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至尊狂医张陵 第3章 张陵母亲被讹钱

第3章 张陵母亲被讹钱

书名:至尊狂医张陵
作者:佚名
更新时间:2022-12-03 15:16

张陵心中随即燃起滔天烈焰。

“找死!”

他大吼一声,迅速冲上前去,狠狠一脚踢在大汉的肚子上,一脚踢飞出门外,直接撞破楼道窗户飞了出去。

接着又抓住另一个大汉,朝着他脸上猛轰一拳,直接将他的脸打的凹陷了下去。

“敢打我妈,你们都该死!”

说罢又抓住剩下几个大汉的胳膊,用力一拧。

“嗷嗷!”

那几个大汉撕心裂肺地惨叫了起来,胳膊立刻被折断好几节。

随后张陵一脚踢向他们的小腿,只听到咔嚓一声,双腿也被折断,跪在了张陵面前。

龙之逆鳞,触之即死!

谁敢欺负他的母亲,他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张陵看到母亲陈莲花倒在地上,连忙上前扶起:“妈,这些打你的都是什么人?”

陈莲花叹了口气:“他们都是来要债的。当年你爸车祸去世,你又进了监狱,这些债主就趁机上门讨债来了。”

“这一来二去的,药铺被他们搅黄不说,债也是越欠越多。”

张陵一听母亲的诉说简直肺都要气炸了。

他立刻走到门外,抓住一个讨债人的脖子拎进来,狠狠地扔在地上。

“是谁让你来讨债的,快说!否则我叫你死的很难看!”

讨债人虽然被打的浑身是伤,但仍不服气地反驳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妈赖账还赖得理直气壮了?”

张陵拳头紧紧握着,强压着心中的怒火:“好,那你把欠条拿出来,欠多少钱我来还!”

讨债人只是收钱办事,哪里有什么欠条?

此时就连说话的语气也心虚了许多:“我们受人委托只管要债,不提供欠条。”

张陵面色一冷:“拿不出欠条?那就别怪我!”

话音未落,直接一拳头照这人脸上挥了过去,瞬间就将他的鼻梁骨给打断了,鲜血顺着鼻子流了下来。

“叫你欺负我妈,叫你欺负我妈!”

张陵越打越生气,一边骂一边举起拳头,左一拳又一拳来回在他脸上不断打着。

“嗷嗷嗷,救命!”现场顿时爆发出非常惨烈的嚎叫声。

讨债人连连求饶道:“别打了别打了,我现在就叫债主们过来。”

张陵这才停了手。

十分钟之后,债主纷纷找上门来。

看到为首的债主之时,张陵不禁一愣,那人居然是自己的二叔张学武。

张学武一来便一副皮笑肉不笑地表情笑道:“呦,这不是张陵吗?你不是蹲监狱了吗?怎么出来了?该不会越狱了吧?哈哈!”

张陵双眼一眯,没有回答他的话。

张学武一看到陈莲花便毫不客气地开口道:“大嫂,你欠我那200万,还有大伙的那些钱,我看你是不打算还了吧?”

“要是还不起,就痛快点把药铺交出来!反正要改造了,正好拿改造款顶账。”

其他债主也纷纷附和。

“你们!”陈莲花气得差点昏厥。

张陵这才听明白这帮畜生的目的。

原来要债是假,抢夺药铺获得改造款才是真。

于是双眼微眯,看向这些债主的目光越发冰冷。

他走到张学武面前,冷笑了一声道:“二叔,你说我妈欠你们的钱,那咱们就好好算算这笔账。若真欠了,我一分不少的还给你们!”

“可若是不欠,就别怪我张陵手下无情!”

随后他便让母亲拿出药铺经营的账本,对这些年的账目逐一核查,账本足足有十几本,当年她和丈夫经营药铺的时候,每一笔账都清清楚楚地记录下来。

获得传承之后,张陵的思维相当敏捷,十几个账本几分钟就算得明明白白。

“陈二华,欠5000元;王光明,欠2000元;李建国,欠1万元......”

