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坠金娇 第二章 进宫

第二章 进宫

书名:坠金娇
作者:寥寥几笔
更新时间:2022-11-29 17:33

看着她这般,李弈朝也没了兴致,甩开她的手,起身离开了床榻。

他有些踉跄地转身走向房中另一侧尽头的副榻,躺下便要睡去。

楚长安虽是松了一口气,却又不敢安枕,于是打算就这样熬过这一夜,脑中不断盘算着接下来的每一步。

想着想着,到了夜半实是撑不住便浅浅睡去。

翌日清晨,李弈朝先醒来,起身走向门口正要开门,余光似是注意到了坐在床榻上的楚长安。

他敛了敛目光,不自觉放轻了开门的动作。

楚长安睡得不算深,被他开关门的声音惊醒,思绪回笼环顾了一下四周,方才记起自己在何处。

“参见殿下。”

她听到了外面侍女的声音,也准备起身出门,但腿脚麻木得不听使唤,刚要站起便又狠狠地坐了回去。

“咚”地一声动静,门外的人听得清楚,侍女以为是她摔倒,便隔着门问道:“娘娘,您怎么了?”

楚长安一边捶着腿,一边应道:“无碍。”

言罢便进来了两个侍女。

侍女见她着装还算整齐,亦是一惊,复又低头:“娘娘现下可要梳洗装扮?”

楚长安由于几日未曾好好休息的缘故,还是没缓过神的状态,只蒙蒙地点了点头。

梳洗装扮完毕,楚长安也换上了一件平常的衣服,那衣服许是赶制的缘故,肩线腰围尺寸似乎不大对,穿在身上要大了许多,但她不想惹来不痛快,便勉强穿着了。

从衣室中出来时,那些侍女也看出了不对,却无人做声。

车马入了宫,没过多久便到了栾宜殿,李弈朝先下了车,随后伸手向楚长安,而她正掀帘便看到李弈朝的手,犹豫片刻轻轻放了上去。

说实话,她已经许久没有碰过男人的手了,当她忽然感受到他手掌心的伤疤与常年习武留下的老茧,心中不知怎的便不再想抗拒。

扶她下了车,李弈朝仍没有松手的意思,牵着她的手放在了广袖之下,楚长安还是挣了一下发觉挣不脱,才任由他拉着。

“可算是来了。”两人进门便见在正殿坐着的皇后,她早闻下人来报,一见两人便喜笑颜开。

两人纷纷跪地行礼。

“快快快,快起来,方才进来就见你们二人牵着手,本宫啊看了欢喜。”她笑眼盈盈的,赶忙起身扶起楚长安,眼见确实是欢喜。

眼瞧着皇后的眼神向自己身上扫去,楚长安赶忙低了低头,不叫昨晚那伤口被发现。

李弈朝注意到了她的动作,嘲讽一笑。

却被皇后听了去。

“你笑些什么。”

他一挑眉,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昨晚不知是谁不服训惹来了伤口,今日还在这里遮遮掩掩。”

这话说来没什么问题,但旁人又不知个中缘由,加之他那样的语气,不免叫人想偏。

皇后听来也变了味,尴尬道:“少说些混账话。”

楚长安看着他,想的却是李弈朝这个人的真正面孔,绝不是像他在人前展露的那样。

就凭他昨晚没有强迫自己。

按规矩新人应向皇上皇后敬茶,于是三人便在主殿中等皇上,这期间皇后又复拉着楚长安的手说了好些话。

楚长安只得一一笑着敷衍回应。

当初她虽身处崔府,但李弈朝与皇后的侄女定亲之事几乎是满城皆知,这皇后怎么可能真心喜欢自己。

半晌,忽闻门外下人报,便见皇上随后出现。

殿中人纷纷起身行礼,两人接茶敬向皇上皇后。

“长安,澧礎虽只是姻亲,但澧国绝不会薄待你的。”皇上面带笑意,但所出之言别有深意。

两国之事本就敏感,楚长安只面色平和应了声:“是。”

皇后似知此言让楚长安有些不适,立刻接道:“那是自然,本宫欢喜这个儿媳,若日后受了委屈,本宫首个不愿意。”

皇上看了看楚长安,又冲着李弈朝道:“礎国早大婚前便差人送来信说请澧国出兵助礎国。”

李弈朝也没顾忌楚长安的存在,直接问道:“父皇所想为何?”

“你们两人大婚之事早就已天下皆知,澧国出兵相助也数应该,元纬曾向朕请命前往,朕已经允了。”

李弈朝心中立刻明了,先随之附和。

听着他们说这些,她便知这锅怕是来日要扣在自己头上,便就又警惕了三分,先装出不经意的样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