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娇娇一笑,糙汉他为美人折腰 第2章 苏珺宁沈千帷回苏家

第2章 苏珺宁沈千帷回苏家

书名:娇娇一笑,糙汉他为美人折腰
作者:画堂绣阁
更新时间:2022-12-05 17:53

小半个时辰之后,马车就停在了苏家的府门外。

苏珺宁还未下车,便听得母亲的声音。

“宁儿!”崔氏激动的声音里带着些许哭腔。

苏毅上前扶住妻子,“夫人别急,马车还没停稳呐。”

而车上的苏珺宁也是激动,快步就从车上下来,直直扑进了崔氏的怀里。

“娘,女儿好想您呐!”

一年半没见着女儿,崔氏此刻已经哽咽。

“娘也想宁儿,快给娘看看,长高了没有,瘦了没有。”说着便将苏珺宁浑身上下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番,而后便叹气,“都长成大姑娘了。”

想起这一年多自己都没能陪在女儿身旁,崔氏又是一度红眼。

旁边的苏毅见到小女儿,心里也是高兴的很。

但作为男人,他还是在情感表达上要含蓄内敛些。

只笑着摸了摸苏珺宁的头,“宁儿长高了不少,都快赶上知意了,想爹没有?”

“想,想的寝食难安,都饿瘦了呢!”苏珺宁巴巴的挽住父亲的胳膊撒娇。

苏毅就喜欢小女儿这鬼精灵模样,一时笑容更盛。

大手一挥便道,“那就赶紧用膳去,今日特意叫膳房做了你爱吃的菜,定要多吃些!”

“嗯!”苏珺宁笑眯眯的点头,又招呼旁边的几位哥姐,“大哥三哥,二姐姐,咱们都快进去吧。”

语罢,便一左一右挽着爹娘的胳膊,进了府门。

二小姐苏知意看着苏珺宁的背影,眼神闪了闪,而后便冷着脸跟上了。

长公子苏予珵瞧着自己的胞妹不大高兴的样子,也是叹了口气,随后招呼着老三苏予安,兄弟俩也跟上脚步。

一顿接风洗尘的午膳倒也算其乐融融的用完了。

而后众人在花厅里坐着喝茶,苏珺宁就招呼着南絮把自己给家人预备的礼物都拿了出来。

给苏毅的是一副名家所著的山水画真迹。

苏毅是文官,最爱书籍字画一类,这礼物很是投其所好,他登时就对小女儿送的画爱不释手了。

随后,苏珺宁又送了崔氏一套临安那边正流行的头面。

自己女儿送的,自然什么都好,崔氏也笑意浓浓。

紧接着,苏珺宁拿出一对上好的彩釉花瓶,命南絮送到了苏知意的面前。

“这是给二姐的,之前在临安的时候瞧着二姐喜欢,我给二姐买回来了。”

苏知意看到眼前的花瓶,眸中溢出一丝光彩,但旋即就被她压了下去。

面色淡淡道,“也没多喜欢,难得四妹还记得,多谢了。”

一旁的苏予珵对妹妹的冷淡有些看不下去,便出声打圆场。

“知意素来喜欢瓷器,这花瓶样式精巧,色泽明亮,我瞧着都喜欢。”

苏予安也忙跟上,“是啊,二妹和四妹都是好眼光呢。”

老三是家中唯一庶出的,不像嫡长子苏予珵,他说话更像两碗水端平,哪边都不得罪。

“大哥和三哥都有呢,可别眼馋。”

苏珺宁莞尔一笑,把送他们的东西也都拿出来。

这热络样子,似乎一点儿也不在意方才苏知意的故意冷落。

苏予珵和苏予安收了礼物,也都笑着道谢。

在前厅坐了半个时辰,众人才散了。

苏珺宁挽着母亲的胳膊,母女俩亲亲热热的去了她住的藏玉阁。

“都是按着你喜欢的模样布置的,屋里的用具都换了新的,就是还没给你做新衣裳,不过布匹都买好了,就等着量尺寸,改日就请人来府上。”崔氏柔声笑着道。

她就生了这么一个女儿,比什么都宝贝。

苏珺宁拉着母亲坐下,“这些都不打紧,我只记挂着娘亲这一年多过的好不好,我瞧您都瘦了。”

“你一个人在临安,娘何尝不挂念你呢。”崔氏叹气,伸手摸了摸她的脸,“汴京也才刚安稳,我和你爹又舍不得你一个人在临安,又担心接你回来不好。”

“娘何出此言?”苏珺宁疑惑。

看着花朵一般娇俏的女儿,崔氏眼中的愁意更浓。

“皇上有意缓和新旧两派大臣的关系,让朝中世家高门拉拔寒门官员,从去年开始,给朝中不少大臣家里都赐了婚,眼下似乎也有意把你二姐指给国舅瑞国公的嫡次子。”崔氏低声道。

听到这话,苏珺宁眉头一凛,若出于这种目的,苏知意的婚事岂不完全沦为政治工具了。

理解到这些,她心里就明白了崔氏口中说的又怕不好。

便问,“所以娘是在担心,我及笄礼之后,皇上或许也会打我的主意?”

汴京适龄的未婚男女就那么多,如果建宁帝真的想通过这种手段来化解两派大臣的矛盾,的确是有可能的。

此招虽然祸害了别人,可对建宁帝有益啊。

他登基不久,朝纲不稳可不是好事,而最简单的让两派握手言和的办法,便是将他们的利益捆绑在一起,联姻就是极好用的手段了。

真是死道友不死贫道啊!

苏珺宁忍不住在心底狠狠吐槽。

崔氏点了点头,满眼惆怅的提起一人,“你可还记得靖昌侯秦家的小姐。”

“记得,靖昌侯的嫡孙女秦婉,她和二姐的关系还挺好呢。”苏珺宁看着母亲。

“她被皇上指婚,去年下嫁给了新晋的汴京卫指挥使,吴大人的嫡长子,嫁过去夫妻不和,丈夫新婚纳妾,生生气的她小产呐。”

崔氏语气里满是怜惜和同情,顿了顿之后,又道。

“依我看,赐婚不论下嫁还是门当户对,双方心里不情愿,受害的总是女子多些,尤其门第不般配的,像秦小姐和吴家那样,更会话不投机,夫妻不睦啊。”

这话不失道理,毕竟生长环境不同,三观眼界不同,又是被强行绑在一起的,怎么会和睦呢。

苏珺宁垂眸沉默。

又是恐婚的一天啊。

见女儿似乎情绪低落了下去,崔氏立即意识到自己说多了。

便牵起苏珺宁的手拍了拍。

“你也不要多想,娘只是爱琢磨罢了,有你爹在,你的婚事不会出太大问题的,我说这些也是提醒你回京了要处处小心,且你二姐近日心情不好,有些冷淡了,你别往心里去。”

苏珺宁勾唇,点了点头,心说苏知意一直很冷淡,她早习惯了。

“娘放心吧,我都记住了。”苏珺宁撒娇似的挽住崔氏胳膊靠过去。

崔氏爱怜的摸了摸女儿的头,忽然又想起什么,便扶着苏珺宁的肩膀又让她坐正。

“对了,前几日瑞国公夫人递了帖子来,她府上办诗会,邀了不少人,不乏未婚的公子小姐,你二姐是要去的,你既然回来了,也一道去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