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奉皇太子 第3章 竟然是装的?

第3章 竟然是装的?

书名:大奉皇太子
作者:发财九
更新时间:2022-11-24 15:22

感受着李逸晨嘴里的灼热气息,苏妃有些不舒服,她连忙站了起来,想要远离李逸晨。

可就在她站起来的时候,李逸晨却趁机一把将她抱在了怀里。

“啊!”

苏妃措手不及,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尖叫。

....

这一声惊叫,惊动了林大安。

“娘娘,怎么了?”

苏妃见李逸晨一脸自信的笑容,心中恼怒,咬牙切齿,将所有的怒火都发泄到了林大安的身上。

“别多管闲事。”

林大安被骂得狗血淋头,更是羞愧难当。

一肚子的火气无处发泄,他转身对驾车的侍卫喝道:“车驾稳了,吓着了苏妃娘娘,小心我扒了你的皮!”

马车里。

马车微微颤抖,就像是一个囚笼,苏妃根本无处可逃。

苏妃提心吊胆,生怕李逸晨发疯,做出什么不轨的事情来。

李逸晨将她搂在怀里,嘴角勾起一抹邪气的弧度:“呵呵,感觉如何?”

说着,还在苏妃屁股上,狠狠拍了一巴掌。

苏妃瞪大了双眼,一脸的不可思议。

她怎么也没有料到,李逸晨会这么大胆。

“你放肆!”

苏妃一脸的羞愤。

李逸晨凑到苏妃的耳边,笑意盈盈道:“坐上来,别乱动。”

说着,直接将她拉起来,坐在自己的腿上。

苏妃不敢反抗,生怕李逸晨再更进一步,只能让他为所欲为。

“呵呵,这才乖嘛。”

李逸晨捏了一捏她非常有弹性的丰臀,一脸的不怀好意。

“外面人多着呢,你别乱来。”

苏妃大惊失色,连忙握住李逸晨的手。

李逸晨得意一笑,将苏妃抱在怀里,低声问道:“那你的意思,是不是外面没人的话,就任由我施为了?”

苏妃羞得别过脸去,连看都不愿意看李逸晨一眼。

半个时辰后。

凤撵这才来到天极宫。

一路上,苏妃都如坐针毡。

林大安连忙拱手道:“娘娘,我们已经到了。”

帘子被掀开。

却是李逸晨第一个走了出来。

林大安看着这一幕,眼中闪过一丝寒光。

不料,李逸晨却冷冷说道:“狗奴才,还愣着干嘛?还不给本宫趴下,让本宫下车!”

林大安一怔,差点暴跳如雷。

他是谁?

他乃堂堂西厂提督!

竟然要被人踩着背下车?

林大安咬牙切齿,如果目光可以杀人,他早就将李逸晨千刀万剐了。

但无奈,这痴儿是太子。

还是较真的太子!

林大安只得一步一步的来到凤鸾前,身体微微前倾,趴在地上,让李逸晨一脚踩着脚下。

林大安低着头,满是杀人的眼神。

他心中怒火滔天!

……

天极宫。

皇宫之外,文武百官,后宫嫔妃,皆跪了一地,都在为皇上祈祷。

“太子殿下,苏妃娘娘驾到!”

太监一声高喝。

群臣齐齐跪向李逸晨:“太子殿下,苏妃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天极宫前。

帝国重臣跪到一地,山呼海啸。

这一幕,让李逸晨豪气顿生。

这就是权利。

一个男人,他可以不爱金钱,不爱女人,但一定爱江山,一定爱权利!

有朝一日。

自己真的成了皇帝,那这江山,就是朕的江山,天下子民,皆是朕的子民,他才是站在云巅之上的唯一一人!

强压下心中的激动。

李逸晨神色淡然,迈开脚步,走进了天极宫。

……

天极宫内,灯火辉煌。

三公九卿,一品大员,皇亲国戚,后妃皇子,都聚集在了这里。

这就是权利的中心!

李逸晨的目光,在人群中扫过。

左边为首之人,是宰相苏道龄,当今最大的权臣。

担任宰相二十年。

门生故吏遍天下。

二十年来,他一直在朝中谋划,一手遮天,早已不能用根深蒂固来形容。

简直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苏道龄身后,内阁大学士,六部尚书。

右边为首之人,是靖王四皇子,其次八皇子,九皇子,十皇子。

四位龙脉。

其后才是上一辈的王爷,以及后宫妃子。

偌大的天极宫里,跪满了一大片人。

李逸晨与苏妃匆匆走来。

两人一进门,三公九卿,王爷尚书,后妃皇子,全都纷纷行礼。

“见过苏妃,见过太子。”

苏妃虽不是皇后,但皇后去世后,她已经是实际上的后宫之主,地位比起其他妃子,要高上一等。

李逸晨自不必说。

即便是真的痴儿,但他的太子身份,摆在这里,私下你可以不敬,但这种正式场合,谁敢放肆?

李逸晨目光锐利,他咬着下唇,一句话也没说,大步朝龙床走去。

“太子且慢!”

一道身影,将李逸晨拦住。

真是宰相苏道龄,他拱手道:“陛下现在昏迷,谁也不见,还请殿下勿扰。”

苏道龄语气平淡,仿佛根本不将太子放在心上。

不只是他!

整个朝堂都知道,当今的太子殿下,不过一个痴儿而已。

李逸晨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一脚踢向苏道龄的腹部。

苏道龄已经年近古稀,哪里经得起李逸晨这样的一脚?

苏道龄顿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在地上打了个滚。

“父皇有难,我这个做儿子的,岂能不着急,你这老东西,在此阻拦于我,又是何居心?”

李逸晨此话在理。

震慑得天极宫内一片死寂!

这是痴儿能说出的话?

所有人都用一种看陌生人的眼神,看着这个痴儿太子。

谁也没有想到,太子居然会在众目睽睽之下,率先拿宰相开刀。

苏道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哪里受得了这种屈辱?

他站起身来,指着李逸晨厉声喝道:“你身为太子,却对当朝宰相下此毒手,这样的人品,这是不体恤朝臣。你身为晚辈,却对长者下手,这是不敬年长!”

“如此无德,岂能继承皇位?”

苏道龄不愧是宰相,即便面对太子,也气势逼人。

李逸晨闻言,杀气大盛。

他瞪了苏道龄一眼,冷笑道:“苏道龄,你阻止儿子看望重病父亲,此为不孝,你读书一甲子,书中的忠孝,被你读到了哪里去?”

“你身为宰相,却对当朝储君不敬!这是以下犯上,为老不尊!”

“君君臣臣,子子父父,此乃儒家之忠孝之礼,你想当天下读书人的敌人吗?”

李逸晨一一反驳,掷地有声。

震惊在场所有人!

这太子,之前一副痴儿模样,竟然是装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