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捡骨师笔记 004 复仇

004 复仇

书名:捡骨师笔记
作者:旧时风雨旧时衣
更新时间:2022-11-28 08:29

柳不臣说可以了,坛城已破,李青松没靠山了,咱们接下来就是捉鬼。

我暗自佩服,柳爷还是有点东西啊,居然会想出这个办法。

“柳爷,这土地庙到底是谁的坛城啊?”我问道,看来这个土地庙真不是什么神仙,神仙也不会这样斤斤计较。

柳爷说不知道,不过它晚上会来找我,因为我们破了他的坛城相当于毁了他的道场,这样它就无法修行了。

精怪修行一靠自身功德,二靠天地灵气,三靠日月精华,四靠人间香火。

既然这个土地庙设在这里,那肯定有它的用处,要不是在什么地脉之上,要不就是什么聚阴之所,这些东西在青亡鬼经上面都有记载。

砸完土地庙,我和柳爷准备转身离去,结果路过村子的时候,看见一大帮人在嚷嚷着什么。

柳爷皱着眉头说:“村里出事了!高倩倩开始复仇了。”。

我说我们去看看吧?

柳爷点点头。

我们赶紧从人群中钻了过去,村民们一看是柳不臣就都自然而然的让开了,嘴里还嚷嚷着:柳爷来了,都让开。

“让让,让让,柳爷来了。”

