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开局拒绝东方不败 第1章 李桓穿越争百户官

第1章 李桓穿越争百户官

书名:开局拒绝东方不败
作者:七只跳蚤
更新时间:2022-11-23 16:17

“贤侄,你有三条路可选。

一,修炼我林家祖传的辟邪剑谱,可在一个月内速成为一流高手。

二,日月神教教主东方不败,在招募男宠,你这姿色,晋选有望。

三,万历陛下在建豹房,招募年岁不超十六的奴婢,你也符合条件。

而东方不败和大内高手都可保你性命,你看要如何选择.....”

灵堂前,福威镖局镖头林震南对着头上绑着绷带的李桓告慰道。

两日前,李桓同父亲李贤出岛贩盐,返回时被人偷袭。

一行二十余人,死伤十七人。

其中百户官李贤身死当场,李桓同样遭受重伤。

幸得表叔林震南找到神医平一指,才将李桓救醒。

醒来的李桓脸上表情别提多精彩了。

他是侦察部队的战士,在赞比亚正执行任务呢,结果穿越到此赶上一个烂摊子。

本来按制度,他老爹的百户身份应该被李桓继承下来才对。

琅岐百户,妥妥肥差,手下有近三百兵卒,掌控琅琦屿方圆近百里之地。

可李桓还没接手呢,豪强方家突然跳出来要拿走这个职位。

在锦衣卫千户的调和下,方家给李桓一个月时间考虑。

要么退出百户官争夺,要么一个月后和方元一决生死,赢得人当这百户官。

退出?

李桓从方家的表现就大体知晓,自己父亲意外身死,必是方家策划的。

而他一旦没了这百户官这一层皮,那就是一介军户,方家还不是随便搞死他。

所以他必须争!

只是....这是个有东方不败的世界啊。

除非自己能偶遇风清扬,学会独孤九剑。

可华山到福建那距离,一个月不够来回的....

“桓儿你根本就不是那方元的对手,方元大你四岁,更是从小习武,你只有一个月的时间……”

“所以,你要争,就学辟邪剑谱。可能要做一些牺牲,但童子之身速成更强....”

林震南隐隐往李桓身下看了一眼,等待李桓的回答。

李桓紧皱眉头,神他妈做些牺牲,其他人不知道辟邪剑谱,他还不知道么。

让他自宫,还不如去抱东方不败的大腿....

可李桓大好男儿,怎么可能做这种自贱人格的决定!

“林叔,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李桓身体受之父母,宁可站着死,不会跪着生!”

“好!不愧是大哥的儿子!”

一阵豪迈的声音从门外响起,一道身影大步而来。

来人身着一身儒衫,却是一身凶悍之气。

只见他跪在灵堂前的棺椁,虎目泪流,

“大哥,你放心,谁敢抢大哥的基业,我陈一刀就要他的命。”

说完他站起身,大手拍在棺椁之上。

就听得啪一声,棺椁一角下垫着的厚实条石竟然生生的被震的布满了裂纹。

李桓记忆斗转,来人正是自家的二叔陈一刀。

三年前因得罪权贵被迫北上从军,得知大哥出事才赶回福州。

几年前,李桓亲眼所见,陈一刀硬抗十数兵丁以刀剑劈刺而不伤分毫。

数百斤石狮当成武器,轻松扛起,掷之数丈。

再看那隔着棺椁被生生震碎的数指厚的条石,李桓看到了出路,喊道。

“一刀叔,我想为父报仇!”

陈一刀一拍桌案道:“好,我便教你习武,老李家没有怕死之辈……”

灵堂前,三叔赵智忍不住摇头:“要是桓儿上了校场,怕是脑浆子都要飞出去……”

陈一刀哈哈大笑道:“有我在,大不了到时候杀穿校场,护着桓儿出海做那逍遥自在的海贼又有何不可?

到时候落了草,我便带人去灭了他方氏一族,岂不痛快!”

此时外公冯奎一锤定音:“也罢,大家都帮看看桓儿在哪一处海岛落脚,我去筹钱弄船,散会吧。”

方元自小习武,实力已达三流,没人觉得李桓会是方元的对手。

李家校场,李桓和陈一刀站在中央区域。

此刻陈一刀惋惜道:“桓儿,可惜你年已十六,根骨以定,就算是走內炼之道撑死也就是个二流。”

李桓不由犯愁,但陈一刀下一句话给了他希望。

“但李家几百年的传承,出过不少武将和一流高手,秘库有诸多神功存在。

等我明日再传你一式刀法,勤加练习,保命是够用的,唉....”

李家有一处秘库,秘库的钥匙在李冯氏的手中。

秘库不大,但是却深入地下数丈,周围是厚厚的巨石墙,有着价值数万两的宝藏。

找到母亲,接过秘库钥匙,李桓顺利的进入到地下的秘库当中。

贴着一面墙摆放着一张书架,上面有几个檀木盒子,正是李氏数代人收集而来的修行之法。

会不会有类似葵花宝典,独孤九剑,吸星大法这种神级功法,李桓满怀期待的看过去,结果.....

“迎风扶柳剑”、“十八式劈风刀”、“十六字归元丹诀”、“五禽养生法”、““混元铁布衫”

看着十几个木盒上面贴着修行功法的名字,根本就没有一门看得上眼的。

最后李桓的目光落在了一个明显不一样的铁盒上面,上面有一个封条,写着“李氏独门秘法”。

这铁盒内装着的正是他们李氏的传承功法。

李桓站在铁盒前,深呼一口气,用钥匙将铁盒小心翼翼的打开。

啪的一声,锁开盒开。

看到里面的情形,李桓不禁微微一愣。

其中赫然放着一册秘籍。

一本字质发黄,甚至有磨损,竟是兽皮上面刻着字。

只看其成色,有上百年的岁月了。

封面的大字给人一种遒劲有力,一股肃杀之气扑面而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