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张二蛋的快乐人生 第1章 张二蛋刘彩妮下聘礼

第1章 张二蛋刘彩妮下聘礼

书名:张二蛋的快乐人生
作者:柴门萌犬
更新时间:2022-11-21 16:56

秋风萧瑟,田地里的苞谷收了大半,只剩为数不多的几片地上还矗立着几根似乎见风就倒的苞谷杆。

此时的天气,就像张二蛋的心情。

“二蛋啊,要我说,今天你还是别去下聘礼了吧。”媒人知道二蛋家的情况,有些替他担心。

“不行啊,俺爹说了,要是我不娶个媳妇回去,他就是死也不会瞑目的。”

二蛋抿了抿嘴,一脸苦笑,“这回就当是给他冲喜了吧。”

虽然八万块钱也不算重,但是拎在张二蛋的手里好似有千斤。

迈着沉甸甸的步伐,他和媒人六婶儿到了村东头的刘彩妮家里。

“不是说好了十万块吗?怎么就八万?”刘彩妮的妈数了数张二蛋递过来的塑料袋子里的钱,一脸不悦地说道,“还有两万块钱呢?”

张二蛋刚要开口,媒人六婶儿拉了他一下,赔着笑道:“我说他姚婶啊,二蛋的家的情况,咱们村里人都知道,这两万块他实在是拿不出来了,你看啊,大家都是一个村的,邻里邻居的,结了婚就是亲上加亲,总不能为了这点钱断送掉俩孩子的姻缘吧。”

“是啊,婶儿,我爹还在医院里躺着,那两万块……两万块是他的救命钱啊!”张二蛋忍不住说道。

媒人给了他一个眼色,心道这下坏事了。

果不其然,听到张二蛋还有两万块没拿出来,刘彩妮的妈姚碧莲瞬间就跳脚了。

指着张二蛋的鼻子破口大骂道:“好你个臭小子,我家彩妮还没过门呢,你就这么跟我们家玩心眼,你是不是觉得除了你,我们家彩妮就没人要了?”

张二蛋心里冷笑道,你还真说对了,生米都煮成熟饭了,她还能再嫁给谁?

“妈,你少说两句,八万块彩礼也不少了。”刘彩妮红着脸从屋里出来,对着姚碧莲说道。

姚碧莲眼一瞪,手指着房间屋门道:“这里没你说话的份,赶快给我滚回屋里去。”

刘彩妮回头看了张二蛋一眼,眼里含着泪,捂着脸跑进了房间,咣当一声关上了门,隐隐约约还传来了哭声。

姚碧莲在这个村里,是个有名的泼妇,强势的很,最擅长的事情就是胡搅蛮缠,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她的女儿,怎么可能仅仅十万块就嫁给那个穷小子,更何况他家里还有个病秧子老爹,以后女儿嫁过去少不了要伺候那个病秧子。

要想把她女儿取走,她觉着她多要点钱没毛病。

“二蛋啊,你也看见了,咱家彩妮对你是有意思的,一心想跟你,但是啊,你这个彩礼钱要是不到位,婶儿我这关可真过不去。”

姚碧莲努力克制脸上的不爽,假笑着继续说道,“要不,你回家去把那两万块钱取来,或者直接打我卡上也行,再带我们家彩妮去买套三金,要是不想买,折现也行,就按两万来算吧,你总共再给我四万块,你俩这亲事就成了。”

张二蛋一听,这不是坐地起价吗?

眼看着张二蛋要暴走,媒人六婶儿赶紧把他拉到一边,小声劝道:“要不,你再回去想想办法,我早就跟你说过,来这儿千万别提你爹的事情……”

“反正我爹的救命钱我是一分都不会动的,要是能借得到,我早就去借了。”

张二蛋皱着眉头说,“我去问问刘彩妮,她平日里就个没主见的,今天千万给我撑住了,她要是能硬气一点,没准儿这事儿就能成。”

张二蛋松开了衬衫最上面的扣子,吐了一口气,走到刘彩妮的窗边,敲了敲窗,问道:“彩妮,就差两万块了,你让你妈先同意我俩,钱我回去慢慢给她凑。”

等了许久,张二蛋都没听到屋里的人的回应,心逐渐就有些凉了。

张二蛋正欲叹气,冷不丁地从后面传来一个娇柔的女声。

“不行,刚刚我妈说了,还差四万!不拿钱来,休想娶我姐!”

转过头,张二蛋看到一个面容跟刘彩妮有七八分相似的姑娘,正一脸蛮横地用手指着他,而且还是中指。

张二蛋彻底怒了,这一家都是些什么人,这婚不结也罢!

