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被追杀的我,被敌人推上了皇位 第2章 夏天司马兰赐婚

第2章 夏天司马兰赐婚

书名:被追杀的我,被敌人推上了皇位
作者:80年代的风
更新时间:2022-11-23 16:19

此刻。

夏天双拳紧握,感应了一下身体的状况......虽然瘦,但却有肌肉,是一具经过打磨的练武之体。

不仅如此,这具身体还天生神力!

现在,兵王之魂配上天生神力之躯,未来可期。

力量,能带给人安全感。

这是一个处于冷兵器时代的乱世。

这片大地上,矗立着无数国度,强国为尊,弱国被奴役,战争不断,将丛林法则展现得淋漓尽致。

这时。

秦贵妃紧紧拉着夏天的手,生怕夏天的死而复生是幻觉。

但,儿子的手越来越温暖。

她含泪而笑:“天儿,吓死母妃了!”

夏天反手紧握,掌心温暖着母子两人:“母亲别怕,我没那么容易死。”

“在宫中,你要叫母妃。”

夏天有些不习惯:“是,母妃。”

这时。

“呼呼呼......”

北风刮得更大,天上的雪如鹅毛。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监走出御书房,神态恭敬,声音尖锐:“皇上有旨,请秦贵妃、太子、九皇子入御书房觐见。”

“遵旨!”

......

御书房。

一个头戴皇冠,身穿龙袍的中年男子坐在龙椅上,国字脸上满是威严,浓眉下面,一双虎眼神色复杂的盯着夏天。

此人正是大夏国皇帝——夏周。

“儿臣参见父皇!”

夏周皇帝沉吟了片刻问:“天儿,你是否怨恨父皇?”

夏天摇头:“孩儿不恨!”

“为何?”

“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死,子愿死!”

夏皇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在所有的皇子中,就天儿整天在藏书阁学习,读书最多,也明事理,说话雅致,父皇心甚慰。”

“不过......天儿,若父皇让你马上自绝于此,你可敢死?”

秦贵妃大惊!

太子大喜......这个孽子死了才干净!

夏天没有犹豫,双脚一蹬,急速冲向旁边的金龙柱,低头如同蛮牛。

“砰......”

他并没有撞上金龙柱。

而是撞在那个老太监的手掌中,冲击的步伐受阻,倒退了三步。

老太监看了一眼旁边准备奋笔疾书的史官,连忙道:“九皇子休要莽撞,皇上不是这个意思。”

夏天赌赢了!

若他被逼血溅御书房,夏皇的“仁义”之名立崩,逼杀儿子的臭名会上史书。

“胡闹!”

夏皇一脸遗憾的出声:“天儿,朕就是随口一问,你怎么如此莽撞?”

“这老东西说得对,朕不是这个意思。”

这时。

夏天返回夏皇身前,一脸后怕的主动提起封王圣旨:“父皇,孩儿只想在皇宫陪伴父皇和母妃左右,不想做什么荒州王,请父皇收回成命!”

夏皇脸色一僵,看了看旁边的提笔史官,眼中隐藏着极深的无奈。

史官也提着笔,目光炯炯的看着夏帝,仿佛在问:“皇帝何时才会杀我这个史官,让我留名史册之上?”

夏帝感觉脑门一疼:“胡闹!”

“君无戏言!”

“民间说十六成丁,你已经十六岁,算是长大成人。”

“按照皇家规矩,十六岁该入封地,替父皇镇守这大夏的河山了。”

“今封你为荒州王,不是让你去享福,而是让你去镇守荒州,守住我大夏国的西面门户。”

“明日就启程吧!”

史官下笔:大夏开元二十年三月三日,夏皇封第九子夏天为大荒王,命其在大夏二十年三月四日启程前往封地“就国”。

秦贵妃和夏天均松口气。

现在,明枪已经躲过,防住暗箭就能活着去荒州。

到那时,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

皇帝和太子要杀他......就不如在皇城这般容易了!

太子脸色铁青,不甘心的道:“不......”

他话刚吐出一个字,就被夏皇打断:“太子,你先下去换装,堂堂太子,穿着打湿的衣衫进御书房,不成体统。”

太子心中一凛,知道夏皇不喜他身上的尿骚味。

更是不喜他的胆小。

顿时。

太子脖子一缩,不敢再多说半个字,躬身行礼后退:“儿臣告退!”

这时。

秦贵妃一幅楚楚可怜姿态,进言道:“皇上,按照祖列,天儿应先在帝都开牙建府,选取天下英才为助力。”

“选拔人才的时间一般是半年,若明日就走......是否太过匆忙?”

在大夏朝,只要是封号亲王,都有开府建牙的权利,仪同三司。

何为开府?

就是在亲王封地上建立亲王官署,如同一个小朝廷,可以自行招募官员,任命官员,上报中央朝廷备案即可。

亲王封地就由这个小朝廷管理,赋税也由其征收。

何为建牙?

就是建立直属于亲王的军队,数量不超过三千人,由亲王直接指挥,名册上报中央朝廷备案即可。

所以,亲王就是封地上的土皇帝。

有钱!

有权!

有势!

“哈哈哈......”

夏皇一脸强笑:“贵妃所言有理!”

“但是,刚刚荒州送来军报,天狼帝国边军在边境集结,随时可能会攻打荒州城。”

“军情紧急,天儿到封地再开府建牙吧!”

这是夏皇的阳谋,夏天不得不接招。

若是他的封地被天狼国攻占,他就成了没有封地的亲王,一个光杆司令,必死无疑!

不过,这也正中夏天下怀。

“儿臣领命!”

夏天心中欣喜,脸上却满是不情愿之色:“儿臣明早就启程前往荒州。”

夏皇一脸欣慰之色:“很好!”

“天儿既然封王,当赏黄金千两,白银万两,绫罗绸缎一百匹,布一千匹。”

“我会命太子拨一千雄军护卫你,让你能够顺利的击溃天狼大军,护佑你的封地。”

夏皇嘴里说得好听!

但是,一个亲王“就国”,不按照祖制给资源,只给点黄金白银和布匹......夏皇算是古今第一人。

史官奇怪的看了夏皇一眼,挥笔写下:夏周皇帝不喜九皇子夏天,将其提前赶往封地,未按皇族规矩进行封赏,只是奖赏少许财物,荒州王注定成为八大亲王中最穷的亲王。

“谢父皇赏赐!”

夏天没有再多说什么:“儿臣连夜准备行李,明早直接在西城门外点兵,率军赶往荒州城。”

这时。

秦贵妃开口道:“皇上,那天你在秦风殿答应过臣妾......会为天儿赐婚司马兰!”

“天儿既然封王,按照皇家规矩,司马兰就是未来的荒州王妃呢!”

夏皇脸色一沉,半响才不情愿的开口:“天儿,那父皇就成人之美,马上下旨,将这大夏第一美女赐婚与你!”

“不仅如此......由于荒州远离帝都,我会令司马兰与你同行,解你相思之苦,到达荒州城,你们就立即成亲!”

“啊?”

夏天很惊讶!

这个黑心皇帝明显不愿意让司马兰嫁给自己!

为何忽然如此好心替自己操心婚事?

究竟有什么阴谋?

难道,他想用美人计,将自己弄死在大夏第一美人的肚子上?

难道,那个绝世红颜真是祸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