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过河拆桥 第4章 纠缠

第4章 纠缠

书名:过河拆桥
作者:地理课代表
更新时间:2022-11-22 15:16

贺山南跟那小姑娘进包间的时候,里头的人正好谈起城中区旧城改造的项目。

沙发上的宁不为看了贺山南一眼,说:“南少就为这项目回来的,这项目要是成了,赚的不是钱,而是名。上头很重视。”

贺山南闻言,没说什么,往单人沙发里一坐,长腿一伸,姿态闲适得很。

跟着一块儿进来的小姑娘脸皮没那么厚往他腿上坐,只得坐在最靠近贺山南的位置上。

另外一个人顺着宁不为的话,说道:“好几家公司听说贺氏参与这次竞标,直接摆烂。不过景明地产就有点不自量力了,我一个妹妹在他们公司当实习生,每天加班加点不知道做些什么玩意儿。”

宁不为问:“晏谨之那公司?”

“可不么,就一小流氓搞的公司,上得了什么台面?”回话的人言辞间都是对晏谨之的鄙夷。

在这包间的,都是宋城二代三代圈子里的。

这个圈子不仅排外,还挺瞧不上暴发户和富一代的,不过是凭借着一些小聪明或者小本事才有了些资源和钱财。

在资本、财富以及地位累计到常人无法企及的豪门世家面前,不值一提。

一路摸爬滚打白手起家的晏谨之就属于这些人看不上的那一挂。

贺山南兴致缺缺,拿上茶几上的车钥匙,起身走了。

宁不为冲他背影问了一句:“你的接风宴,你第一个走,不合适吧?”

贺山南摆摆手,漫不经心地回:“累了,回家睡觉。”

……

沈书砚站路边打车。

纸醉金迷地处江北,离主城区有点距离,夜里九、十点钟,滴滴司机少得可怜。

打上一辆车,还得从五公里外赶来。

深秋的夜里透着凉意,沈书砚紧了紧身上的呢子外套,冷风还是从裙摆里钻进去。

她一冷,面颊就微微泛红,尤其眼尾,红得像是刚哭过一般。

平添了几分秋日限定的破碎感,惹人怜爱。

路过的醉汉冲她吹了口哨,在那人试图走过来搭讪的时候,一辆科尼赛克Geme

a稳稳当当地停在了她的面前。

车窗降下,里头的男人冲她偏头,示意她上车。

“我打好车了。”沈书砚将页面上的订单给里头的人看。

男人不疑有它地说了一句:“取消,我带你一程。”

沈书砚迟疑两秒,终究还是将手机放回口袋,拉开车门上了贺山南的车。

街头的醉汉叱骂一声——有钱了不起啊!

沈书砚系好安全带,贺山南启动车子。

他没问她现在住哪儿,她也没主动说,贺山南根本就不是来送她回家的。

车里暖气很足,冻得僵硬的小腿慢慢恢复知觉。

她俯身搓着小腿时,注意到贺山南瞥过来的目光,落在她白皙又纤长的腿上。

这个动作颇有勾引他的嫌疑,沈书砚收了腿,挺直身子。

她收起思绪,跟贺山南解释:“我和晏谨之只是偶然碰到,他纠缠我,我现在还没搭理,就这么简单。”

贺山南单手把着方向盘,车开得不快,听到她说这话,从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

语气淡淡地说:“离婚了再找对象,也没什么问题。”

前面是红灯,他踩了刹车将车停下,扭头,目光将她从脸扫到了脚踝。

似打量,又像是用目光将她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脱掉。

他顿了顿,说:“我知道你也闲不住。”

三年前他们厮混的那一个月里,她很主动,跟他用尽了各种姿势,像是填不满一般。

有次大汗淋漓时,他掐着她的脖子,居高临下地说:“你是真闲不住啊。”

眼里是鄙夷,是嘲讽,以及毫不怜惜。

她应该是媚眼如丝,极尽妩媚地笑着回:“那也只有你能满足呀。”

沈书砚收起脑子里那些需要打马赛克的画面,道:“是啊,还是南哥了解我呢。”

“但晏谨之不可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