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七零辣妻俏又飒 第2章 温暖重生

第2章 温暖重生

书名:七零辣妻俏又飒
作者:羽霓裳
更新时间:2022-11-16 16:15

温暖以为自己就这样死了,可谁能想到并没有,而是灵魂飞上了天空,竟然成了灶王爷座前童子。

看遍各家的美食,也感受到了人世间的冷暖人情。

原本以为会一直这样,谁知道就在腊月二十三灶王爷去天庭向玉帝禀告这一年各家善恶的时候,她又莫名其妙的重生了。

温暖再一次的看向墙上挂着的年历上。

1976年1月23日。

这一天,正好是农历的小年,各家各户祭灶的日子,也是她要跟陆国志相亲见面的日子。

“暖暖啊,你听妈的话,”耳边是母亲王鲜花的声音,“陆国志虽然有孩子,可那孩子都还小,这孩子啊谁养大了跟谁亲。”

“他是水泥厂的主任,你跟他那以后可就是主任夫人了,走到哪里还不得被人高看一眼?”

“妈还能害你不成?”见她没有动静,王鲜花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我知道,东明是个好后生,可他家太穷了,兄弟又多,这件事情你就别想了,你爸肯定不会答应的。“

温暖回过神来。

这些话前世在她知道要相亲的人是个二婚还有孩子不愿意的时候,王鲜花就是这样跟她说的。

女人这辈子跟谁结婚不结?

二婚男人是个宝,年长一点有经验才知道怎么心疼人。

朱东明家兄弟多穷的都揭不开锅,嫁过去一定会吃苦。

句句话说的都好像是在为她着想,但其实,不过是看上陆国志的身份,家里能沾上光,然后给弟弟温强在水泥厂弄个正式工作。

嘴角不由得露出来一个嘲讽的笑容,“我跟东明哥没有什么,你不要牵扯到别人。”

“暖暖,”王鲜花见她终于有了反应,也跟着笑起来,“妈知道,妈都知道,你最近是太累了,我去给你卧个荷包蛋,你赶紧起来收拾一下,听话啊,一会儿乖乖的跟着你爸去。”

前世,温暖听了这话没有让她去弄荷包蛋。

家里条件不好,鸡蛋从来都是给弟弟和陆国志吃的,美名其曰男人干活太累了,得补。

但这个家,干最累的活挣最高工分的人却是她温暖。

现在,她不打算拦着。

荷包蛋要吃,也要好好的拾掇拾掇自己。

温暖长的很漂亮,明明是北方人,却有股子江南水乡温婉女孩的样貌,身材也是很有料,该大的地方大,该小的地方小。

前世,就是因为这长相,周亚妮总是说她这样不好看,像狐狸精,特别是她的胸部,太丰满了,看着就不正经。

在她的建议下,温暖所有的衣服不是黑就是灰,又大又肥,将所有的优点隐藏起来不说,还硬生生的将她弄的又老又土。

哼,周亚妮这是嫉妒。

这一世她一定要美美的,嫉妒死周亚妮!

温暖说干就干,下了炕对着镜子先将头发扎起来,连着从前那厚重的刘海一起,将饱满好看的额头露出来。

镜子里的女孩脸蛋白皙,面若粉桃,五官精致,特别是那双漂亮的眸子,明净清澈,灿若繁星。

她伸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眼角处那颗微微若现的红痣。

真美!

温暖傻傻的对着镜子里的女人笑了笑,笑着笑着就哭了起来。

前世直到死,她心里都在想着,如果能够让她再重活一次,她一定要为自己好好的活一遭。

“哭什么?”她又笑着将脸上的泪擦掉,“我应该高兴才对。”

皱着眉头看了一眼身上的黑褂子,从炕上拿出来针线篓子将腰身那处收了收。

才刚弄好就见王鲜花推门端了个碗走了进来,看到温暖的时候一愣,随即笑了笑说道,“赶紧来吃荷包蛋,我给里面放了糖精,甜着呢。”

这个时候,白糖贵的很,很多人家买不起,为了哄孩子就会买上一点糖精回来,一粒糖精就能让一大碗荷包蛋甜甜的。

看着王鲜花脸上讨好的笑容,温暖没有吭声,接过碗埋头吃了起来。

从醒来到现在,都快要饿死她了。

吃完饭擦了嘴,将碗就放在一旁也没有管。

王鲜花总觉得今天这个大女儿有些怪怪的,可具体怎么怪,她又说不上来,见她吃完了,笑着说道,“赶紧的,你爸还在外面等着呢。”

今天,是温峰奇带着她去相亲。

说的好听是相亲,其实和卖女没啥区别。

“好。”温暖穿上放在炕上的黑褂子,腰身被她刚才收了一下,已经没有那么宽松,但也不是多好看。

先将就着穿吧。

等以后有能力了,她一定要专门弄一个大大的衣帽间,里面全都放满漂亮的衣服,每天不重样的穿。

谁知道才出门,就见周亚妮正站在院子里跟温峰奇说话。

温暖心里轻轻一晒,这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周亚妮才是温峰奇的亲女儿。

前世,周亚妮也是这样,经常来她家,而温峰奇对周亚妮一直都很好,她能和周亚妮成为闺蜜,这其中也有温峰奇的功劳。

现在想想,温峰奇对周亚妮也太好了,甚至都要好过她和温娟这两个亲生女儿。

温暖有时候在想,会不会是两家把孩子给搞错了,周亚妮其实才是温峰奇的女儿。

不过后来,王鲜花得病死了没多久,温峰奇就跟周亚妮她妈,寡妇郭安琴结婚。

再加上村里的流言蜚语,温暖这才知道,原来温峰奇早就跟郭安琴有一腿。

“暖暖,”看到她出来,周亚妮高兴的走过来,想要拉温暖的手,却被她不着痕迹的躲开了,“我听说你今天要去相亲啊,太好了,以后你就是主任夫人了。”

“咦?”周亚妮歪着脑袋笑看着她,“你咋把头发扎起来了?”

“怎么了?”温暖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说道。

前世的仇人就在眼前,想起她曾经做过的事情,温暖在心里一遍遍的告诫自己,别着急。

那些欺负过她的人,一个个的,她都会报仇回去的。

“没什么,就是......感觉会不会有些不庄重?”周亚妮犹犹豫豫的说道,“你别多想啊,我就是觉得你这衣服是不是有点小了?”

“嗯,改了一下。”温暖笑着说道,“是不是很好看。”

周亚妮一噎,看了一眼温峰奇。

“一天净想些不务正业的,”温峰奇手背在后面不耐烦的说道,“赶紧收拾了走,别迟了。”

“峰奇叔你别生气,要不让暖暖重新换一件?”周亚妮笑着说道,“还有你的头发,感觉还是原来的样子好看一些。”

“不必了。”温暖说道,当然没有忽略掉周亚妮一闪而过的嫉妒。

“不换就不换,赶紧走。”温峰奇有些生气的看着温暖,“我告诉你,今天这个相亲必须成,我老温家不养吃闲饭的人。”

“别以为动不动闹死闹活的,就能威胁到老子。”温峰奇双手背后,在前面边走边说。

“我不会去的。”就在他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听到温暖的声音,“我这辈子就算是剪了头发去庙里当姑子,也不会嫁给陆国志的。”

剪头发去庙里当姑子自然是不可能的,毕竟现在是新社会。

但温暖的话却是激怒了原本就对她不满的温峰奇。

这是对他大家长权威的一种挑战。

“你说啥,再给老子说一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