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寒门极品士子 第2章 段治平楚妍涵揭盖头

第2章 段治平楚妍涵揭盖头

书名:寒门极品士子
作者:章八两
更新时间:2022-11-09 17:09

什么官妓、身份低贱……

对从现代而来的段治平却并不把这种东西放在心上。

在外人眼中,自己娶上一个被抄家发卖的官妓无异于奇耻大辱,但段治平却最为清楚往往这种家世的女子,气质与容貌上反倒都不会太差。

段治平俗人一个,穿越异世心底里自然也有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的奢望。

掌权之事还没个影,身旁有个美人倒也算人生目标完成一半了。

相较于大哥段修齐的长吁短叹,段治平反倒心情颇为愉悦的带着大哥去迎接自己的未来媳妇。

大梁朝初代皇帝原本是前朝武将,起兵夺权之后重文轻武,反倒是与段治平印象中的宋朝不谋而合。

正是因为大梁立国不正,文臣武将之间地位天差地别,而文官的沆瀣一气在没有其余势力平衡,各地的官职长久以来便成了明码标价的商品。

这些买官的富商上位,只会把捞钱放在首位,显然也不会管下面的百姓、商贩能不能过日子,重税苛税数不胜数,大多数人对此也只能敢怒不敢言。

可这也仅限于如今尚且在位的官员,现在的段氏早就没了知府的气派,俨然成了村中百姓用来发泄的替罪羊,将官府苛捐杂税的怨气大多都发泄在了段氏一门身上。

就算今天村里大多数人都知道段治平是来接亲,其中更有好事者等着看热闹,可即便如此这一路从人群之中挤过去,也让段家的兄弟俩挤得七荤八素……

“刚刚还吆喝着看笑话,现在又想方设法的不让人过去,真不知道犯了什么毛病!”

挤开了故意往段治平身上凑得两人,段修齐一路上不住的暗骂,显然也想不明白这些村民脑子里究竟在想些什么东西。

不过段治平对这些小农的心思可再了解不过,他们段家现在家道中落不假,今日他又要娶一官妓也可谓板上钉钉……

但就是这在一些人眼中堪称奇耻大辱的丑事,在有一些人心里也总会有不平衡。

毕竟这天底下就是有些人看别人日子过得稍微好上一点,就巴不得想上去踩两脚!

“人嘛……不都这个熊样。”

段治平轻轻地笑了笑,简单安慰大哥一番又极为勉强往前动了两步。

可在这拥挤的当间,段治平眼角余光一撇,在无数脑袋之中看到两个最为显眼的家伙也在对着村口的车队挤上前。

“张虎、张豹这两个街痞又想干什么?”

说他们显眼,并不是他们模样丑陋,而是这他们两人身上穿的并非是百姓穿着的布麻,而是肩甲!

他们兄弟两人是村里的保甲兵,说白了编籍在册的民兵。

这张虎在保甲兵里混上了一个小头目的位置,把他这表弟张豹也一道编进了保甲兵里,在村里乡里混的可谓如鱼得水……

但这他们嘴里的如鱼得水,可是让这里不少的小姑娘遭殃!

现在这两个声名狼藉的街痞迫不及待往前面凑,虽看不真切他们两人表情,段治平大致也觉得这俩人绝非那么好心想上前接亲。

“大哥,我看嫂子今日没来,你回去后也别和人家置气……”

两兄弟快挤到近前,段治平却忽的谈及起别的事来,弄得段修齐也一时摸不着头脑。

可随即后腰被段治平杵来的擀杖一捅,又寻着段治平的眼色望去,段修齐登时便明白了自家兄弟的意思。

……

“哦哟,这不是咱村的新娘子嘛,让你虎爷瞅瞅长啥模样!”

挤出人群张虎全然无视了在旁看热闹的村民,说着就伸出手来打算揭了新娘的红盖头。

段治平本就是村里谁都不待见的酸秀才,又加上着送亲的人把新娘子送到村口扔下就跑,这无疑给了张虎天赐良机。

依着村里习俗,这盖头被外人揭了,那就是被人污了清白,堪比坏了贞洁!

这样的女子在保守的村里肯定会被村民骂的狗血淋头,要遇上那些激进的村民,说不准还得被丢去浸猪笼!

“你……你别过来!”

楚妍涵隔着红纱虽看不真切,但见状还是尖叫后退,生怕这盖头被这汉子揭了去。

虽不知道自己要嫁的是谁,但好不容易从管牢里脱身能过上正常日子,这希望摆在面前就这么破灭,恐怕是个人都会站出来反抗

“我夫君绝不是你这般蛮横!你赶紧滚!”

楚妍涵急切带着哭腔的声音更激起了张虎邪念,刚要再伸手却被张豹拦住。

“哥,这么多人是不是太……”

张豹也觉得这未免太离谱,平常干这些事儿好歹也在暗处,自然也没什么顾忌。

可现在可是当着诸多乡亲的面去揭人家新娘的红盖头,一旦让人拦下,恐怕他们哥俩就在这乡里都待不下去。

谁料张虎直接甩开他的手,鄙夷道:“有什么怕的,一个下贱的官妓,我碰了又怎么了?”

“可那小子说不准啥时候就来了,万一让他看到。”

“看就看呗,这小子要不亲眼看到,你虎哥我还懒得动手!”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去揭新娘的盖头,要的不就是当着正主面的刺激吗?

想到这儿,张虎脸上的表情也愈发猥琐,甚至于整个人要凑上去还继续邪笑着说道:

“小娘皮,知道你平常在县衙里伺候官爷都是吃香喝辣的,受不得我们村里的苦”

“不过放心,只要你把你虎爷伺候好了,虎爷让你也……”

张虎的注意力都在自己的手掌上,满心欢喜的以为自己下一秒就能揭下这新娘的红盖头。

可一道黑影拿着根擀杖,从一旁闪电般的砸在张虎关节上,木屑炸裂。

张虎那心头的快意瞬间变成了杀猪般的嚎叫。

“你这家伙,这擀杖是拿来让你揭新娘盖头的,怎么莫名其妙就碎了?!”

“大哥你别怪我啊,这么多人我本想着揭了就完,这一不留神不知道抡在哪了……哎?张虎,你胳膊咋的了?”

张虎捂着胳膊回头正要怒斥哪个不长眼的东西坏了自己好事,却撞见段家兄弟俩一个哀其不幸的教训,一个忙不迭的认错的画面,登时就让他蒙了。

而当他听到段治平看似一脸迷茫实则一针见血的补刀,那刚才还积攒在胸中的血压登时就飙上了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