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七零空间辣妻俏又飒 第1章 温暖被陆国志打死

第1章 温暖被陆国志打死

书名:七零空间辣妻俏又飒
作者:羽霓裳
更新时间:2022-11-16 16:14

“温暖,这可不能怪国志,谁叫你嫁到陆家这么多年,给国志一个孩子都没有生?”女人抚摸着自己还没有隆起的肚子说道,“我和国志是真心相爱的。”

温暖张了张嘴,但最后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她只能使劲的摇头。

不,不是这样的。

当年她嫁给二婚的陆国志,也曾怀过两个孩子,是陆国志跟她说前妻就是因为生孩子难产而死,他经历过一次,实在没办法承受第二次。

“暖暖,我那么爱你,没有你我会活不下去的。”男人跪在她的面前深情的说着那番动情话,好像就发生在昨天。

她被男人的话感动了,将孩子流掉,然后一门心思的养育陆国志的一双儿女。

这些年,她靠摆摊起家,一步步的将连锁店开到全国各地。她把两个孩子培养的很优秀,如愿的考上了他们中意的大学。

想到这里,温暖的目光看向另外一边。

“温姨,你那么疼我们,也不想我们出去被人看不起吧?”陆国志的女儿说道,“你小学都没毕业,亚妮姨可是正经上过大学的人民教师呢。”

说出去多有面子的。

不像温暖,满身铜臭味,挣了几个臭钱,带出去太丢人了。

温暖想说,周亚妮上的工农兵大学是她让出来的,她教师的工作也是她用一个月摆摊挣的钱帮她送的礼。

温暖着急的看向她养大的儿子,结果就在他脸上看到了不耐烦,“说那么多干什么?爸能答应将老房子给你,已经很不错了。”

白眼狼啊!

温暖捂住脸哭了起来。

她早就应该想到的,这些年她掏心掏肺的对他们,可这两个白眼狼却是一声‘妈’都没有叫过,整天‘温姨’的叫着。

温姨,瘟疫!

即便是心里再不怎么喜欢这个称呼,却也没有让他们改过来。

她太蠢了!

亲生的都有可能会不孝顺,更何况是隔着一层肚皮的?

“温暖,”陆国志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我对你已经没有感情了,你再这样下去只会弄的大家都很难堪,何必呢?”

“你放心,”陆国志继续说道,“只要你答应离婚,除了把老房子给你,我会再额外给你点钱的。”

“公司是我辛辛苦苦开起来的......”温暖愤愤的说道。

“公司?”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陆国志打断了,“温暖,做人不要太贪心,公司总经理可是我,你以为没有我,你一个大字不识几个的人能成?”

对,当初他就是用这样的话来骗她的。

说她没有文化,当总经理只会让人笑话,所以,她就默默的退居幕后。

“这些钱给你,”他烦躁的从皮夹里掏出来一塌钱丢在温暖的脸上,施舍般的说道,“拿去吧。”

钱哗啦啦的全砸在了温暖的脸上,但她却是一点都感受不到疼。

整个人麻木的看着面前的狗男女。

“离婚可以。”她听到自己沙哑的声音,“爷爷的食谱还给我。”

那是爷爷留给她的最后的东西,之前周亚妮说想要临摹一下上面的字,她就很信任的给她了。

“什么食谱?”周亚妮摇了摇头,“我可没见你什么食谱。”

一对不要脸的狗男女!

“那是爷爷留给我唯一的念想。”温暖红着眼睛看着周亚妮,“还给我。”

“国志哥,人家好害怕啊。”周亚妮撒娇的说道,“你看看她那个样子,好凶啊。”

“贱人,”陆国志失去了最后的一点耐性,上手就给了温暖一巴掌,“不过是一点破纸,当谁稀罕,赶紧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

“快点,”畜生女儿对这一切早就习以为常,跺了跺脚,“今天叔爷爷回来,一会儿还要去吃饭呢。”

叔爷爷?

那人回来了吗?

