,还没像今天这样,成为远近闻名的旅游亮点。各种说法便沸沸扬扬。

有人说,这是虚假政绩的报应!

有人说,天是公平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有人说,为什么不直接就把他收了?

……

伍国栋得不到半点同情,相反地,得到的是恶毒的中伤。他只能苦笑,只能泪往心里流。

仅一年,有人就尝到了治理旧城区的甜头。

市民说,路变得宽敞了,空气也清新了。

干部说,这才像座城市了。

旅游局长说,你可是为我们旅游业办了一件大事大实事啊!他紧紧握着伍国栋的手摇了又摇,说一定要请伍国栋吃餐饭,好好碰几杯。

伍国栋不知道他说的是恭维话还是真心话,但事实摆在那里。旅游局长不化吹灰之力便得了一个炙手可热的旅游景点,单是每天接待的国外游客就有几百人。这可是一笔不小的经济收益啊!

不过,当时伍国栋闪过一个古怪的念头,不知投入几千万治理旧城区时,旅游局长是不是他的支持者?他的妻子遇车祸死时,他有没有幸灾乐祸?

有一点,伍国栋是清楚的,妻子死后,他的生活完全乱了套。

十二岁的儿子小军失去了母爱。他把自己关在屋里,不愿见任何人,不愿和任何人说话。他稚嫩的脸上不再有笑容,本是亮晶晶的眼睛黯淡无光。他的学习成绩从全班第一跌至后进生行列。伍国栋和小军谈话,他用父亲与儿子的口吻谈,叫他要听话,叫他要认真学习,叫他要做一个让妈妈放心的好孩子。他用成年人和成年人谈话的口吻谈,叫他要坚强,要像个男子汉,不管遇到什么风浪,都要顶天立地。他用朋友和朋友的口吻谈,谈他们都热爱的女人,谈他们失去她后,内心的感受。他哭了,第一次在儿子面前流泪。他们都哭了,哭得像个泪人。

这以后,小军坚强起来,他开始面对现实,开始学习自理,最后,以优异的成绩考进了全市最好的中学。然而,那脸上的笑容怎么也没有以前那么灿烂了。

伍国栋失去了情爱,感受到了冷清和寂寞。对于十多年的夫妻来说,爱不再轰轰烈烈,欲生欲死。一切爱渐趋平淡,渗入生活的点点滴滴。每天回到家,他再看不到电饭煲里升腾的水蒸气,听不到炒菜锅的声响,更换衣服,他要自己到衣柜里找,自己把脏衣服放进洗衣机里洗,洗干净了,再端到阳台上去晾。工作的不顺心、带回来的委屈和郁闷也再没有可以倾述的对象,也不可能听到妻子安慰他的话。

“他们不让干就老老实实听他们的话,又不会少了你的工资。”

“升不升官我们不在乎,只要别活得那么累就好。”

“你这人就是太认真,这么多年都过去了,就是不能改,就是太爱和自己过不去。”

每次,妻子见他一脸疲倦,总过来抚摸他的头额,探他的体温,担心他不仅仅是累,而他便感受到了妻子的温柔,感受到了妻子的爱,感受到家的宁静,家的温馨。

所有的这一切都没有了。

妻子走了,带走了她的爱,带走了家的温馨。

她走得太突然,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

家变得冷清和寂寞。不仅仅是冷清和寂寞,还有曾有过的美好记忆。正是曾有过的美好记忆,才令心境更冷清更寂寞。

曾有人劝他再婚。再婚或许能抹淡他的悲伤,或许能找回他失去的一切,找回他失去的关爱,失去的家的温馨。

黄健壮很认真地和他谈这事。别人也跟他谈,但谈得浮光掠影。

黄健壮从多种角度分析他的现状,论证他再婚的必要性。他从小军的角度说,他伍国栋不可能照顾好小军,他给予小军的只是做人的道理,做人的榜样。但这远远不够,小军需要母爱的关怀。他从伍国栋的角度说,他伍国栋是那种一心一意扑在工作上的人,没有一个温柔的港湾,他只能一心二用,什么事都办不成。他从一个普通的健康的男人角度说,他伍国栋不能长时间没有女人,这样,他将会变得不健康不健全。

伍国栋否定了黄健壮。他仅从小军的角度阐述他的观点,就否定了黄健壮。一是后妈能给予小军所期望的母爱吗?亲生母亲哪怕是给予儿子一点点爱,儿子也满足了。非亲生母亲即使给予儿子所有的爱,儿子也未必会满足。二是小军会怎么看他这个父亲呢?在小军的眼里,他的亲生父母和他才是一家人。即使母亲不在了,他还认为他们是一家人。如果,一个与他没关系的女人进入到这个家,他就会认为父亲背叛了他的母亲,这个家就不是他的家了。

黄健壮不为自己争辩。他从来就不和伍国栋争辩。他只是阐述他的观点,并没想要真正劝服他。这是他们搭档这么年形成的习惯。这就是一个副职所要具备的素质。他永远只能在伍国栋既定的方针下,发挥自己的能量。

他问:“你就永远不结婚?”

伍国栋说:“也不一定,但现在不会。至少要等小军更懂事,能够理解了。我想,至少要等他读大学以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