我和柳爷走进人群中去,就看见一个男人赤身裸体抱着一棵白杨树使劲儿发春,嘴里流着哈喇子,两只眼睛看不见眼珠,就像发疯了一样。

下面一片血|肉模糊,旁边还有人在拉,但他就像发春的公牛一样,旁人根本拉不住。

我一看这场景,差点儿把舌头吐出来,这他妈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啊。

就算憋了三十年的老光棍也不会操树啊。

“这不是周青山吗?”我小声嘀咕,这个人在村子里不太讨喜,为人尖酸刻薄且狡诈。

周青山的家里人看见柳爷过来了,便像看见了救星一样,就差三跪九叩了。

“柳爷,你救救青山吧?你看他这是咋了?”周青山的老婆李琴开口说。

柳不臣摇摇头:“他自己做的孽,自己还。”。

我也看得有些担忧,周青山再这么下去肯定会把自己玩死的,就算不死,以后肯定也是个太监了。

“柳爷你不能帮帮他嘛?”我小声问柳不臣。

柳不臣说不行,恶果必有恶因,就看他能不能扛得住了。

柳爷的话才刚刚落地,周青山忽然倒退两步,一下撞在了白杨树上,白杨树一阵晃悠,掉落几片树叶,树干上顿时猩红一片。

周围人一阵哭爹喊娘,好几个妇女直接吓晕过去,我闻着刺鼻的血腥味也是一阵干呕,这特么也太残忍了。

周家人哭天抢地,柳爷让我和他转身离开。

走了好远我还能听见周家人的惊声尖叫和哭声,我说柳爷你心可真硬,居然见死不救。

柳爷黑着脸说:“你小子懂个球,他是逼死高倩倩的罪魁祸首之一,我要是出手,高倩倩就会找我,她现在怨气这么大,我他娘的怎么受得了?”。

唉,听柳爷这样说,倒是不怎么同情周青山了,觉得他这真是自作自受。

高倩倩生前长的漂亮,而且年纪也不大,她死的时候才三十二岁。

她不是本村人,外来的,在村里租了个房子,是个暗娼。

村里的光棍儿和色狼本来就多,这些庄稼汉整天看着自己的婆娘都腻味儿了,所以高倩倩的小楼生意特别好。

我也不知道她这么漂亮一个女人为什么会做暗娼,那时候我还小,觉得真可惜。

高倩倩活着的时候不仅村里男人喜欢去,就连隔壁村和镇上都有不少人去,后来高倩倩谈了个男朋友,也就不做这生意了。

我也是后面才知道,高倩倩的男朋友其实是他高中同学,她做暗娼也是为了供她男朋友上大学。

高倩倩宣布不接客之后,村里男人就炸开了锅,纷纷跑到高倩倩的小炮楼骂,说什么婊子无情,提了裤子不认人。

还说她这样的女人怎么会有人娶,还不如在村里多挣几年钱,以后也好养老。

尤其是那几个精虫上脑的男人,天天晚上跑去敲她的门,他们知道高倩倩的男朋友找她来了,便在外面大声宣扬高倩倩的光辉事迹。

这样做的后果就是直接导致高倩倩的男朋友要和她分手,她男朋友是西南政法大学毕业的高材生,觉得高倩倩现在根本就配不上他,所以毅然决然的要和她分手。

都说负心多是读书人,高倩倩的男朋友真可谓狼心狗肺。

村里人眼见他们的阴谋得逞,以为高倩倩肯定还会留在村里做皮肉生意,可就在不久后,高倩倩就穿着红嫁衣上吊自杀了。

我听柳爷说高倩倩自杀的时候是故意穿的红嫁衣,这样怨气才够大,而且脚上还吊着秤砣,好像是她在网上看的什么增强怨气的邪法。

高倩倩尸体被发现的时候并没有腐坏,但浑身密密麻麻布满了许多虫子。

村长也就是我大舅迫不得已找上柳爷,柳爷让他赶紧把尸体用稻谷草包起来扔进大窝坑去,这个烂摊子他可不想插手。

我说柳爷这不对啊,高倩倩一直在大窝坑里不都没事吗?你干嘛要我去把她给背起来呢?

柳爷说:“因为李青松的事牵扯到她了,而你又成了李青松的替罪羊,虽然李青松续命失败,但是婚约还在,高倩倩只会认定你,你要不去把她的尸骨捡起来,这件事就更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柳爷还说就算高倩倩不找上我,附近的其他女鬼也会贪图我的美色,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高倩倩还算保护了我。

“那她啥时候会找上我啊?”我心里发毛,这种事听起来真的挺扯淡,但现在由不得我不信。

“当然是把那些逼死她的人全部解决完才会来找你啊。”

我想起周青山的惨状,身体就是一阵哆嗦,还好我当初没去她的小炮楼。

“那得死多少人啊?”我吞了吞唾沫,柳爷却毫不在乎的说谁让他们自作孽的。

…………

回到柳爷的住所,我第一件事就是看书。

而柳爷又背着背篓出去了,临走之前还剪了我一缕头发。

我搞不懂他这是干什么,这老东西也不说,搞的非常神秘,要不是怕被他发现,我真想跟着去看看。

时间很快到了傍晚,这现在一到晚上我就害怕,柳爷说过表哥第三天肯定会进来找我。

他虽说是自己作死,但是他怨气难平,投不了胎,肯定不会放过我的。

算了,我还是进屋躲着比较安全,柳爷也还没回来。

我刚起身,无意间朝院子门口扫了一眼,瞥见有个瘦小的人影站在门口。

这身形明显不像柳爷,这会是谁?

我大着胆子走了过去,问道:“你找谁啊?”。

看他的样子应该是个小老头儿,弯腰驼背,面貌嘛因为天快黑了,我也看不清,只隐约看见下巴上有几根胡须。

“柳爷在吗?”他一开口果然是个老头儿。

我说不在,出去了还没回来。

老头儿又说你是他徒弟吧?

我愣了一下,说是的,老辈子您有什么事?

我还是很礼貌的。

“唉,你们砸了我的庙门不说,居然还破了我的坛城,阳间人不管阴间事,这一次你们做的太过了吧?”老头儿忽然阴恻恻的开口。

我一听他这话,顿时头皮都炸了,这是土地庙的主人找上门来了?

柳爷上午说过,土地庙的主人肯定会来找他,没想到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