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坠金娇 第一章 不想嫁你

第一章 不想嫁你

书名:坠金娇
作者:寥寥几笔
更新时间:2022-11-29 17:33

当最后一缕阳光消失澧国大殿上时,一切都已就绪。

此时在主卧床上坐着的楚长安,听到声音热闹了起来,便知宴席已开始。

“外面已经热闹起来了?”

唐又蓉闻言抬头看了看窗纸外的灯火:“似乎是。”

楚长安低眸看着自己的袖中的短刃,思绪渐渐飘远。

半晌,盖头上的流苏随着她的呼吸轻轻晃动着,伴着外面的欢闹声,一下没一下地撩拨着忧伤。

到了一更天的时候,宾客皆散去,李弈朝醉醺醺地走向内殿,走至门前时才见到主卧的床上盖着盖头的人。

听着他脚步靠近的声音,她握着短刃的手不断收紧。

他用接过的喜称缓缓地拨开了她的盖头。

眼前红色的光线褪去,楚长安立即抬起了头去看眼前人,藏在袖中的短刃也已出鞘半寸。

殿中寂静,短刃出鞘的声音挑动了李弈朝多疑的神经,闻声忽然警惕起来。

双方眼眸都满是敌意,男人惊疑地看着她,眼眸露出的寒光好像下一刻就会杀了她。

她是知道李弈朝的,当初他在都城中的盛名就连被困在府中的自己都知道,况且那时哥哥与李弈朝交好,她便又听哥哥说起过些,对他也算略知一二。

发现是他,楚长安便知自己要用些手段了。

烛火爆的声音响在耳边,屋中气氛也未被暖起分毫。

李弈朝又看着她相对的袖口,没有露出一点皮肤,那袖口了很显然藏着东西,他挑眉道:“你的手给我。”

楚长安转了转眸子,一副心虚紧张的样子,悄悄将短刃移向一只手,然后再将另一只手伸向他。

方才她那些动作实在明显,李弈朝见着她将那只手伸出,却是一把抓住了她的另一只手腕。

随着短刃掉出的清脆声响,她也开始故作惊恐。

烛光忽明忽暗,衬得李弈朝面上的表情也晦暗不明,他将短刃从地上捡起,仔细看了一番,淡淡开口:“你想杀孤?”

楚长安先是没有做声,片刻才抬头对上他的眼睛,开口道:“我不想嫁你。”

李弈朝闻言失笑,将她的手甩开:“你当孤想娶么?”

“不过,”又握着刀柄将其从刀鞘中拔出看了一番,挑起她的下颚,“不想嫁便要如此,当真狠绝,不知是谁让姑娘为他守身如玉。”

谁知,她竟将自己的喉颈向刀锋迎去,原本只是挑起她下颚的短刃已经抵上了她脖颈的皮肤,只进一寸便可封喉。

她轻佻笑道:“殿下狭隘了,我不想嫁只为不将就,并非为了谁。”

她目光坚定,赴死的决心毫无保留地展现。

李弈朝看着她已经有血流出的脖颈,勾唇道:“你这意思是,今晚孤若动你,便要血溅我太子府?”

“殿下动不动我,我都已做好了赴死的准备。”

忽然,男人丢掉手中的短刃,大掌一把捏在她的颈上,将她抵在了床榻。

他的虎口压在了她的伤口上,楚长安依旧坚定地看着他,但伤口处的疼痛让眼眶中的泪逃出了眼眶。

那滴泪划过她细腻的皮肤,李弈朝渐渐松了些力道:“你在赌。”

楚长安控制着自己不叫自己发抖,眉头不自觉开始拧在一起。

“但孤告诉你,你没有资格和孤赌。”

“是啊,两国本就是利益之交,我也不过是礎国用来讨好澧国的工具,我能有什么资格和殿下赌呢?”

男人失笑,渐渐松开了手,却捞起她的手腕掐住:“你挺清醒。”

“人若不知自己手中的筹码岂不愚蠢,我虽没有筹码,至少这条命还可以拿来抵。”

待她说罢,男人的另一只手扯起了她身上的衣带,不稍片刻,她的外衣已被褪去大半。

楚长安就一动不动地任由他摆布着,像一只没了灵魂的木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