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锁春深 第五章 心意相通

第五章 心意相通

书名:锁春深
作者:半老李娘
更新时间:2022-12-07 18:13

这话无异于一盆冷水兜头浇在磐阳身上,彻骨的凉意攀上磐阳的背脊。

贺郎君,竟然当众驳她的面子?!

贺雾沉深深看了磐阳一眼,那眼神不含意思情绪,冰冷的就好似在看陌生人。

他这般,直接将方才茯阳所说有关二人之间“私情”的话推翻了过去。

今日的事就算传了出去,也没人会说三公主横刀夺爱,怕是只会说大公主自作多情。

场面上瞬间冷了下来,有识相的贵女郎君出言打岔,赶紧将此事转圜了过去,推杯换盏间,好似刚才的热闹不曾发生。

另一边的慎晚并不知道席中情况,她心中的烦躁在看着御花园中的菊花时,稍微消散了些。

“三公主。”

忽听有人唤她,慎晚皱着眉头回身,瞧见来人之时,她眉心稍稍舒展两分,面上却仍旧疏离:“张郎君?”

张疏淮在看见慎晚的面容时,心跳都要露了一拍,可听到她清冷的语调,他又觉得着心情重新跌落寒潭。

三日前是她的新婚夜,如今看着,她确实比之前更加娇媚。

他满心满肺的委屈不解,分明之前她同自己两心相许,怎么选驸马之时,竟选了那个突然闯进来的贺雾沉?

他半天不说话,慎晚微侧脖子:“郎君有话对我说?”

张疏淮一副被负心人伤害了,要前来要说法的模样:“公主,此前咱们二人互通心意,你为何要在选驸马当场临时变卦?”

这个张疏淮是皇后本家不知道哪个旁支出来的少年郎,皇后一直有心思撮合她,见她不从,便拿着她的年纪压她,逼着皇帝给她选驸马。

她心中知道皇后的算盘,无非是想借着姻亲将她的钱都套到张家,最后在用在太子头上罢了。

原本她想着,左右皇帝发了话,只要她有了孩子,届时便可同未来驸马分居别院互不相干。

她是有意想选张疏淮的,她倒是很乐意看见皇后见自己的算盘落空会是个怎样的表情。

可是,她可从没与他有过什么心意相通!

慎晚眉头紧皱,刚想说话,却见张疏淮一甩袖子。

他想要说法,但却觉得自己如今执着于一个女子,丢失了文人风骨。

张疏淮失望道:“从前我便听人说,公主你与教坊司女子私交过甚,又抛头露面见过不少外男,我之前并不在乎这些,可没想到,你勾引我在前,居然又背弃我在后,实在……实在不堪!”

慎晚原本想温言将他打发走的,毕竟他不过是被皇后掌控的可怜棋子罢了,可听他说了这话,她眉头皱的更紧。

教坊司女子,那不就是荀千宁?

说她可以,说千宁,他算个什么东西!

慎晚嘲讽一笑:“你赶紧回去撒泡尿照照自己,看看你是个什么德行,你也配和我心意相通?”

——

贺雾沉并没有在席上多做停留,干脆直接出来寻慎晚,没走上几步便有个提着宫灯的宫女凑到他身边:“贺驸马,您可是要去寻三公主?”

贺雾沉眉头动了动,并没有将心底的情绪表现出来,只上下扫了她一眼:“你是大公主身边的人。”

他的记性向来好,以过目不忘来形容都不为过,他精通画意,记人像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难事。

可那宫女并没想过自己会被认出来,她眼神有些躲闪,却也只能依照大公主教的那样道:“奴婢自小便在宫中服侍,曾受过三公主恩惠,如今既然瞧见了那些,便不能不估计三公主脸面,这才来寻的驸马您——”

“这些没用的话不必说了。”贺雾沉压抑着心中的烦躁,眼底都是冷意。

宫女从未想过贺家郎君会如此骇人,她硬着头皮道:“奴婢瞧见三公主在菊园中同张家郎君拉拉扯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