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天王出狱 第2章 秦拓徐敏陈曼妮被车撞

第2章 秦拓徐敏陈曼妮被车撞

书名:天王出狱
作者:念想天下
更新时间:2022-12-07 18:30

秦拓一张脸阴森的可怕,指着黄毛的鼻子。

“道歉!”

秦拓的声音冰冷,不容置疑。

“道歉?”

黄毛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

“小子,你是不是不知道在跟谁说话啊?”

“在里面蹲两年,还把自己当成人物了是吧?”

黄毛的话,引得其余几个混混跟着嗤笑起来。

“最后给你一次机会,道歉!”

“否则,我会让你知道后果!”

秦拓的眼神越来越冰冷。

想着父母平时被这群小混混欺负的模样,秦拓目光中更是充满杀意。

“哼!道你妈的歉!”

平时横行霸道惯了的黄毛,哪能容忍这样的语气?

说完,黄毛便扬起巴掌,想让秦拓尝到教训。

啪!

耳光声响彻整个房屋。

然而,挨打的却是率先动手的黄毛!

黄毛懵了!

这小子,动作怎会如此之快?

“你他妈,敢打我,我要让你……呃!”

黄毛破口大骂,话还未说完,一双大手便闪电般掐住了他的脖子。

秦拓双眼血红,像是一头发怒的狮子,仅一只手,便掐着黄毛举在了空中。

嘭!

黄毛的身体被重重砸在墙壁上!

此刻,全场鸦雀无声

一群混混顿时惊呆了!

乖乖!

这家伙什么力量?居然一只手举起了一个成年人?

“还愣着干什么,咳咳……快上!打死他!出了事我负责!”

黄毛一边脸色通红的咳嗽着,一边歇斯底里的大吼大叫。

混混们反应过来,一起朝着秦拓冲了过去。

“儿子小心!”

身后罗香兰,一颗心都快提到了嗓子眼。

秦拓冷哼一声,整个人弯低了身子,好像一头狩猎的野豹,消失在原地。

砰砰砰!

他直接一手一个,轻而易举的将这些混混通通打倒在地,动作快到看都看不清。

“哎呦喂,疼死我了……”

满地的混混,不断的发出呻吟。

“天哪,这这这……”

罗香兰非常的震惊,没想到儿子现在的身手竟然变得这么厉害。

秦拓拍了拍双手,来到黄毛的面前。

感受到那可怕的目光压迫,黄毛顿时吓得快尿裤子了!

这家伙……还是人吗?

“对不起!对不起!”

“都是我狗眼看人低,请大哥饶命!大哥饶命啊!”

黄毛脑袋磕得砰砰作响,没一会儿额头便血肉模糊!

“滚!”

秦拓指着门外,冷冷喝道。

黄毛如获大赦,灰溜溜的带着一群小弟落荒而逃。

秦拓扶着老妈回到了房中坐下,帮老妈揉捏双手。

“儿子你刚刚不该那么冲动,这一下让赵鹏知道你回来了,一定会上门找麻烦的。”

说着,罗香兰的脸上一股深深的担忧。

“妈,没事的我都会处理好的!”

秦拓点了点头,安慰老妈。

他在揉捏的时候,力道以及准确度,恰到好处,乃是最为顶尖上乘的中医手法。

一番揉捏下来,罗香兰整个人都感觉舒适了许多。

“妈,你的病是以前感染风寒导致,和心结淤积在一起,越陷越深……”

“我会想办法,让你慢慢好转的!”

秦拓轻轻拍了拍老妈的肩头,让罗香兰放下心理负担。

罗香兰点了点头,叹了一口气。

“儿子妈没什么事,你现在刚刚出来,急需要用钱,你爸那里呀有一张折子,里面多多少少也攒了一些钱,你先拿去用吧!”

说着,就准备去取存折。

秦拓连忙起身捉住了老妈的双手。

“妈,我怎么能用您的钱呢?您放心吧,治病的钱我一定会想办法的!”

秦拓心中没来由一酸。

他把罗香兰扶到床上,安心躺下。

“妈,您先好好睡一下,我出去办件事情。”

转身离开家门之后,秦拓的脸却顿时变得一片阴沉。

“好你个徐敏,亏我为了你锒铛入狱,结果却选择背叛我,而且居然还跟那个赵鹏订婚……”

想到这里,秦拓的心如同一口火炉,几乎快要炸开。

“狗男女等着吧,我秦拓……来了!”

秦拓准备去徐家讨要个说法。

人行道绿灯,秦拓准备越过马路。

然而就在这时,忽然阳光刺眼!

旁边一台纯黑色的劳斯莱斯库里南,顶着醒目的红灯,一路疾驰而来,丝毫不减速!

嗯?

秦拓顿时吃了一惊,身体中的直觉,让他全身每一个细胞,每一寸血肉都提升到了反应极限。

秦拓的半边身躯,肌肉紧紧收缩!

半边身体,一下子就变得好像一块顽强的石头。

蓬……

闷响声过后,秦拓终于还是被库里南的车头撞中,在空中翻了两个跟头,艰难落地一阵踉跄。

库里南车门打开,一个女人匆匆的下了车,连忙过来查看情况。

秦拓揉捏着自己的肩膀和腰,尽管刚刚这一下临时做出了防御反应,但这么大的力度也把他撞疼了。

抬头一看,只见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身材修长,身穿黑色连衣裙的年轻女人。

女人年纪不大,似乎二十左右,娇美的五官略带慌张。

她的皮肤,白嫩的好像一块羊脂玉,修长的脖颈上面,牵着一块玉佩,碧绿无瑕,煞是亮眼。

“怎么样?你没事吧?”

陈曼妮拎着包慌张上前,眼神急迫的在秦拓身上游走。

秦拓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无大碍。

确认秦拓没出问题后,陈曼妮突然掐腰瞪着秦拓啐道:“你这人怎么走路的,怎么不看车呀?”

秦拓先是一愣,随后被这女人给气笑了,没好气道:“你自己没长眼睛吗?没看到是红灯?”

“你……!”

陈曼妮脾气一上来,咬牙切齿的准备不依不饶。

就在这时,身后黑色的库里南内,传来一个中年男子虚弱的声音。

“曼妮,赔点钱就这么算了……”

“想办法……快点去医院。”

听到这话,年轻女人赶紧点了点头,打开挎包取出一张支票扔在了秦拓的脚下。

“诺,拿了钱赶紧走吧!”

然而秦拓却看都不看一眼,而是眼睛微微收缩,盯着车内那中年男子。

刚刚此人一句话,秦拓立即听出来,他身怀恶疾,已经到了病入膏肓的程度。

“怎么还不走?你是不会用支票?拿着这东西到银行去兑换就可以了,现在可以走了吧?”

然而,秦拓却是看都不看支票一眼,指着车内方向道:“没必要去医院了,车里那位肺部感染剧毒至少二十年,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最多活不过俩小时!”

说完,秦拓转头准备离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