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眼红 第2章 发疯

第2章 发疯

书名:眼红
作者:多金烦恼
更新时间:2022-11-17 11:54

不是征询,而是陈述!阮芫差点没手抖到把平板扔出去,他是没学过基本的社交礼仪还是对自己过分自信,觉得她一定会同意!

阮芫想都不想拒绝得干脆利落:“同一个人我不会再约第二次,你省省心去找别人吧。”

贺余没有再说话,阮芫心里又一阵没底,她有点讨厌自己这副外强中干的样子,不想和他有什么瓜葛,但潜意识里又怕激怒他……

当一个人心中藏事时,好像看到的一切都在影射自己。

阮芫一连翻的好几条新闻,都是网约遭遇杀猪盘,被网约对象骗财骗色,交友软件背后的陷阱……

快节奏的时代,性、爱分离的事早已司空见惯。

阮芫把平板扔在一旁,闭上眼睛时大脑却又无比清醒,连灭蚊灯运作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不是没有失眠过,不过这次不同于少女怀春时的辗转反侧,也不是初入职场的惴惴不安,只是因为一场不负责任的网约,那种不可控感,仿佛一列超速行驶的火车,随时面临脱轨的危险!

贺余把手机塞进裤兜里,面上噙着的笑显得眉目愈发俊朗,起身晃到阳台上摸出烟点上,显而易见的心情大好……

谭平进来时贺余正靠在阳台上仰着头悠闲的吐着烟圈,谭平瞥了眼他手指上还没掉落的长长的烟灰,意味深长的一笑:“手还挺稳,不会真没女朋友吧?”

贺余顺手把烟灰弹在阳台上的猪笼草的猪笼里,一副惬意的模样:“年轻精力好!”

贺余问谭平什么时候处理阮芫的案子。

谭平根本没打算打这桩官司,直接说明了其中的利害关系,安市赵家不是他们能轻易得罪的,整个南市没有哪家律所敢接这个活。

“这些拜金女削尖脑袋的想要嫁入豪门,发现捞不到好处就想通过离婚来狠捞一笔,真够狠。”谭平说话时眼里厌恶尽显。

贺余:“既然你不想得罪赵家,为什么还要接这个案子?”

谭平:“就当是卖赵立言个人情,拖拖时间。”

贺余没有接话,猛吸一口烟后转身出了阳台,将烟蒂塞到刚才那株猪笼草里,笼口立时冒起一丝绿烟,仿佛无声的哀嚎……

谭平在贺余身后大叫道:“你这小子,我这草都快变成你的烟灰缸了!”

阮芫刚到南市,就被赵立言的车别停在了街区。

车刚停稳,阮芫就被气急败坏的赵立言直接从车里拽了出来。

“赵立言你又发什么疯!”阮芫尖叫着,奋力的想要挣脱被他捏得生疼的手臂,却换来整个人被重重的砸到路旁的石墙上。

瞬间只觉一股巨大的力从身后坚硬的石墙传来,震得脑袋都快要散掉……

赵立言右手紧紧摁住阮芫的手臂,左手卡在阮芫的脖子上,迫使阮芫整个人死死的贴在墙壁上:“阮芫,起诉的事你倒是干得挺利索啊!”

阮芫被他掐住喉咙挤不出任何一个字,只能用力的伸出腿踢他,赵立言直接期身压在她身上,顺势稳稳的按住了她的双腿。

这姿势在路人看来就像是男女在靠着墙亲密,阮芫想,就算赵立言此刻在这里把她杀了,应该也不会有人发现吧!

赵立言把头伏在阮芫的耳侧声音低沉而危险:“既然你那么想要这钱,那你为什么不再坚持一下呢?只要你给我生个儿子,我的钱都可以给你。”

阮芫厌恶的别过脸,用力的吐出每一个字:“赵立言你这么滥交,我可不想被你染上艾滋!”

这番话彻底的激怒了他,阮芫明显看到他金框眼镜下的瞳孔快速的一缩,眸光瞬间变冷,左手的力道也在慢慢收紧:“让我看看你是不是真的为了钱可以命都不要!”

进入鼻腔的空气越来越稀薄,就在阮芫以为真的要命丧于此的时候,赵立言突然向左望去,手上的力道也瞬间跟着松开。

霎时空气争相涌进鼻腔,阮芫被呛得蹲在地上大声的咳嗽,顾不得去擦咳出的眼泪,阮芫顺着赵立言的方向望去。

马路对面一个身穿黑色工装短袖,头戴鸭舌帽的男人正慢慢悠悠的收回自己的手机塞回裤兜里。

他刚才在录像!

阮芫刚站起身来想要追上赵立言的步伐到对面去,可手机却在这时响了起来。

是公司的人事打过来的,罗里吧嗦的交代了一番新岗位安排,阮芫什么也没听清,胡乱应付着挂了电话,此时对面马路上的人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只有赵立言铁青着一张脸从对面走过来,拉开车门直接上车,狂轰油门留下一串浓浓的黑烟……

阮芫有些脱力的坐进了车里,这时才发现脚软得连刹车都踩不住,刚才如果不是对面那个男人,可能赵立言真的会掐死自己吧!

可任凭阮芫怎么想就是想不起对面男人的模样,他的帽子压得太低了,她根本看不清,只记得他个子高而且挺拔……

阮芫一回到公司小西就立马靠过来八卦的打探消息:“办好了吗?”

阮芫无奈的摇摇头,隐在衬衫衣领下的淤青分外刺眼,小西捂着嘴低声问:“他打你了?”

赵立言那哪里是打,分明就是想把自己杀了!

阮芫颔首默认,小西惊得眼睛都瞪大了:“你这前夫到底是何方神圣敢这么猖狂,你赶紧报警,牢底都让他坐穿!”

她的音调越说越大,阮芫赶紧竖起食指示意她保密。

阮芫此刻也是一个头两个大,她那里有本事把他送进监狱,当初要不是她趁赵立言拘留期间起诉离婚,恐怕婚都离不了,现在她只求谭平真的跟外界的传闻一样厉害,让她可以顺利拿到那笔钱。

可赵立言又是怎么知道自己正准备起诉的呢?

阮芫脑海里立刻弹出一个人:贺余!

除了他实在想不出第二个人了,他的出现实在是太过于凑巧了。

脑海中千丝万缕的问题一下子全部冒出来,阮芫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置,一想到赵立言离开时那暴跳如雷的模样,指不定哪天又跑到自己这来发疯,阮芫只得先到小西家躲几天。

赵立言意料之外的没有来找阮芫的麻烦,阮芫也无暇顾及此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