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威霸九霄 第2章 赵平安遇欧阳倩被冲喜

第2章 赵平安遇欧阳倩被冲喜

书名:威霸九霄
作者:老井
更新时间:2022-12-06 15:04

哗啦啦。

整个头等舱内炸开了锅,所有人同时看向赵平安,难道说的大人物就是他?

齐天娇也转过头,像是见鬼一样,这家伙刚从监狱出来,怎么摇身一变成大人物?

“我?”

赵平安也很诧异,记忆中在金海并没有朋友。

空姐甜甜笑道:“对的,是您,请......”

赵平安简单思考过后起身离开,在所有人目光中走下飞机,走进机场,就看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快步迎来。

到面前鞠躬道:“在下神龙殿十三堂主张扛鼎,欢迎赵先生莅临天海!”

如果天海人看到这幕,一定会大吃一惊,这位张扛鼎不是别人,正是天海市地下皇帝张龙王。

当然,别人只知道他是张龙王,却不知他是大夏神秘组织神龙殿的十三堂主。

神龙殿?

赵平安终于搞清楚,监狱里每天给自己刷马桶的小蚯蚓曾说过创立一个神龙殿,能量滔天,他还是殿主,如果不出意外,一定是典狱长把消息传出去。

笑着摇摇头,这些人为了拍马屁,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随意道:“让人都撤了,送我去找欧阳倩。”

他走后。

旅客终于开始离开,他们嘴里不停议论,话题只有一个,赵平安什么身份!

齐天娇走在最后方,心神不宁,眼中一幕幕回想刚才画面,走下飞机,看到刚刚那位空姐,把空姐拽到一边,从包里拿出一个礼品盒递过去。

压低声音道:“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可不可以透露一下,那个赵先生什么身份?封锁机场的是什么人?”

空姐看到礼品,想到自己没机会,也就回道:“赵先生是什么身份我不知道,封机场的是什么人也不清楚,不过听人说,好像穿着统一中山装。”

张扛鼎为了表现隆重,服装自然不能花花绿绿,所以统一穿着。

“中山装?”

齐天娇更加诧异,没有哪个部门的制服是中山装,难道......

她眼前一亮,这家伙不会是逃狱出来的吧?穿中山装是为隐藏身份抓捕他,对,一定是这样!

终于不用担心他上门!

......

西郊庄园,占地近二百亩,院内奇花异草、假山流水应有尽有,这里,就是天海市首富欧阳海的家。

“门口怎么这么多人?”

赵平安坐在车里,看着大门外聚集的几十人诧异问道。

这些年年纪普遍在二十岁到三十岁之间,还有几位四五十岁。

“您不知道?”

张扛鼎以为他点名来这里是知道情况,见他表情确实不知,把情况介绍一遍。

原来,首富欧阳海之女欧阳倩一年前得了一种怪病,每日嗜睡,开始时每日要睡十二小时以上,后来每日只清醒两小时。

直到一月前陷入昏睡状态,直到今日还没醒来。

欧阳海遍访名医一无所获。

张扛鼎又道:“据说近日欧阳海请了一位高人,高人说,欧阳倩是在等另一半,所以全城未婚男子都来了!”

“目前已经进入末期,半月之前,这里人山人海!”

赵平安听的一头黑线,糟老头子给订的都是什么婚?齐天娇主动退婚,欧阳倩即将嫁人。

等他回来,一定好讨教一番!

“吉时到,开门!”大门处传来声音,随后大门缓缓打开,门外的几十位男子快步进入。

“你回去吧,我去看看!”

赵平安推门下车,也走了进去,穿过庄园,来到别墅客厅,客厅很大,足有二百平方,几十人站立丝毫不觉得拥挤。

正中央沙发上,坐着一名满脸疲惫的中年,正是首富欧阳海。

左侧站着一名身穿布袍、仙风道骨的老者。

右侧站着一名全身高定西装,气质不凡的青年。

“葛真人,开始吧。”欧阳海有气无力说道,这一年来被女儿的病折磨的心力交瘁。

老者点点头,上前一步,视线在每个人脸上看一遍。

神神叨叨念道:“北斗昂昂,斗转为罡,夜寐不详,画在西墙.......”

念过之后道:“现在,每个人划破手指,把一滴血滴在碗里。”

佣人走上来,端着托盘,上面放着碗和小刀。

所有人迫不及待划破手指,要知道,欧阳海只有这一个女儿,谁若是另一半,这辈子就飞黄腾达了。

“呵......”

赵平安看到这套程序不由笑出声,之前还打算看看怎么回事,看到这完全没兴趣,病入膏肓时确实有“冲喜”一说,不过需要合八字、拜天地、入洞房,一滴血就能把人唤醒,以为在过家家?

“你笑什么!”

欧阳海暴躁开口,因为女儿的病,本就心烦意乱,他居然还笑。

唰!

其他人也看向赵平安。

赵平安收住笑声道:“我笑这样做非但不能治愈,反而会加重病情,陷入昏迷,当然,把冲喜者血放干或许有点效。”

“哗众取宠!”

青年顿时冷眼开口:“竟敢对病情无端议论,不要告诉我,你是医生!”

“是不是不重要,我知道药方。”

赵平安云淡风轻,随意道:“惊蛰的蛇皮、二年的春蚕、当年公鸡头,用五月雪熬制方可药到病除。”

虽然欧阳倩的病情,应该是被人动手脚,但这个药方依然可以治愈。

“胡言乱语!”

青年更加暴躁:“惊蛰何来蛇皮?春蚕何以越冬?五月哪来降雪?再敢信口胡诌,小心我割了你的舌头。”

“欧阳叔叔,此人进门就刻意表现,一看就是心术不正之辈,我建议,立刻将他轰出欧阳家!”

欧阳海沉着脸,他也不相信赵平安,女儿的病各地名医无法治愈,怎么可能被一个毛头小子随口说出的药方治愈?

但,不想放弃任何机会。

缓缓看向葛真人征求意见。

葛真人冷哼一声:“宵小之辈的胡诌罢了,欧阳先生难道这点辨别能力都没有?我看他一眼就知道,他今生与小姐无丁点缘份,让他滚吧!”

欧阳海心中略为失落,随后大手一挥,冷声道:“轰出去!”

几名保镖迅速走上来。

“等等!”

赵平安抬手打断,似笑非笑问道:“老瞎子,你怎么知道我与欧阳倩没有缘分?”

此言一出,其他人都笑了,这小子哗众取宠不成,还要强词夺理!

“住口,敢对葛真人无礼,你找死!”青年跃跃欲试。

“竖子无礼!”欧阳海也怒了,这可是请来给女儿治病的高人,不容侮辱。

葛真人抬起手,示意他们不需要乱动,盯着赵平安,一步步走上前,冷漠道:“老朽虽不才,却已学艺五十年有余。”

“三岁启蒙、八岁拜师。”

“十六岁一眼断命运。”

“阴阳风水、奇门吉凶也可一眼便可看穿,我看你面相便知你与小姐毫无缘份,你,敢骂我是瞎子?”

赵平安随手把婚书拿起,放在他眼前:“不瞎就睁眼看看,这叫没缘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