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天命阴阳师 第4章 诡将等级

第4章 诡将等级

书名:天命阴阳师
作者:石榴吖
更新时间:2022-11-18 11:57

我到现在都还没搞清楚状况,什么叫保护我?

难不成从我出生,他们就知道我会出什么事吗?

“李……嘉哥,具体到底什么情况?二叔在哪?”

我从小就是二叔带大,听到他出事更是着急。

李嘉肯定知道二叔的情况,我得让他带我出去。

“我也不清楚,但我用罗盘寻过他,还有气息,说明还没死,只是他不能及时回来,我要做的就是保护你,陈二叔肯定能回来,如今要搞定的事,是你跟沈清秋,可不能让她将你带走。”李嘉放下茶杯,点了根烟,嘴里吐着白色烟圈。

可我内心不安,我知道二叔定是为了我的事才会冒险,他不回来,我根本没办法待在这里。

李嘉看我拿着手电筒又要出去,赶紧将我拦下,“我说你怎么就这么倔呢?陈二叔让我来过来,为的就是不想让你出事,你倒好,还非要往外面跑,是闲自己命太长了吗?”

他力气很大,将我推到,我一屁股坐在地上。

我抬头瞪着他,李嘉可以不关心二叔的死活,但我不能!

“我不管你们目的是什么,在我心里,二叔最重要,我必须将他带回来!”我不顾李嘉反对就往外冲。

李嘉灭了手里的烟,丢在脚边踩了一脚,然后反手扣住我手腕,将我拖进房间,二话不说用绳子来了个五花大绑,这绑起来的姿势,越看越诡异。

他娘的,他这是玩什么新的东西?

“放开我!李嘉!”我怒吼着,但他冷静的关上门,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冷冷的望着我。

“我说了陈二叔还没死,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怪怪待着,等沈清秋找来,我帮你处理掉,你想去找他,我绝对不阻拦。”

“你现在出去,相同于要去送死,外面都是鬼神,就等着你踏出这个院子,你觉得你出去后,还想怎么去找陈二叔,怕是掉进鬼神的坑里出不来!”

我听完这些,慢慢冷静下来,目光紧锁在他身上,“那你跟二叔到底是什么来头?为什么要保护我?”

从小我就被传不吉利,村里人压根就不待见我,又怎么会需要人保护?怕都巴不得我早死。

而这些年,要不是二叔照顾,我这条命早就跟着父母一同去了。

李嘉嘴角勾起一抹阴冷,靠近床边,按住我肩膀,“你知道阴年阴月阴日出生的尸生子,会是什么样妈?”

我摇头,不懂。

听二叔说,我这种出生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怪事。

“你出生当天,你母亲入了棺材,她死后生下你,就是在跟阎王爷抢命,还惹怒了雷神降下责罚,你父亲依旧要将你留下。”

“但你体内鬼气太重,身边的人会被祸及,但你不用多虑,你父亲的死,跟你无关,你那会还小,鬼气侵蚀不了他,更何况小时候你二叔常在,更不能耐你何。”

“可你长大,鬼气会散发,吸引着方圆百里的鬼神,想抢夺你,陈二叔为了你,才在这里开寿衣店,棺材是为了镇住那些鬼神,没想到你还是被盯上。”

李嘉说了这么多,我总算明白为何二叔不让我半夜出门,每次上学都会让我在怀里兜着一枚铜钱。

“那保护我呢?为什么?”我知道二叔护我是一家人所为。

可我跟李嘉无缘无故,他不应该会平白保护我。

“你可知道,你的血,也是鬼神最惧怕的东西,但同样是修士想得到之物,所以你被不少人马盯上,平日不要轻易放血,会有巨大的威力。”

“我们保护你,不过是因为陈二叔,我们这些人,都是他的徒弟,加上你体质特殊,如果能好好学习,来日方长,定能成为比我们更厉害的修士,也能除鬼灭神,那个时候,我也不用再保护你,反而还需要你帮忙。”

李嘉说起这个,眼底泛起一抹笑,像是早就打量好这件事。

我也算大致了解情况,我现在的样子,要是走出院子,就会被生吞活剥。

为了确定二叔的事,我又问了一遍李嘉,他说没事,可我不安,总是在追问他,最终他没办法,当着我的面,调动手里的罗盘,还教我怎么用。

找到二叔平常用的物件,然后用符咒摧动罗盘,它能指明方向,这人若是死去,罗盘会不停的打转,若是没死,罗盘察觉到位置,指针会停留在一个方向。

我看到指针指向院子外,那边是村里,二叔难不成还在村长家里?

毕竟他说去找村长,除了那里,我想不到别处。

“怎么样?我没骗你吧?陈二叔是真的还没死。”

“那过两天,我能出去找二叔吗?”我小心翼翼的问他。

“只要沈清秋不来找你麻烦,那些小啰啰我都能对付,只有沈清秋是鬼将,对付起来会有些难处。”

我听说过鬼会划分等级,从恶鬼,鬼将,鬼神,鬼王,鬼皇,最后是鬼帝,已接近神的实力。

而生前如何死去,再死后也会被归类为各种鬼物。

若曾雇凶杀人,害人谋财,死后会成为以脏水气味为食的鬼,也称为镬(huo,四声)身鬼。

以此类推,还有许多鬼物之分。

想到此处,我动了动脚,激动的说道,“我们要是知道沈清秋生前何事而亡,是不是可以对症下药?”

“你这法子我倒是没试过,主要行动起来有些危险,但也不妨一试。”

李嘉见我老实下来,将绳索取下,我手臂发麻,刚才那个姿势实在难受,跳下床活动一下筋骨,我便将沈清秋留下的金凤钗拿给李嘉看。

他仔细的研究,看到金凤钗上有些花纹,跟他见过的钗子不一样,而且做工不算精细,更像是前几年的东西。

“这种材质。我记得村里有一家铺子,曾经做过一套婚嫁头冠,跟金凤钗样式很像。”我突然不害怕,想事情时,头脑就清晰了不少。

李嘉一听,咧着嘴笑,一把抱住我,差点没把我勒死。

“好兄弟,我就知道你不傻,等明天我去看看,今晚就安生睡吧。”

我听着这话,怎么像是在骂人?

而他将金凤钗还给我,便自然的躺在我床上。

等等?他不会也要睡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