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青云之路 第5章 想要辞职

第5章 想要辞职

书名:青云之路
作者:用户d0df128e363
更新时间:2022-12-07 18:14

“郑鸿煊你行了,人家倩雯说错你了吗?你这是什么态度?我们每个人你是不是都看不顺眼?还是你自认为你很厉害,眼里容不下任何人?如果是这样,那么你尽可以向市分行申请调离,再不然,你也可以直接辞职走人,我绝不挽留!”马文明这次彻底怒了,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就看我走不走人了。

营业室顿时静悄悄的,但我的心都快要爆裂一般难受,气氛尴尬到了极点,我恨不能起身马上离开。

无意间我瞥见前边欧阳倩雯在捂着嘴悄悄笑,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心里更是一万只草泥马。

半晌,综合柜员刘姐吭声了,她说:“马行,小郑也是才参加工作不久,年轻人说话没个分寸,您别跟他一般见识,钱肯定要找回来,找不回来,那也只有他自己承担了。”

说罢刘姐又朝我道:“小郑,你也是,自己犯了错,领导说你也是为你好,你就别顶嘴了,钱要是真找不到了,你就自己先垫上,是吧?”

“嗯!”我说。

马文明冷哼一声走出了现金营业区。

在我看来,刘姐是这里唯一的好人,只有她还会像个长辈一样心地善良一样宽容对事对人。

......

看见我一直在翻箱倒柜地找钱,欧阳倩雯还是不肯放过,回头又瞪着我没好气道:“郑鸿煊,你也找了半天了,没看见外面的人都排长队了?还不打算办业务吗?”

我没说话,眼睛也恶狠狠地瞪着她,如果目光可以杀人,我想我真愿意给她一刀。

“行了行了,倩雯你也少说两句,小郑丢了钱已经很难过了,大家来上班讨生活都不容易,好不容易挣点辛苦钱,一下子又要赔了谁都不好过,外面的人你先办一会儿,让他再找找,大家都是同事,谁都会遇到困难,多理解一下嘛!”还是刘姐站出来解围。

欧阳倩雯也冷哼了一声扭过头去,嘟哝道:“都像他这样,那干嘛还要设两个柜员办业务?”

我没再找了,估计也找不到了,另外也不想再听欧阳倩雯的毒舌了,于是站起来收拾好东西后赶紧拿出办业务的章戳。

刘姐看着我要办业务了,安慰道:“小郑你别急,要不再找找?”

“没事,谢谢刘姐,我都核对过了,真是找不到了,我还是先办业务好了。”我说。

“那好吧,你小心一点,办业务的时候别分心,可别再出错了!等下班了我也再去监控室调监控帮你仔细看看。”

“好的!谢谢。”说罢我按下了叫号机开始叫号办业务。

那一天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到下班的,那感觉犹如噩梦一般难受。

晚上回到家,我妈打电话给我,问我有没有吃饭了?最近好不好?工作怎么样?缺不缺钱花?俗话说,儿行千里母担忧,这话一点都不假,但我真觉得愧对父母,工作这么久,我还没给他们买过一件东西,寄过一次钱。

我本来没吃饭,今天感觉特别晦气,不但被马文明公开的痛批一顿,那丢了的一千块钱任凭我怎么找也没能找回来,无奈之下只好自己取了上个月省吃俭用的一千元工资垫上。

想想又赔钱又被欺负,我心里真是五味陈杂,特别难过,晚上连饭也不想吃了,直接回到租住的房间里睡着,但我不能让我妈担心,于是调整了一下情绪告诉她我挺好的,工作也挺顺利,不用牵挂,饭早吃了,你们要多注意身体。

我一看时间都快八点多了,这才觉得有点饿了,于是起床泡了包方便面随便吃下充饥。我总感觉最近有点晕,也不知道是哪里不对劲了,先是在电梯遇到陆行长的那事,今天又在网点被支行长马文明训斥.......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马文明这厮平日里虽然怼我,但也没有像今天这样当着众人撕破脸皮的骂我啊!更何况,少了钱我自己垫上不就行了,干嘛他非要把话说得那么难听?!

马行长?陆行长?

忽然间我浑身一颤打了个激灵,我想我知道了答案。

答案就是陆映菲行长已经行动了,肯定是她指使马文明支行长故意针对我,整我,让我受尽委屈后自动离职。

因为我忽然记起了那天晚上她口口声声说要惩罚我!

我无比沮丧,心想什么他妈的职场,全都是蛇鼠一窝,沆瀣一气!

怎么办?!

这下遇到真佛了!

难道,在这个银行我真的呆不下去了吗?

那天夜里我辗转反侧,彻夜难眠,躺在床上仔细回味在电梯里遇见陆行长和白天被马文明痛批的事情,更是细思恐极,越想越生气,越想越难过,我几乎已经可以断定一定是陆行长所为了。

闭上眼睛,脑海里又想起那让我至今心跳的一幕,想起了在那个黑暗的电梯里我和她如胶似漆地畅快淋漓,完了她又紧紧的用手勒住我腰舍不得我走的情景,而现在却翻脸不认人,这么快就让马文明这个狗腿子来报复我。

心想“最毒妇人心”,这话真是一点也不假,女人真是这个世界上最虚伪最不靠谱的动物!

“怎么办?怎么办?”我在心里问自己,眼前的处境就好比到了一处悬崖峭壁,后有追兵,前无去路,我该何去何从?

......

想了半天,没有办法了,我叹口气,一行清泪从眼睛里不自觉地滑落,这两年我也受够了,像我这种一没背景,二没钱财的草根,很难摆脱被虐的命运,但既然被虐的如此之惨,那也没再坚持下去的必要了,虽然有一份银行工作很体面,我也有些舍不得,可是事已至此,也许三十六计,唯有走为上计了。

此刻又想起那天晚上我在那个幽暗电梯里和这个银行一把手陆行长的事情,我竟然呵呵地笑了起来,那就权当是一种发泄或是报复吧,现在即使离开辞职,那也值了!

当晚我就做了一个决定——与其在这儿这样受尽欺负做窝囊废,倒还不如痛快辞职离开,那样反倒是一种解脱。

第二天去上班,我一点也不害怕了,因为想着随时准备辞职,所以我谁也不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