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驯爱 第1章 厌恶

第1章 厌恶

书名:驯爱
作者:霏言
更新时间:2022-12-02 18:13

“我说过,这间屋子,谁也不能靠近。”

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紧紧地掐住少女纤细的脖颈,安夏的面色瞬间涨红,几乎喘不过气。

温如初面无表情的看着安夏,神情淡漠,仿佛看着蝼蚁一般。

这间屋子,除了她,谁都不能进。

尤其是眼前的少女。

“对不起,我,我只是听到屋里有声音,想进去看看。”安夏艰难的将这句话说出。

她刚刚路过时,突然听到那间屋子传来奇怪的落地声,忍不住的想凑近。

只是刚走到门口,温如初忽然从身后出现。

“安夏,你觉得我信吗?”男人看着眼尾微红的少女,嘴角露出一丝嘲讽。

自从,她设计爬上他的床后,温如初对安夏只剩下厌恶。

如果,不是老爷子非逼着自己娶她,安夏又怎么可能进的了温家。

温如初的话,像一根刺深深地扎进了安夏的心,疼痛的无法呼吸。

白皙的脖颈上的大手越发用力,安夏的脸色逐渐变得青紫,下一秒似乎要晕厥过去。

男人忽然松开了手,脸上毫无温度,薄唇微张,“滚。”

安夏没了支撑力,靠着墙边缓缓滑落,眼尾逐渐染上一抹湿润,死死的咬着粉唇。

心,很疼。

疼到眼前的视线逐渐模糊起来,眼眶里蓄满了泪珠,但始终未落一滴。

温如初见少女不动弹,眼底划过一丝不耐烦,微微弯腰,再次擒住了少女消瘦的下巴。

“让你滚,没听见?”

一张倔强小脸闯入视线之中,男人动作随之一顿,唇角挂着一丝讥讽。

“现在装起来了。你现在的模样,真是让人恶心。”

男人越发无情的话语,让跌坐在墙边的安夏脸色骤白,豆大的泪珠再也忍不住,从白皙脸颊缓缓滑落,重重的砸在地上。

少女的哭泣并没有引起男人的任何怜悯,面露嫌弃,猛地撤开了手,转身离去。

男人一走,安夏死死的捂住了嘴,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

娇小的身影凄凉又悲惨,任谁看了只会心疼。

然而,在旁人看不见的地方,少女垂下头颅,嘴唇微勾,眼中闪过一丝狡黠。

与刚才判若两人,哪里有半分伤心的模样。

她没想到温如初回来的如此快,差点坏了多日来的伪装。

走廊进头的房间,是温家的禁地,除了温如初之外,旁人不得进入。

换句话来说,温家所有的秘密很有可能都在那个房间。

温如初迫于外界和家族内的影响,只能将安夏娶入家中,奈何温如初心里有个白月光,一心想娶她。

可是这一切,都被安夏破坏了。

甚至结婚当日,也未曾露面。

安夏,成为了整个H市的笑话。

可她却像个没事人似的,鞍前马后的服侍温如初,活像个小媳妇。

而安夏还呆在这的原因,只是想拯救家族。

安家,本是H市的世家贵族,可突然有一天,安家被查封,连带着所有的资产全部冻结。就连自己的父亲也锒铛入狱。

安夏得知后,急忙从国外回来,从安父口中得知,安家是被冤枉的,是有人在幕后筹划。

为了安夏的安全着想,安父想让她离开,最好永远不要回来。

但知道,她绝不会丢下父亲。

安夏从小被安父当成掌上明珠,从没有让她受过任何委屈,甚至为了自己,从未续弦,将所有的疼爱全部都给了自己。

要她扔下疼爱自己的父亲,远走高飞。

安夏做不到!

她要救安父出来,经过多方打听,终于有了些眉目。

温家,与安家同是H市的世家,但比安家威望更甚,是安家远远不够比的。

而她调查的线索到了温家后,直接断了。

温家的当家人正是温如初,青年才俊,短短几年,就让温家更上一层楼。

为救安父,安夏只能从温如初入手,设计了他并成功当上了安夫人的位置。

而她的下一步,则是获取温如初的信任,并成功拿到资料。

只要能救出安父,安夏什么都愿意做。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倾洒大地,透过白色纱窗的缝隙照在了少女微蹙的眉上,刺眼的日光让她羽睫微颤。

她微睁双眸,眼中的迷茫逐渐散去,意识逐渐清晰起来。

她简单的洗漱后,便下了楼。

西装革履的男人端坐在餐桌前,举止优雅,微微暖阳照在俊秀面庞之上,多了些亲近感。

温如初表情未有变化,直到对面多了个人,眉头才微微皱起,似乎带着些不悦。

她怎么敢出现在自己面前,男人脸色瞬间阴沉,眸色逐渐加深,甚至开始厌烦。

因为温家上下都瞧不起她,所以在温如初没出现的日子,食物也差强人意。

而安夏知道这是个刷存在感的好机会,便一反常态的出现在客厅内。

温如初薄唇微张,刚想说话,忽然听到细微的吞咽声,神情一顿。

他抬头望去,看见安夏正看着自己……面前的食物,十分迫切。

少女发现了他的视线后,快速将头低下,声音怯懦,“我,我昨天没吃饭。”

温如初没了食欲,恢复了往日的冷淡,没在看她,转身离去。

可刚走没几步,他口袋里的手机却疯狂的叫了起来。

男人神情仍旧不悦,拿起手机看了一眼,随即一抹强烈的欣喜爬上面庞。

她,回来了。

安夏知道,重头戏来了。

温如初的白月光许安然回国了。

下一刻,男人健步如飞,转眼消失在大厅之中。

再次看到温如初时,身旁多了个少女,身着白裙,嘴边始终挂着一抹柔笑,但眉宇之间却多了些化不开的忧愁。

只单单看一眼,便觉得楚楚动人,心生怜悯。

然而,许安然这朵小白花并非表面那么简单,单单在温如初和徐子谦两人之间徘徊,迟迟不作决定。

“安妹妹,对不住,我回国后身体不舒服,呆在温家几日,你不会生气吧?”

一开口,妥妥的茶味。

既然许安然想比茶,那她就更茶。

安夏还未张口,就听温如初冷哼一声,“她有什么资格生气。”

“温哥哥说的对,主卧已经打扫好了,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安夏急忙说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