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农门辣妻有空间 第3章 顾月收留薛景寒

第3章 顾月收留薛景寒

书名:农门辣妻有空间
作者:八月
更新时间:2022-11-16 16:17

“你去干嘛了?”

“大、大姐,我刚准备上山找吃的去,结果没想到看到有个浑身是血的人倒在地上,如果咱们不管他,他指定得没命啊!”

得,这是又做好事去了。

顾月一个没忍住,扬起巴掌就招呼了过去。

一边拳打脚踢,一边斥道:“顾二牛!你出门的时候脑子是不是被门夹了?家里现在连点儿存粮都没有,你还想着救人?你救了他,谁来救我们啊?”

顾二牛抱着头四下逃窜,仍旧不死心的喊道:“姐,那可是条人命啊!”

“你活佛转世是吧?我都快要饿死了,救个头啊救!”

顾月越揍越来劲儿。

顾二牛也没想到自己那以往温柔善良的大姐居然还有这么暴躁的时候,被打得都快要怀疑人生了,但又不敢还手,只能咬牙硬挺着。

不过好在顾月穿越到现在就只喝了一碗米汤,本就没多少的体力才一会儿就又消耗得干干净净。

她喘着粗气瞪眼看着正龇牙咧嘴的顾二牛:“过来!”

看我打不死你!

顾二牛一缩脖子,没动。

他又不是傻子,这时候过去找死啊!

“姐,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乱好心了。”

“呸!”顾月气得咬牙,“你的保证就是放屁!你自己说说,这个月都保证几回了?”

气儿缓过来,她又是几拳头呼呼砸过去。

顾二牛被打得直跳:“我真的知错了,大姐。就最后一次,以后再也不敢了!”

说着,又带着可怜巴巴的哀求目光看着她。

“那个人是真的很惨啊,身上到处都是伤,也没人管他,长那么好看,要是死了得多可惜……”

“好看?”顾月眉毛挑了挑。

“是啊是啊!那小子长得可好了,比咱们村子里那些人加起来还要俊俏!”顾二牛点头如捣蒜,生怕他姐不答应救人。

“切。”

顾月闻言撇了撇嘴。

村子里一共才多少人?没见过世面!

“姐,好人有好报,你就发发慈悲,救他一命吧!”

顾二牛心虚的瞥了眼院门外。

“人我已经带回来了。”

??”

踏马的,算你狠。

顾月深呼吸一口,虽然不情不愿,但也只能往外面走去。

顾家院墙外,此时正靠坐着一双目紧闭、面容俊朗的少年。

他头歪着,眉头紧皱,像是在承受着极端的痛苦。

顾月掀开他的衣袖检查,认出他身上的伤口乃是刀剑所致。

默默回头,看着她二弟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顾月磨牙,真想把人再拖出来胖揍一顿!

这哪是在救人?分明就是想害死他们全家!

“姐……”

“别踏马叫我!赶紧的,把人拖进去!”

顾月黑着脸吩咐,自己则是亲自把地上的痕迹全部消除。

进屋后,她对着顾二牛的脑袋就是一记爆栗:“你脑子里装的都是浆糊吗?那人身上全是刀剑伤,捡回来就是个麻烦!”

“姐,我错了。”顾二牛捂着脑袋,小心翼翼的求饶,“可再怎么说,咱们也不能不管啊……”

这不说还好,一句下去,又换来几个拳头。

顾月气得肝疼,不解气的再踹了一脚:“傻愣着干什么?找大夫啊!”

“咱们……没钱。”

顾二牛的声音小得堪比蚊蝇。

“知道没钱你还敢乱救人?”

顾月恨铁不成钢的瞪着他。

废物不可怕,可怕的是废物还想当普度众生的大善人。

“去烧水,顺便再给他换身衣服。”

冷声吩咐完,顾月抓起屋里的背篓和砍刀就要走。

顾二牛一时没反应过来,追问:“姐,你上哪儿去?”

“采药!”

顾月头也没回,冷哼一声,出了院门。

然后等她走到山上,才发现外围已经被附近的村民采摘一空,连点儿可用的药影子都看不到。

靠,什么破运气!

她暗骂一番,只能朝着更深处走去。

这是座野山,里面虽植物繁多,但也隐藏着不少吃人的野兽,所以那些村民很少往里面来,倒是保留了不少能用的草药。

顾月寻找一通,发现了不少如三七、金银花和鱼腥草这类可以止血消炎的草药。

她眼睛一亮,这些可是好东西啊!

没有任何犹豫,她动手将这些东西全采进了背篓。

这里山有水,采点草药好歹能维持生计。过两天去探探市场,再看看药堂有没有适合的活计。

既来之则安之,索性也是没办法了,总得活下去不是?等打出一片天自己开药铺岂不美哉?

再下山时,天已经慢慢变黑,路上连个鬼影儿都没看到。

不过这样反倒让顾月松了口气。

作为一个外来的灵魂,她可不想太多人注意到自己,以免被看出什么破绽。

回到顾家院中,正垂头丧气蹲着的顾二牛瞬间像打了鸡血似的弹了起来。

看到自家大姐,他亮着眼睛下意识就要跑上来迎接,可很快脚步又顿住,缩着脖子不敢靠近。

他怕他大姐又打他。

他脑袋现在还疼呢!

“姐,你采到药了没?”

顾月懒得搭理他,走到井边打了盆水,开始清理起药草来。

心虚的顾二牛也不敢再多话,只傻傻站到她旁边,隔了老久才鼓起勇气弱弱来了句:“大姐,那人还在流血,看上去不太好了……”

造孽啊!

顾月心中憋屈。

前世被医院压榨没日没夜救病人也就算了,怎么穿越一遭,还要救死扶伤,能不能让人活了?

见她阴沉着一张脸不说话,顾二牛立刻乖乖闭了嘴巴。

清理完药草,做了处理后,顾月这才进了那人躺着的房间。

那人脸色此刻惨白到了极点,双目仍旧紧闭,连呼吸都开始微弱了。

想到他身上那一道道狰狞恐怖的伤痕,顾月叹息一声,坐在床边替他处理起伤口来。

止血、消炎、针线缝合,一气呵成。

然而这一幕看在偷偷观望的顾二牛眼里,却险些惊掉他的下巴。

大姐……好吓人。

正瑟瑟发抖,顾月已经起身走了出来,还顺带扔了他个白眼儿。

“看着点儿他,免得伤口恶化。

看个缝合伤口都能吓成这样,原主这二弟也真够废物的。

顾二牛没意识到这些,瞄了眼屋内,呆呆追问:“那……那恶化了该咋办?”

“凉拌!”顾月没好气的瞪他,“人是你要救的,你自己负责!”

她肚子到现在都还饿着呢,哪有心思管别人?

再也不理这傻愣子二弟,顾月径直回了自己房间,疲惫的倒在了床板上。

望着屋顶,她生无可恋,心里不断祈祷着一觉醒来就能回到原来的时空,或者哪怕是在阴曹地府,她也认了。

可惜想象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

第二天醒来,她还是在那破旧的床板上。

老天爷,你还是人吗?

抬头望天,顾月捶胸痛骂。

最后她骂累了,不得不被迫接受现实。

闭眼深呼吸,她在心里劝着自己:反正都回不去了,还是先花点儿心思想想该怎么活下去吧。

平复下情绪,她起身下床,走出了屋子。

然而人刚跨出门槛,她就察觉出不远处似乎有道视线在盯着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