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开局拒绝东方不败 第3章 李桓陈一刀练功

第3章 李桓陈一刀练功

书名:开局拒绝东方不败
作者:七只跳蚤
更新时间:2022-11-23 16:17

圆月当空,已到午夜。

小院里一片漆黑,连翘在门口打着呵欠,强迫自己不要睡着。

屋内。

李桓渐渐掌握了十三太保横炼神功的调息之法。

修行的本质就是调动体内气息,这一步是至关重要的。

随着李桓进入到调息状态,“嘶”一股灼热的气息猛然之间顺着周身陡然敞开的毛孔涌入体内。

一刹之间,一股撕心裂肺的痛感传来,这就是外炼神功的可怕之处了。

铁砂掌需要双手插入灼热的铁砂之中修炼。

铁布衫则是需要身体接受外力的击打。

这十三太保横炼神功关打开周身毛孔这一关便如针刺全身穴位一般。

伴随着那玄妙的呼吸之法,李桓毛孔随着呼吸开合,正在缓慢的汲取药力。

再然后,一股难以忍受的麻痒自周身传来。

那一股痒意源自于全身的筋骨、皮肤乃至骨髓深处。

意志力稍差一些的人绝对会忍不住去抓挠。

在这股酥麻之中,李桓咬牙坚持,一动不动。

一旦动弹,那么这一次的修行便算是彻底的失败了。

按照功法的解释,这一组药汤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补充元气。

几次过后便可以尝试引动散于周身的先天元气汇聚丹田。

外炼硬功同內炼内功都是在开发那一道人体先天而生的元气。

先天元气的存在与人生老病死,强弱息息相关。

体内先天元气强盛者自然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凝练出一口内息。

这便是所谓的天赋异禀,修行天才。

陈一刀就是那种生来先天元气强盛之人。

初入修行的时候,不过是尝试了三五次便牵引一丝先天元气凝练出了一口内息,正式踏入了修行的门槛。

而按照陈一刀所讲,若是不出意外的话,李桓想要凝练一口内息,至少要十天半个月才有希望。

可是这会儿李桓却是感受着体内的异变,脸上带着几分惊讶与了然。

仿佛是受到了调息之法的牵引又或者是受到了灵药的刺激。

就在那深入骨髓的麻痒消失的刹那,一股股暖洋洋的气息从全身浮现。

这气息一出,李桓便有一种回到了母体一般的感触。

“这便是先天元气,只是为何会如此之多。

按一刀叔所讲,修行时能够自体内牵引出一两缕先天元气便已是不易。”