他一边念着这些欠账,一边将赵狱长给的钱用手机转账给这些债主,很快便将欠账给还清了。

然而算到最后,却并没有见到张学武所说的那200万欠账,反而倒欠他家50万元。

“张学武,你给我看清楚,是你欠我家50万!”

然而张学武却丝毫不慌,反而冷笑一声,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张欠条来。

“这可是你妈亲自打的欠条,看你还有什么话说!”

张陵接过一看,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将欠条狠狠砸在他的脸上。

“你他吗造假也不造得像一点!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账本上才是我妈的字迹。”

账本上的字体隽秀漂亮,而欠条上却歪歪扭扭,一看就是假的。

张学武看事情败露,直接撕破了脸皮。

“臭小子,你爹都死了,还指望这个寡妇开药铺养活你啊!识相点就把药铺交出来,不然休怪我翻脸无情。”

啪!

一记响亮的巴掌声响彻整个房间,打的张学武猝不及防。

张陵指着他的鼻子厉声道:“张学武,嘴巴给我放干净点,再敢骂一句我撕烂你的嘴!”

张学武眼一瞪:“你这贱种敢打......”

啪啪!

又是几巴掌扇在张学武的脸上,直接将他扇的原地转了几圈,耳朵嗡嗡的。

张陵不耐烦地拿着账本说道:“看到没,你欠我家50万,快还钱!”

然而张学武却抹了一把嘴上的血,无赖地将手中账本撕成几片,随手一扔。

“欠你家的钱?证据呢,拿出来啊?”

张陵神色一冷,想不到张学武竟会这般无耻。

他抓住他的脖子,将他抵在墙上,厉声沉喝道:“敢跟我耍赖?”

“我耍赖怎么了?你能拿我怎么样?”张学武无赖一笑,“小子,你敢动我一下试试,小心我报警再把你抓进去蹲几年!”

张陵瞪着他,目光中释放出点点杀意。

忽然他想起什么,随即嘴角一咧,贴着张学武的耳边悄声说:“二婶其实是你杀的,对吧?”

张学武一愣,随即狡辩道:“你胡说什么?她是病死的。”

张陵双眼一眯:“有一种金属,只要天天服用,仪器根本检查不出来,只会当作慢性病死亡,你便能获得大病死亡保险金,我说的不错吧。”

其实以前他也一直认为二婶是慢性病死亡,但自从获得传承后,他在狱中钻研医理时,才明白二婶当年是金属中毒而亡。

张学武心中一惊。

当年为了骗保,他煞费苦心,本以为做得天衣无缝,却没想到还是被这小子给看穿了。

然而很快,张学武却肆无忌惮地笑道:“那又怎么样?你二婶都火化了,反正是死无对证。”

张陵冷冷一笑:“你还不知道吧,这种金属残留,至少能残留上百年,而且熔点极高,火化也无济于事。”

“我二婶的墓可没多远,你看我......。”

张学武瞳孔一缩,犹豫片刻,最终还是拿出手机给他转了账。

“老子卡里只有30万了。”

“剩下的限你一个月内还清。还有,这件事你最好自首,纸是包不住火的!滚吧!”

张学武讹人不成反被讹,更是憎恨到了极点。

“臭小子,这笔账我记下了,咱们走着瞧!”

说完对众多债主一挥手,一群人灰溜溜地离开了。

见众人散去,张陵将母亲扶进屋子:“妈,怎么没见嫣儿?”

“嫣儿去年考上了省城的寄宿式高中,现在还在学校呢。”

知道妹妹无恙,张陵这才放了心。

他立刻从口袋里拿出自己研制的创伤膏,抹在陈莲花受伤的部位,伤口很快就愈合了。

“陵儿,你在哪买得这么神奇的药?”

“这药是我自己研制的,我在监狱自学了中医,经常给狱友看病,还挣了不少钱呢。”

他思忖了一下,“妈,我打算把药铺重新开起来,我要把爸的回春堂发扬光大。”

然而两个人正在憧憬未来时,却听到门外有人大喊:“莲花妹子,出大事了,你家药铺门口死人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