眼看着张二蛋要反悔,姚碧莲紧紧地攥住装钱的塑料袋,朝后面一背,到手的钱她怎么肯往外给,随即恶狠狠地说道:“二蛋,你要是不再拿四万块钱来,你俩这婚真结不成。”

“你……!”张二蛋被姚碧莲这胡搅蛮缠的操作气得想打人。

可姚碧莲长得膘肥体壮的,一般的小青年还不一定是她的对手,张二蛋也不想动手打女人,被她黑下的钱怕是得想想其他的办法。

临走前,张二蛋手指着姚碧莲恶狠狠地说道:“这婚我不结了,我不可能拿我爸的命来结婚,我劝你最好把这八万块钱还我,不然我让你家中秋节去下面过!”

一直窝在窗边的刘彩妮听到张二蛋这句话,被吓到了,哭哭啼啼地跑了出来。

张二蛋见彩妮出来了,心头一喜,这丫头今天可以啊,正要上前拉着她的手,却被姚碧莲一把拍开。

姚碧莲一巴掌将刘彩妮扇进了屋,咬牙切齿地骂道:“死丫头你出来干什么,也不怕丢人,哪有你这样上赶子要嫁穷小子的!”

“没钱就赶紧给我滚回去凑钱!”姚碧莲毫不示弱的操起一根笤帚,作势要开打。

“好男不跟女斗,记住我刚才说过的话,钱要是不还给我,你们一家中秋去下面过!”

撂下这句话,张二蛋就气冲冲地走了。

“哼,我就不信了,这小子真的会舍得不要你,这钱呐,他铁定会送来的。”

姚碧莲望着屋内的女儿,一脸的笃定,心中甚是得意,我叱咤江湖几十年,还从来就没有失算过。

“二蛋啊,你别跑那么快啊!二蛋,你等等六婶儿啊!”

媒人在张二蛋的后面一路小跑,紧跟着他,生怕他回去会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来。

毕竟张二蛋的倔脾气在整个刘家村可是出了名的,很容易钻牛角尖,村里好多人都怕被他缠上。

张二蛋气呼呼地走回家,此时家里就剩一个正在上高中的妹妹在写作业,他娘在医院里陪着他爹。

“哥?谈成了?”望着空手而归张二蛋,他的妹妹张小玉喜出望外地问道。

张二蛋挥了挥手,有气无力地回道:“黄了。”

“啥?黄了?咋会黄呢?你不是拿钱过去了吗?”

张小玉皱起眉头,“对了哥,那钱呢?”

“被彩妮她妈攥着呢!要都要不回来。”

“那咋办啊?”张小玉都快急哭了,这钱可是家里好几年的存款,爹为了攒钱给哥哥娶媳妇,成天舍不得吃舍不得穿,生生累出了病。

张二蛋这回出奇的冷静,点了一根烟,吐出烟圈,缓缓说道:“妹啊,没钱可真难,到哪都得当孙子,可你哥我偏偏又是个不会认怂的性格,你放心吧,这钱,我一定会要回来的。”

当六婶儿气喘吁吁地跑到村西北角张二蛋的家里时,他正在厨房生火做饭,他妹妹张小玉在一旁打下手,兄妹俩一副其乐融融的景象。

见二蛋没事,六婶儿这才放心地离开了他家。

吃过晚饭,天刚擦黑,张二蛋蹲在院门口抽烟,寻思着怎么去刘彩妮家把钱要回来。

一辆摩托车呼啸着从他跟前过去,车上一男一女,不过都戴着头盔,他一时也没认出来是谁。

“嗯?这不是去我家地里的方向吗?”张二蛋摁灭手中的烟头,疑惑地说道,“他们去我家地里干嘛?”

张二蛋一家,在刘家村是外来户,当年分地的时候,被挤到了村的西北角,他家的田地自然也在西北角,田地的尽头是一个没水的大沟,根本就没有路了。

因此张二蛋判定这两人肯定是去他家地里偷苞谷的,前几天收的苞谷还在地里晾着呢。

张二蛋回屋拿了件外套披上,赶忙往外冲,张小玉只在后面问道:“哥你干嘛去啊!”

“你好好写作业,我去咱家苞谷地里看看,好像有小偷!”

到了地头,果然刚刚从他面前呼啸而过的那辆摩托车正停在那,但是不见人影。

刘家村地处平原,田野一望无际,能做遮挡的东西也只有地里那一人多高的苞谷杆了,张二蛋家大概还有半亩地的苞谷没有收,正是藏人的好地方。

张二蛋顺手捡起一根树枝,轻手轻脚地接近苞谷地。

没走两步便听见了男女间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

那不间断的声响中传来男人说话的声音。

“你说咱俩不会被那个小子发现吧,毕竟咱们刚刚来的时候,正好在他家门口被他看见了。”

“担心个啥啊,那小子今天在姚碧莲那里吃了瘪,现在才没有心情搭理咱俩呢!”

紧接着女人回答道,“快点啊天赐哥,这秋天的夜里可冷了,你快点,咱们得早点离开。”

张二蛋收了收心神,听这女人的声音怎么那么耳熟,又听了几句两人打情骂俏,他总算听出来了,那个女人竟是他的表嫂!

但是那个男人,却不是他的表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