“好。”温暖擦拭了一下嘴角的血渍,艰难的走到茶几边上,颤抖着手拿起笔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一旁的周亚妮见状得意的笑了笑。

然而就在下一秒,只见温暖迅速的抓起茶几上的玻璃瓶子朝着身后的周亚妮头上砸去。

“去死。”她猩红着眼睛盯着周亚妮,这个她最好的闺蜜。

从小到大,她掏心掏肺好的闺蜜,却在自己的背后捅刀子。

只可惜,没砸到头上,直接砸到她的脸上。

“啊......血,好多血啊!!”畜生女儿的尖叫声,“毁容了。”

“温......温暖,你......别激动......”陆国志吓了一跳,“你......想要钱,我给,给你......”

陆国志一边说一边朝着儿子使眼色,“快。”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陆国志和他儿子两人同时上去,将温暖给制服住。

“陆国志你个王八蛋,我要杀了你......”温暖赤红着眼睛愤怒的骂着,“陆建你个白眼狼!”

“你别逼我,”陆国志勃然大怒,手紧紧的掐着温暖的脖子吼道,“想要杀老子,老子先弄死你。”

“咳咳......”温暖被他掐着脖子整个人难受的挣扎着,陆国志满嘴浓浓的酒气冲了过来。

陆国志此刻满脑子叫嚣的都是弄死这个女人,公司就全都是他的了。

手上的劲儿也越来越大。

温暖好恨,因为窒息的缘故,脸色通红。

不能就这样死。

不甘心啊!

手终于够到刚才被弄掉的玻璃瓶碎片,狠狠的、用劲全身力气找车陆国志的头上扎去。

“贱人。”陆国志耳朵锥心的疼,这个女人用玻璃扎到他的耳朵。

啪,对着温暖脸上狠狠的打了一巴掌。

一把抓着她的头发,使劲的朝着地上撞击。

这些年,她就是这样被他这么打过来的。

从前,她都会忍着,但这次她不想忍了。

人的爆发力有时候是很吓人,当温暖挣脱开他,用手里紧紧握着玻璃扎到陆国志眼睛上,听到他疼痛的嘶吼声时。

终于扬眉吐气了。

原来,她也可以反抗的呀。

温暖脸上露出一个久违的微笑。

然而就在下一刻,整个人被陆国志狠狠的甩了出去。

嘭的一声,有什么撞到了大理石茶几上。

“啊!”畜生女儿发出的尖叫声。

......

她的眼睛有些模糊,什么都看不清,只觉得有人匆忙的朝着她的方向跑来。

温暖急促的喘息着,喉咙和嘴里都是灼热的血腥气,全身上下每一处都在叫嚣着疼痛。

“温暖。”男人沙哑急促的声音传了过来。

紧接着,他用坚硬有力的胳膊将她抱在怀里,声音慌乱的说道,“你怎么样了?我......我送你去医院。”

这还是温暖第一次见他会这样慌张。

她眼睛无神的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我在离婚书上签字了。”

温暖每说一句话,血渍就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男人双手颤抖的想要将她的血止住,却听她笑着呢喃道,“我......和他没有关系了,陆晋川。”

从前,因为陆国志的关系,她一直喊他‘小叔’。

这个陆家唯一给过她温暖的人。

“你别说话,我送你去医院。”陆晋川看着怀里的女人。

“没用的,你听我说。”温暖无力摇了摇头,“帮我找回爷爷的食谱,还有......”

她说到这里喘息了好一会儿,用尽全身的力气抬手指着天空的方向,“求你......不要把我埋在陆家......”

“陆晋川,下雪了。”她喃喃道,“今天......要祭灶的。”

二十三,糖瓜粘。

她似乎回到了小时候,耳边是孩子们念童谣的声音。

温暖这辈子没有为自己活过,当牛做马一辈子,换来的是什么?

现在要死了,甘心吗?

不过临死拉了两个垫背的,也算够本了。

如果人生能够重来,她温暖一定要潇潇洒洒的为自己好好的活一回。

天空,雪簌簌的下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