李桓心底疑惑的同时,却是没忘了运转调息之法牵引这一缕缕的先天气息向着丹田汇聚而去。

不知过去了多久,在李桓努力之下,终于在丹田之中汇聚出了一口凝练无比的内息。

感受着丹田之中那一股微弱却无比凝练的内息,李桓全身微微一震,一股欣喜自心头泛起。

这昭示着他已经迈入了三流武者的门槛。

~~~~

一夜过去,清早来到校场。

见到陈一刀的时候,陈一刀正将一只石狮子在手中抛来抛去。

咣的一声,石狮子重重的落在地上,尘土飞扬。

精赤着上身的陈一刀看到李桓来,提起装满了井水的木桶当头倒下。

哗啦一声,浑身湿漉漉的,交个透心凉。

下一刻李桓就见陈一刀身子微微一震,顿时以陈一刀为中心,水汽蒙蒙。

原本在陈一刀身上滚动的水柱愣是被一股劲力生生的震成了水雾。

都说由小见大,陈一刀震水成雾看似再简单不过。

但是李桓敢说,真正能够做到这一点的,怕是不会太多。

披上短衫,陈一刀手握两把大刀,将其中一把长刀丢给李桓,笑道:

“来,今天我且将我琢磨出来的一式刀法传给你,看好了。”

就见陈一刀将刀握于手中,然后双腿微分,两胯自然下垂,

整个人看上去无比放松,然而随着陈一刀一声呼喝:“斩!”

在李桓的注视下,原本无比放松的陈一刀双腿猛地绷直,腰胯随之一动。

脊柱就一条大龙一般将全身力量灌注到握刀的手臂之中。

顿时如雷光乍现一般,一刀斩出,又疾又快,充斥着无尽惨烈的杀机。

李桓注视着这一刀,就如放慢了无数倍,同时将那一刀的动作一点点分解开来。

甚至从脚趾、小腿、大腿、腰胯、脊柱、手臂发力动作,都看得无比清楚。

李桓整个人沉浸其中,在那惊人的悟性以及记忆力加持下,在陈一刀施展三次后便把握住了那一式刀法的精髓。

浑然不知道李桓差不多已经掌握了他那一式刀法的陈一刀冲着李桓道:

“今天就讲到这里,好记性不如烂笔头,除了这记刀法,回去也要多看医书,了解经脉穴位这些....”

然而还没有等到陈一刀将话说完,就见李桓拿起长刀,干净利落的一刀斩出,隐隐带出几分破空声。

“这……”

下一刻,原本一脸笑意的陈一刀就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

眼睛睁得大大的,就那么指着李桓,口中喃喃。

李桓那一刀看在陈一刀的眼中带给他极大的震撼。

眨了眨眼睛,陈一刀看着收刀而立的李桓道:

“刚才是怎么回事,我……我是不是眼花了?”

怪不得陈一刀会是如此的反应,因为那一式刀法是他亲手传给李桓的。

所以陈一刀清楚,想要练会那一刀到底需要花费多长的时间和精力。

然而,只是他刚讲解完要点,李桓就当着他的面轻轻松松的将他那一式刀法给施展了出来。

李桓笑了笑,当着陈一刀的面,陡然之间再次出刀。

这一次刀法一如既往的凌厉迅捷,正划过陈一刀劈在虚空处。

“好!”

一声惊叹,陈一刀就像是看着一个怪物一样看着李桓,眼神都透露出几分古怪。

虽然陈一刀猜测李桓一定有什么事情隐瞒了他,不过他并没有深究的意思,反而欣慰的笑道。

“早知你有这般能耐,我和你父亲怎么也要让你早早修行,你藏的太深了也……”

李桓笑着道:“不过是读书多,凭借记忆力占了便宜罢了,我这天份如何能与一刀叔相比。”

李桓也不由感慨,不愧是凝聚了陈一刀一身所学所精炼出的一刀。

从这一式刀法上面,李桓隐约看出几分追求极道速度的韵味。

虽然自己能模仿出神态,但还是需要勤加修炼才行。

被李桓的表现给惊到,陈一刀随即问道:“对了,秘库里有找到合适的功法么。

不要看到朴素的名字就觉得不强,我这身功夫,学的就是混元铁布衫……”

李桓不由一惊,混元铁布衫一开始也被他打上三流武学,竟是陈一刀的核心功法。

当下说道:“我学的是家传绝学,十三太保横练神功。”

“唉,你太爷爷,在我五岁那年,传我们几个兄弟这门功法。

我天资最好,却也没有能力驾驭这神功,最后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说着陈一刀话音一转道:“桓哥儿记住,十三太保横炼神功极为凶险,不必急于速成。

如果遇到不适,当断则断,莫要害了自身。

一个月后的会战,有我撩阵,没人能杀了你。”

陈一刀等人也没指望李桓在武道上有太大的成就。

只要有几分自保之力,再加上强身健体便足够了,完全没必要去拼生斗死。

“一刀叔,我不想有朝一日父亲为了救我而身死的事情再度发生在其他人身上。

这一个月我会成长起来的。”

前有李贤为了护着他而身死,将来可能就是陈一刀、赵智这些人。

可是当这些人都为了护着他而死之后,又有谁来替他挡刀呢?

只有自己强大才是最重要的。

李桓相信,只要自己把刀法修炼到小成,和方元一战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