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绝代天医 第2章 秦天帮二憨媳妇治疗

第2章 秦天帮二憨媳妇治疗

书名:绝代天医
作者:耀世天下
更新时间:2022-12-01 17:48

秦天舔着嘴唇咧嘴嘿嘿笑道:“嫂子,我这不是怕你们误会我耍流氓嘛,如果你不介意,我当然乐意效劳了。”

“滚,你当真我不知道你心里想什么?恐怕你巴不得偷看我吧?”二憨媳妇白了秦天一眼,然后说道:“我的睡衣就在衣柜里,你帮我去找出来……”

“嗯!”

秦天点点头,立即翻箱倒柜,帮着二憨媳妇找出了一件干净的睡衣。

片刻后,二憨媳妇已经换了一身比较薄的睡衣。

因为刚才流汗过多,换下来的衣服早已湿透。

在二憨媳妇换衣服的时候,即便她盖着被子,可比不盖被子还要诱人,若隐若现的那一抹春光,竟让秦天一阵失神。

“如果你看过瘾了,现在可以叫秦岭进来帮我清洗干净了吧?”

早已换好衣服的二憨媳妇,等了半天没见秦天有动静,于是表情娇羞地啐道。

“对对对,我马上叫秦岭进来……对不起嫂子,我不是故意的……”

秦天回过神,赶忙将脑子里的邪恶念头抛之脑后。

没一会,秦岭回到屋子里,在秦天的指引下,对二憨媳妇进行了消毒处理,刚生产完的女人,每一个细节都必须要处理的非常妥当,否则必然会留下病根。

而在这期间,秦天的银针并没有停止,依然还在对着二憨媳妇的身体各大穴位处扎下。

他身为太乙神针的传承者,严格意义上来说,这种难产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根本难不倒秦天。

太乙九针,百会、神庭、耳门、人迎、膛中、鸠尾、气海、中极、商曲穴,扎入关键的九针。

扎完这九针,秦岭的清理工作也已经完毕了。

“小天,现在你可以出去了……”二憨媳妇脸色绯红,对着秦天冷冰冰的说道。

“嫂子,你刚扎完针,我可是要盯着的,万一你出现不舒服的情况,我还可以立即对你进行急救,这可大意不得……这不仅仅是对你负责,还是对二憨和李叔负责……”秦天咧嘴笑着辩解着,然而,他的目光却肆无忌惮地在二憨媳妇那诱人的身躯上扫过。

“滚犊子……”

二憨媳妇脸色变得更加绯红起来,双眼一瞪,低声啐道:“我就算是让你看,你也得有这个胆量呀……哼……还不快出去,我得换裤子了……难不成你让我当着你的面换裤子?”

秦天本想再说点什么。

可下一秒他立即察觉到了秦岭那双眼睛里骤然迸发而出的寒意。

秦天落荒而逃。

直到十几分钟后,他才重新进屋,将二憨媳妇身上的银针全部拔了下来。

还别说,在太乙九针的治疗下,二憨媳妇很快就恢复了体力,刚才苍白的脸色,也慢慢地恢复了红润。

不仅如此,她现在还完全可以坐起身。

抱着刚出生的孩子喂奶,二憨媳妇的脸上洋溢着开心的笑容。

只不过,在她开心的笑容下,她心理却涌动着刚才秦天痴迷自己身体的样子。

娇羞之意久久挥之不去。

真是该死,我怎么会对他有这种想法?

二憨媳妇一向对其他男人比较抗拒的,可现如今,被秦天看了身体,而且……还被秦天的手触碰了……

换做以前,就算是不经意被其他男人碰了一下,她都会感觉很恶心。

可是现在,不仅没有厌恶感,还对秦天产生了某种渴望。

难不成我是荡妇?

“嫂子,最近七天,你可不能碰水,不能吹风,否则你的身体会落下毛病的……还有……你喂奶最好能躺下,长时间坐着,对你的腰不好……”

在叮嘱二憨媳妇的同时,秦天的双目,直勾勾地盯着孩子和二憨媳妇。

“知道了,你快出去吧……”二憨媳妇并没有抗拒,只是娇羞地拉扯了一下自己的衣领,微微遮掩住了胸前。

“那嫂子你好好休息,我先回去了……过几天再来帮你施针。”秦天连忙逃出了屋子。

“扑哧!”

二憨媳妇见状,忍不住笑出了声,这幅笑容,如百花盛开般的惊艳:“傻样……”

……

“小天啊,二憨媳妇她怎么样了?”刚走到门口,李叔就拉着秦天问道。

“李叔,她没事了,就是最近几天要特别注意,给她多补充点营养,过几天我再来……”回想起刚才的香艳场面,秦天只感觉自己全身如火一般炽热。

“那就好……今天可是太感谢你了,要不是你……后果不堪设想……”

李叔感慨万千,产妇大出血造成难产,如果处理不及时,那就是一尸两命。

“李叔,客气了,都是乡里乡亲的,我是医生,这是我的职责,你就别客气了……”秦天客气道。

“对了,我给你拿点鸡蛋……二憨死后,家里拮据,你的诊金李叔可真拿不出来……”李叔露出了一副为难的神色。

“李叔,说什么呢,我怎么能管你要钱?等孩子满月了,你请我喝几杯不就可以了……嘿嘿……”

就在这个时候,让秦天心神一颤的声音响起:“小天哥哥,从现在开始,你不准再喝了,今天要不是我在废屋子里找到你,你可就耽误大事了,还想着喝酒?哼……”

“这个……嘿嘿……”秦天咧嘴笑着,傻傻地用手挠了挠头,赶忙对李叔说了一句:“李叔,那我就先回去了,有什么事就到家里来找我……”

说完,秦天撒腿就跑。

而这一幕,却被李叔看在眼里,他摇着头,望着秦天和秦岭离开的背影,感慨道:“多好的年轻人,如果不介意二憨媳妇的话,小天绝对是一个可以托付终身的好小伙子……”

李叔年纪大了,还能活几年?

孩子还小,二憨媳妇总不能孤寡一辈子吧?

李叔也不是那种不通情理的人,自然也理应为二憨媳妇考虑周全。

秦天从李叔家离开,回到家里已经是十点多了。

刚踏入院子,就听屋子里沧桑、沙哑的声音响起:“臭小子,舍得回来了?昨晚跟你说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