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农家神医:我在古代娇养权臣 第2章 顾谙谢居说媒

第2章 顾谙谢居说媒

书名:农家神医:我在古代娇养权臣
作者:隔壁村的妹纸
更新时间:2022-11-21 16:59

不过那些人,大多都是叫她顾三的。

“我……”少年挣扎着要坐起身,沉重的身子令他再次跌回了床上。

“你现在身体还挺虚弱的,还不能起来。”顾谙将人给再次摁回床上,“等会你大伯帮你熬完药,你喝完应该会好很多。”

“大伯。”少年眼神终于有些波动,“他人呢。”

“在给你煎药啊。”顾谙纳闷的看了眼少年,这个人怎么回事,刚才没听见自己说的话吗?

“你在这边等会儿,我去看看药煎好了吗?”

顾谙转身出门,在迈出门槛前,突然间回头问了句,“对了,你名字是什么。”

“谢居。”

“哦,谢居啊……”

谢居?!

顾谙微微扬眉,她知道这个人。

原来这个少年就是谢居啊,这倒是真的没想到。

顾谙去厨房查看情况的时候,脑子开始想起自己平日里听到的关于谢居的一些传闻。

谢居的父亲是隔壁谢家村的一个老秀才。

当年年轻的时候考了好几次都没能中举,后面只能放弃,在村子里办个学堂,当了个夫子。

后来娶了谢家村第一大家的姑娘,生了谢居这个孩子。

谢居的母亲走得早,谢居的父亲也没再娶,就把这个独子拉扯长大。

这个儿子倒是比谢父有天赋些,前一年就中了秀才,比他爹二十几才中秀才有出息多了。

十几岁在大户人家里乡下中秀才算不上多稀罕,但在乡下地还是足以让人称赞几句的。

当然,谢居最出名的还是他长得好看。

人长得俊俏,风度翩翩的,偶尔看到他拿着书在院子里,不知道未婚少女会找借口偷偷的从院子门口经过。

就想着悄悄看上几眼。

顾谙走到厨房时,正好谢大伯也端着药汤走了出来。

“顾大夫。”

“熬好了?”顾谙点了点头,“那你把这药端给谢居喝吧,正好他人也醒了。”

闻言,谢大伯有些激动的端着碗,快步往客房内走去。

“谢居,你醒了!太好了,这顾大夫确实是厉害。”

灌了药,人醒了后,顾谙就让谢大伯把人带回去了。

等到明日,谢居再过来取药。

当然,如果加钱的话,顾谙也可以把东西寄过去。

翌日

“顾三,顾三!”

顾谙采着草药回到家里,正好瞧见同村的刘大婶敲着她家的大门。

“刘大婶,我在这。”

顾谙叫住了刘大婶,从背篓里摸出一把钥匙,边打开院子大门的锁,边询问刘大婶的来意。

“您今日是过来拿之前说好的草药的?”

“是。”刘大婶点了点头。

等跟着顾谙进了大门,视线先是从叠着几层高的竹筛子上晾晒的药材扫过,而后开始不住的夸赞着顾谙。

“你这孩子就是心灵手巧,杨大夫当年捡到你看来是老天怜悯,特地让你来吃他这一饭碗的。”

刘大婶止不住的连连夸了顾谙好几句。

“他要是在天有灵,见你现在开窍了,该有多高兴啊。”

顾谙没有因为这些话出现波动,而是将背篓放下,给自己和刘大婶各倒了一碗茶水。

“刘大婶你说吧,您今日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

刘大婶一愣,而后脸上再次堆出更加灿烂的笑容,“你这孩子就是聪明,本来呢,这些话也不好直接跟你说,但你现在家中也没有其他的家长,我就跟你直说吧。”

“你这孩子,虽然说现在靠着给村里看些小病,去镇上县里卖些药材勉强能过日子,但女孩子家家的,这日子呢还是要过得安稳些才好,你说是吧。”

“所以呢?”

顾谙将碗中的茶水一口喝完,睁着一双剪水秋眸静静的看着刘大婶。

被这双似乎能够穿透人心的眸子凝视着,刘大婶破天荒的头一遭觉得脸皮有些燥。

“哎,这不是之前你也见过的那位小少爷嘛,自从上次来你这边看了次病,现在天天惦记着,那头是说,你这要是愿意,人家可以抬你回去过好日子呢!”

刘大婶开了个头,越说越起劲,嘴角唾沫横飞的。

“他们家可是镇上的大地主呢,这要是去了,以后不愁吃喝,而且你下半辈子也不用愁了!”

顾谙听着耳边刘大婶的念念叨叨的,垂着眸没有搭话。

刘大婶说的这位镇上的大地主家的少爷,顾谙自然是知道的。

说是大地主其实是有些水分的,称不上大地主,但在这秋水镇,特别是对于大榕树村来说,算得上是家有余粮,不愁吃喝,买得起几个丫鬟的富庶之家。

前不久,这家里的小儿子得了重病,找遍了镇上的大夫都没法子。

后面听说了顾谙的名声,死马当活马医,找上门。

人是治好了,但那个小少爷回去后,说自己得了相思病,惦记上了顾谙。

“刘大婶你是真觉得这是一门好亲事?”

顾谙倏地淡淡问了声,不是质问也不是怀疑的语气,而是很平淡的一句话。

刘大婶一噎,而后讪讪笑道,“自然是好亲事,你这孩子,婶婶我怎么会坑你呢。”

对于这句话,顾谙不置可否。

这世上,有时候熟人才是坑熟人最狠的。

“他们老宋家有钱有粮,这是大家都看在眼底的,我能坑你不成?”

刘大婶继续凭借着自己的口舌劝道,“这女孩子家家的,要嫁人还是得看准点,嫁个家底雄厚的,嫁过去才不愁吃喝,才能过好日子呢!”

“千万别学着我们村里那傻丫头,傻乎乎的觉得嫁人就看着一张脸,那有什么用?现在一个好好的大闺女,才嫁过去没几年,老得跟三十岁了似的。老人都说,嫁汉嫁汉,穿衣吃饭,这男人家有底气,日子才美呢。”

“所以,你收了多少好处?”

顾谙悠悠道,她可不信,刘大婶是真的觉得这是好亲事,巴巴的赶上来为她着想的。

刘大婶被这话呛了下,好半天,才硬是挤出一些话。

“不过是一些媒人钱罢了。”

刘大婶扯了扯唇,不自在的出声,“但婶婶我也是为了你好。”

顾谙啧了声,“老宋家的小儿子是我亲自看过的,合不合适,我比你还清楚。”

但凡她要是真的有那意思,还需要等着刘大婶来当这个媒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