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咸鱼娘娘一心只想翻墙 第2章 温念软云辰安浴桶初遇

第2章 温念软云辰安浴桶初遇

书名:咸鱼娘娘一心只想翻墙
作者:百里十书
更新时间:2022-11-24 15:22

温念软娇小的身子在夜间穿梭,周围都是杂乱的脚步声,她似乎无处可逃,随着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她一闪身,溜进了一处宫殿内。

宫殿灯火希冷,有些冷清,连看殿门的宫人都没有,温念软便顺畅的走到正殿。

她环视着殿里四周,装潢淡雅,却不失贵气,殿里安静无人,萦绕着淡淡的檀香。

温念软暗忖着这殿里住着的是何人。

以布置的环境来看,这里也不像是哪位妃子的宫殿。

她轻轻推开一间寝殿的房门,殿内氤氲着薄薄水雾,一道珠帘后面,隔着锦绣屏风,隐隐传来水声荡漾的声音。

有人在沐浴。

温念软拨开珠帘,轻手轻脚的上前几步,便看清那屏风上映着一道身影,正坐在浴桶里沐浴,墨发用一支簪子绾起,修长的脖颈和双肩勾勒着优美的线条,隔着一道屏风,也能看出那后背白皙光滑如凝脂。

只不过,看这背影,竟一时分辨不出是男是女。

似乎听到殿内有声响,那人儿便开口:“溪竹,帮我把衣服拿过来。”

淡淡温润的嗓音如玉珠凝雪,落在心尖上,好听的勾起一阵酥麻。

温念软揉揉心口泛起的荡漾,这声音,真他娘的好听。

随即她回神,左右前后看了一下,溪竹?溪竹是谁?

恍然明悟,原来是这人儿发现殿里有人了,还以为她是叫“溪竹”的那位。

温念软转眸,在旁边衣架上看见一件干净的衣服,片刻不敢耽误的拿过来,隔着屏风递过去。

从屏风后伸出一只修长玉手,指尖泛着冷白色的光。

活了两世,这是温念软见过所有男子中最好看的一双手。

最可怕是,她有恋手癖!

在温念软递上衣服的时候,实在是没忍住在那玉手上摸了一把。

那人儿接过衣服的时候,如玉指尖凝了一下,随即慢条斯理的穿着衣服。

修长的人影倒映在屏风上,轻轻摇晃,像是勾勒的一副丹青泼墨图。

他边穿着衣服,轻问:“你是何人?”

“哈?”温念软一声惊呼。

她这是......被发现了?

“你不是溪竹。”

温淳清淡的语声,不骄不躁,没有生气的意思。

“我......”

在温念软准备胡编乱造的时候,殿门外有脚步匆匆,她心里一慌,想都没想迅速的绕过屏风,跳到男子刚洗过澡的浴桶里。

还对男子比划了一个手势,让他不要声张。

云辰安身子一怔,看了一眼全身藏在浴桶里的人儿,温雅的面色淡淡。

一名男子推门进来,长的眉清目秀,这位便是溪竹。

他方才听到殿外有动静,便去查看一番,不然温念软也不可能这般容易进到殿里。

他道:“主子,御林军的李统领带着一群侍卫在殿外,说是皇宫进了贼人,那贼人方才在我们月遥宫附近突然不见了,说是怕贼人潜伏到我们宫里,想进来查看一番。”

“贼人?”云辰安轻轻扬眉,看了一眼旁边的浴桶,上面正冒着水泡。

温念软听着两人的对话,心里紧张,这人儿不会转脸把她给出卖了吧。

云辰安也只是看了一眼浴桶,没有多言,随即从屏风后面走出来,对溪竹道:“让李统领进来查吧。”

温念软的神经瞬间绷紧,把整个身子又往浴桶了藏了藏,想说声“尼玛”都没法说。

溪竹应声,片刻李统领带着几个侍卫进殿,在殿里搜查了一会儿,没见到可疑人影只好作罢。

李统领走时对云辰安客气恭敬:“抱歉这么晚打扰到国师大人了,您不在皇宫的这半年里,皇宫有些不安生,经常有贼人扰乱皇宫秩序,若是国师大人发现有可疑人,还请及时喊属下。”

云辰安轻弯唇角,应声:“辛苦李统领了。”

“国师大人客气。”

随后李统领带着侍卫离开月遥宫,温念软听到外面安静了,才从浴桶里出来,大口喘着气。

再耽误一会儿,她非憋死不可。

看到屏风后面有动静,溪竹瞪着眼珠子,指着屏风,一时语无伦次:“主、主子......”

云辰安从容的挥下手,温言:“无事,你先下去吧。”

溪竹瞟了一眼那屏风,心里惊骇。

他家主子还真把那贼人藏到殿里了。

怪不得方才李统领没有找到,原来是在浴桶里藏着。

云辰安折回案桌旁坐下,桌上点燃着烛灯,杏黄色的烛火映在他白皙的脸上,笼了一层温润的光华。

许是刚沐浴完,额边垂落的发丝还滴着水珠,他抬手将绾着墨发的玉簪摘掉,霎时青丝如瀑,顺滑的垂至腰间。

温念软刚从屏风后面出来,便看见这帧画面,一双狐狸眼顿时移不开了。

即便是半张侧脸,也好看的惊心动魄。

这男子,长的真勾人。

云辰安轻转眼眸,看了呆愣中的温念软一眼,声轻如雾:“姑娘可是看够了?”

姑娘?!

温念软瞬间回神:“你怎么知道我是女子?”

摸了摸脸上的黑纱,还在,看了看身上的黑衣,也在。

她出门可是全副武装过的,全身上下包裹的严严实实,只露一双眼睛。

就连说话,她都故意压低声音,都这样了还能看出她是女子,莫非有火眼金睛?

云辰安侧目轻轻看她一眼,不语。

温念软似乎发觉到什么,垂眸看眼胸前,瞬间老脸一红。

靠,大意了!

出门没有束胸,怎么把这点给忘了。

但她也没想到今晚会沾水。

她穿了一身黑衣,本来还看不出什么,可刚才整个身子藏在浴桶里,出来后衣服被浸湿,紧贴在身上,把她的曲线暴露的一览无余。

温念软讪讪一笑,狐狸眼狡黠又明艳。

习惯厚脸皮了,她也没感到不好意思。

走上前坐在云辰安对面,这下也彻底看清了他的脸,温念软前世在娱乐圈混,什么样的男人都见过,但眼前这般勾她心魂的男子,还是第一次遇见。

云辰安的骨相很美,每一寸都像是精雕细琢,冷白色的肌肤上流转光华,好看的眸子轻敛,半笼烟雨半笼雾,脉脉温润。

皑如山上雪,皎若云中月。

猝不及防间,他抬眸,对上他好看的眸子,温念软的小心脏瞬间漏了一拍。

她立马慌忙的移开眸光,局促的眼神像是做贼心虚。

做贼心虚?

她一没偷二没抢,干嘛要心虚?

这般一番心里安慰,温念软的厚脸皮又回来了,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对面的云辰安看。

不得不说,这人儿是真他娘的好看。

一眼能勾人魂魄,两眼能让天地失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